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劍卒過河討論-第1099章 劍解熱推

劍卒過河
小說推薦劍卒過河剑卒过河
“我有一条反空间渡筏,你可以好好看看!”
米师叔取出一条渡筏,这是来自五环的制式,娄小乙却不接,米真君笑笑,
“修士应该淡对生死,对剑修来说,不应因悲愁离苦而放弃生命,但也要有体面离去的尊严,为了活着而活着,像蛆虫一样,不能喝酒杀人,纵横虚空,与死无异。
我会在之后某个时间,用某种禁术为自己疗伤,搏一线生机,生死交于天道;但在这之前,我也有权利为自己的后事做个安排。”
娄小乙这才接过渡筏,心中无奈。实话说,他的坚持有些过份了,每个剑修都有权利选择自己的最后,在坚持和放弃之间,他没资格要求一个长辈重新考虑自己的选择。
但他仍然这么做了,有他的私心,在这个陌生的界域,他太需要一个知根知底的长辈的帮助,这是他的极限,再往后,他不会强求师叔做什么。
他觉得师叔是在心境上出了什么问题,可能是,可能不是!
在他和师叔叙话时,鲵壬们没有上来打搅,在这一点上,它们表现的很人性化,直到一个月后,米真君长身而起,这是他数十年来的第一次,
这一个月,娄小乙戒中的酒都被喝光了,不仅是来自五环青空的,也包括从周仙带来的,米师叔好酒,这也是绝大多数剑修的爱好。
“这是一次失败的追踪!自负的任性!对朋友不负责,对自己不珍稀!如果不是最后遇到了你,我将成为五环剑脉众多无故失踪的高阶修士中的一名!
没人知道我去了哪里?遭遇了什么?对头是谁?
这是剑修的骄傲,也是剑修的悲哀!明知这不是最好的方式,我们仍然会这么做!
因为,在众多客死他乡的剑修后,也有一部分剑修会最终回归,变的更强大!
我是前者,你是后者!
所以,过程其实是一样的,结果不同而已!”
娄小乙有些伤感,“师叔……”
米真君摆摆手,“每个剑修心中都有一个至高无上的梦想,像鸦祖那样!可不是每个人都能像他那样,出得去还回得来!
你比我强,所以,不要拘束自己,该怎么做就怎么做,想怎么做就怎么做!
剑修嘛,痛快就好!”
精彩都市言情 劍卒過河討論-第1099章 劍解推薦
米真君长吸一口气,“老子这辈子,最讨厌被人看到自己的软弱,结果临了临了,还让这些外族生物看了几十年,晚节不保!
但我要它们知道,剑修在这里苟且了几十年,不是怕死,而是有所待!
小子,离我远点,我让你看看什么是嵬剑山的真本事!”
远远的,几个鲵壬真君把目光投了过来,她们也感觉到了什么!
就只见那个自躲来这里后就再也没起过身的剑修,突然之间和打了鸡血一样,纵剑虚空,剑光挥洒,看的她们直摇头,因为这是压榨潜力的回光返照,对此,真君境界的鲵壬们很清楚。
紧接着,那名新来的剑修也加入了进去,出剑相和,一时间,半个鲵壬营地被剑光搞的乱七八糟!
不过一刻,有长啸传来,仿佛子用生命在呐喊,呐喊中充满了壮烈,激昂,仿佛在奔向新生,却无一丝不甘!
然后,戛然而止!
剑修,真的是一个很奇怪的群体!
……片刻后,娄小乙来到石榴真君前,笑到,“真君,安排吧!这老头真是麻烦,耽误了我月许时间,多少风花雪月,光阴似箭,都浪费在了无聊的倾听上!”
石榴真君就有些懵,自己的同脉剑修道消了,不应该悲切缅怀的么?这怎么还突然就要求安排上了?
当然,还来得及,情期还有个把月才结束……但是,这种事人类不是最讲究氛围心情的么?
或者,伤到深处要发-泄?
一个个的,都是怪胎!
但她也没法深问,怪胎的世界别人是搞不懂的,更何况她们这些外族,只要肯奉献生命种子,其它也就无所谓。
“好的!如君所愿!那么道友这一路行来,对我鲵壬一族也算是有所了解,这些如花娇艳中,道友看上了哪个?町町?珰珰?还是其他……”
娄小乙哈哈大笑,“为种族延续,贫道愿意鞠躬尽瘁!町町珰珰她们当然是好的,不过众美于前,怎可厚此薄彼?不知真君可有兴趣?咱们老牛拉破车,就从自身做起!”
石榴真君莞尔一笑,这剑修也是个变态的,喜欢小牛啃树根!也不算什么,鲵壬繁衍后代,可不管境界年纪,那是人人有责,只要活着,功能就在!
“道友既有兴致,石榴敢不相陪?”
娄小乙跟着她,好似无意道:“石榴姐既然长居这片空域,想来对这里是很熟悉的了?不知可曾听说过这附近有一个青狮族群?”
石榴心知果然如此,这剑修也有自己的目的!本来到这里见到了他的同脉,就知了鲵壬一份人情,再要张嘴就开不了口,所以大方奉献,其实不过是想知道些消息罢了!
这不奇怪,在修真界中,又哪有真正的奉献?总要各取所需,各得其所!
“青狮群?当然知道!我们和它们在同一个空间生活了上万年,磕磕绊绊,龌龊不断,太知道了!不如我们边做边谈,也免的枯燥?”
娄小乙也不做作,在这里,他没法找到一个不引人注意的方式来打探青狮群的底细!所以干脆就直接利益交换!作为土著,没谁会比她们更了解同为上古凶兽的底细,错开鲵壬,他也没法再去找其他知道青狮底细的人!
既能娱乐,又探敌情,何乐而不为?
至于应不应该,他从来就不考虑那些凡俗礼仪!米师叔说的对,想做就做,管他去逑!
一壬一人往氤氳最深处行去,其他的鲵壬也没有什么嫉妒之意,这不是感情,就是交易,而且娄小乙也很怀疑这个种族到底懂不懂情感?
看着前面石榴姐摇曳的肢-体,他总算有机会来了解一下,厚重能抵挡修士神识的长裙下,隐藏着的到底是什么?
是两条腿?
或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