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東晉北府一丘八 線上看-第二千六百二十七章 英雄豈可聯姻謀推薦

東晉北府一丘八
小說推薦東晉北府一丘八东晋北府一丘八
三个人陷入了一阵难言的沉默之中,久久,刘穆之才缓缓道:“如果不是因为以前的黑手党作崇,你们本是天作的姻缘之合,也不会有后面这些事情了,只能说天意,天意啊。不过,寄奴,我劝你认真考虑一下妙音的话,这次北伐南燕如果成功,你确实要考虑再跟高门世家联姻,娶妻生子之事的。如果联姻,可能缓和你跟世家高门间的关系。”
王妙音一动不动地看着刘裕:“我说过,我会亲自为你挑选族中的后辈女子,如果你跟谢混的妹妹结婚,那他就有转投你这里的可能。”
刘裕冷冷地说道:“大战之前,暂时不提这些儿女私情,再说了,世家间的婚姻,没有感情基础,纯粹是利益交换,真的会有幸福吗?真的会有信任吗?妙音,你和夫人,还有这么多世家贵女的悲剧,为什么还要一代代地重复下去?如果以后权力的获取,不需要通过才能和功劳,又回到这个靠联姻,靠关系,高门世家可以世世代代垄断权力,世代压迫民众,那我这一生的奋斗,又有何意义呢?没有权力时可以靠了一腔热血前行,手握大权却要顾这顾那,这不是我刘裕的作风。”
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東晉北府一丘八 愛下-第二千六百二十七章 英雄豈可聯姻謀閲讀
王妙音叹了口气:“裕哥哥,你的英雄气概,你的无所畏惧,都让我叹服,着迷,崇拜,我相信广大的将士也是这样看你。但现在我们知道,我们的对手是黑袍这样的可怕人物,连慕容兰和贺兰敏这样的天之骄子也被其驱使,他的手段之毒辣,布局之深远,远在当年黑手党郗超之上,说实话,直到现在,我还时不时地被郗超在睡梦中惊醒,那已经成了我一生的恶梦,我本以为可以永远地摆脱这个恶梦,但现在看来,有个更可怕,更黑暗的!”
刘穆之点了点头:“我也同意妙音的看法,看不见的敌人,最是难缠,如果世家高门甚至希乐这样的兄弟都跟这黑袍结盟,那我们以后的路,可就越来越难走了。不是说要恢复和维持世家天下的模式,而是在这个情况下,不要太过于竖敌。眼下教育未成,还没有那么多人才来取代世家子弟,一旦跟整个世家集团为敌,很快会面临无人可用的局面。甚至新得官爵的功臣们,也会害怕自己的所得以后子孙不能继承,会生出异心的。”
刘裕默然半晌,沉声道:“此事容我思量一二,现在我还是要以出征南燕为主,这几天辛苦你们一下,早点作好出征的准备,我也要去调兵遣将,十天之后就要北上彭城,在大军先行前,我希望对南燕的情报足够地细致,尤其是敌军在大岘山南北的布防,最好能搞到南燕的军议,朝议,这将会决定我的打法。”
刘穆之正色道:“我回头会去安排,包括以前阿寿和司马休之留在南燕的眼线,也会重新联系,尽一切可能侦察南燕的所有动向,只是这回,请你也做好心理准备,慕容兰不管是被黑袍控制还是出于作为慕容氏一员的家国情怀,都极大可能会与你为敌,这次她不再是你的妻子,而可能会是最危险的敌人,我们不能讲半点私情。”
刘裕沉声道:“家事国事,我分得清楚,我要救她,只有打败她,灭了她那个已经失去控制,为祸天下的国家。慕容超狼子野心,身后又有黑袍,不早点消灭,会不仅害我大晋的汉人百姓,也会带着所有的鲜卑百姓走上死路。这个道理,我终有一天会让阿兰明白。”
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東晉北府一丘八》-第二千六百二十七章 英雄豈可聯姻謀推薦
说到这里,他看向了王妙音:“这次,无论什么情况,请留慕容兰的性命,这不是为了我的私情,也是为了战后如何安抚从慕容氏一族到鲜卑民众的需要。”
王妙音淡然道:“我这次跟你去就是为了处理此事,换了别人,恐怕无法让慕容兰有见你的机会。”
刘裕转过身,大踏步地向着寺外走去:“十天之后,京郊点将台见。”
看着刘裕的身形出门,消失在了夜色之中,刘穆之轻轻地摇了摇头,看着手中的那个早已经冷成干疙瘩的肉夹馍,叹了口气:“直到现在,慕容兰还是他最放不下的人。妙音,你真的决定这回要去吗?”
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東晉北府一丘八 指雲笑天道1-第二千六百二十七章 英雄豈可聯姻謀鑒賞
王妙音的秀眉微蹙:“你也以为,我是为了吃醋,为了去要慕容兰的命?”
刘穆之平静地说道:“你不用出手,只要让慕容兰在最后走投无路的时候,看到你作为胜利者,以皇后的身份陪在刘裕的身边,以她的高傲,一定会自尽的,燕国公主,也一定会为了慕容氏的同族,战斗到最后。这些才是你想要的吧。”
王妙音的眼中闪过一道冷芒:“如果真的如你所说,也是她自己的命,怪不得旁人。其实我跟你说实话,我这次去,是想跟她继续合作的,如果她真的如情报所言,是黑袍的弟子,那黑袍在这些年做的很多坏事,恐怕能从她的身上打开缺口,尤其,是我爹的死。”
刘穆之摇了摇头:“你觉得再翻黑袍跟黑手党之间的旧事,有何意义?这个人的根基未必象黑手党一样只在大晋,他可以南北来回转的。”
王妙音正色道:“不,我觉得北方并不是他真正的目的,他真正的目的,恐怕还是在南边,而对北方,只是起一个搅乱局的目的而已,黑手党是何等厉害的角色,无论是我爹还是郗超,都是一代枭雄,如果都是死在他的谋划之中,那他的目的我们还一无所知,就太可怕了。以前黑手党再怎么算计,只是谋取权力,夺得国家的控制,但从黑袍来看,哪怕北魏,南燕这样的强国,其君王大权,也并不是他那么渴望的,这点让我觉得恐怖。就象对裕哥哥一样恐怖。”
刘穆之轻轻地“哦”了一声:“刘裕让你感觉到恐怖?妙音,你没说错话吧。还是说,因为寄奴现在手上有大权,可以决定人的生死,整个人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