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線上看-第一百七十六章 馬總的目的閲讀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小說推薦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一个销售员的自白书
马总继续说道;“我是名教师,这个你知道吧?“
我点了点头。
马总接着说道:“我其实挺喜欢当老师的,可收入的确是太低了,加上我自由散漫惯了,才辞了职的!辞职后,我其实没什么计划,我都不知道自己能干什么,后来接触到一些高端的技术人才,鬼使神差地做了这个公司,如果有机会让我再选一次的话,我根本不会干这个,我宁愿做一名人民教师!你这是什么表情?你嘴角上扬是什么意思?你在忍着不笑吗?”
我撇嘴说道:“你做着全世界人都羡慕的事情,你拥有着大部分人这辈子都不可能拥有的财富,你现在和我说,你根本不想要,鬼信啊!”
马总哎了一声道:“我也知道,我说了你们都不信!但这真的是我现在的想法,你知道你们董总一直都有隐退的想法!站的越高,望的越远,可也是摔得越扁!我每一天都觉得自己走在钢丝上,如履薄冰。”
精品都市小说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第一百七十六章 馬總的目的閲讀
我点了点头道:“我虽然不明白你们的感受,但我知道,那是我还没达到的层次,还没接触到那个层面,可只要是踏踏实实地做事,我相信做人做事问心无愧,就没什么好怕的啊!”
马总摇着头道:“小朋友,你这想法我30年前就没有了!梦想很丰满,现实很骨干!很多事情不是你做的问心无愧就行了,很多时候,你自己不也是很无奈的吗?”
我嗯了一声道:“也是!可不是我幼稚,而是我们不是在任何时候,都要有信念吗?不然,我们老是背着阳光看问题,自己都变得越来越阴暗了吗?“
马总呵呵地笑道:“想法是挺好!你这么想,我不反对!我今天来也不是和你讨论社会观,价值观的问题!我只是想告诉你,人无论在任何阶层,都会有自己要担心的事情!所以,我想趁自己还没深入泥潭的时候,就尽早抽身出来!”
我切了一声道:“你想抽身出来,却让我接你的班,还直接说了出来,你是觉得我傻啊?还是觉得我是那种不信邪,禁不住诱惑的人啊?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啊?”
马总哈哈大笑道:“都不是!正因为你不是那种的人,我才会这么坦荡荡地和你开门见山!我觉得你可能做成,我所做不到的事情,达到我可能达不到的高度!这就是我为什么会找到你!”
我挠了挠头道:“我们好像真的不是很熟啊!我不了解你,你也不了解我!要说我对你的印象,就还停留在我们上次见面,你很客气,待人接物和蔼可亲,平易近人而已!不过,这是也是你们这些……”
马总抢着说道:“高富帅!”
我撇着嘴道:“这点自知之明你该有吧?你也就占了一个中间的“富”字吧?和那两个字不沾边!总之,这些待人接物的态度,是你们这些人的基本质素吧?论起做生意,你自然是我不可跨越的高人,但也仅限于此!我今天一来,你就跟我推心置腹地说要我做你的接班人,这也太突兀了点吧?是谁,谁会信啊?你要是别无所图,我得多傻啊?我都觉得,你是在垂涎我的美色了!你说你毫无目的的,就是单纯觉得我可能比你还强,你觉得我能信吗?我就是对自己再自信,也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啊!我们差的不是一点半点,差的也不是一个层次两个层次啊!”
马总没有生气,而是满意地点了点头道:“你没看过那些武侠片吗?那些世外高人选徒弟,就没一个是按常理出牌的,那些傻小子都是莫名其妙地就成了武林高人,成了别人做梦都不敢想的人的徒弟,那些高人怎么想的,就只有作者知道了!书上也没交待,他们这些高人为什么会选傻徒弟啊,他们也没什么目的啊,就是单纯地想将自己一身武学,倾囊相赠,有人可以继承自己的衣钵而已!”
我翻着白眼道:“我看了不少武侠片,印象最深的就是《笑傲江湖》,里面岳不群为什么收林平之做徒弟那段,我是记忆犹新!”
马总拍着我肩旁笑道:“你家有《辟邪剑谱》啊?就算是有,我还不想当太监呢!”
我还是不信地说道:“你就是说出个花来,我也不信!要不咱们再相互了解一下,你这一来就是说要结婚,本来过来我连相亲的心里准备都没有,怎么滴,咱们也得谈个恋爱吧?”
马总哈哈大笑道:“有趣!你比我想象的还要有趣!好,我们就想从做朋友开始吧!”
我嗯了一声道:“很高兴和你成为朋友!”
出了书房,云曼妮坐在沙发上站了起来,看着我们两个都笑容满面地问道:“成了?”
马总笑着道:“成不成的,我都会谢谢你,促成了我们的这次会谈!”
我啊了一声,责怪云曼妮道:“你这是卖友求荣啊!”
云曼妮摆着手道:“那有你说得这么不堪啊!我这是给大家交流机会而已!”
一天的厂庆行程,我觉得非常的无聊,我的脸一天都笑得僵了,见到谁都是客客气气的,认识的,不认识的,都是一团和气,都仿若多年不见的老朋友,转头还得问这人是谁?
马总他们几位大佬,上台捧下场,讲了几句场面话就草草不见人了,剩下的就是些领导,厂家代表上台一顿场面话。
我坐在下面,又没名头,又没职位,坐在第一排都有点心虚,坐了一会儿就坐不住了,进到厂里面随便参观一下。
陆萍跟在我后面,一边走,一边这也问,那也问的,我刚开始还耐心地给她解释,不过一会儿就失去的耐心,让她自己看,自己加快脚步往前面走。
走进车间,由于是厂庆,车间都停工了,没几个人,我看着几台大型设备,看了看标签,知道这都是近几年来,新型的大型国产设备,心里挺高兴的,和旁边一个保养设备的老师傅聊天道:“师傅,您这设备是哪年进的啊?都是国产的啊?”
老师傅挺警觉的,马上问道:“你是哪儿的啊?你问这个干嘛啊?”
我笑着答道:“啊,我是机械加工厂的厂家代表,我看咱们的设备近几年,去我们哪里加工维修的少了很多,就随便问问!”
老师傅骄傲地说道:“那是!以前啊,用的进口设备,三天两头的更换配件,不能老用进口的配件吧,不是贵就是运输时间太长,我们就想着自己加工点可以替代的,加工加工就学会了自己造设备了,这不,我们去年设备就基本都是国产化了。除了设备精度差了点,其他性能不比进口设备差!以前,我们最怕开国产设备,现在啊,对国产设备充满了信心,是真心给力,我们维修的都少了很多!”
我嗯了一声道:“还是得相信中国制造的力量啊!”
云曼妮在我身后拍了一下我,说道:“你怎么跑这儿来了,你又想偷什么师啊?”
老师傅一听,脸色一边,急忙说道:“云总,我可什么都没说啊!”
我撇着嘴说道:“这还没啥都没说!该知道的,我都知道了,你完蛋了!”
老师傅慌了,急忙指着我说道:“你胡说,你说我都说了什么!”
云曼妮瞪了我一眼,宽慰老师傅道:“胡师傅,别听他瞎说,你就是告诉他了,他也不懂!他就是个给咱们公司提供食堂材料的,他能懂什么!你忙你的吧,他逗你的!”
老师傅哼了一声道:“我都多大年纪了,你逗我玩!”说完,转头忙自己的去了。
我笑道:“没有一点幽默细胞!不好玩!”
云曼妮哎了一声道:“你说你讨厌不讨厌?那边还没完事儿呢,我还等着你讲话呢,你怎么就跑了?”
我急忙摆手道:“我讲什么话啊?我现在是什么身份啊?我怎么讲话啊?你别闹啊,你忙你的,我参观一下,就走了,你放心,我肯定不偷东西!”
云曼妮哈哈大笑道:“我相信!不过,你真的跟我去下前面,好几个人听说你来了,都等着见你呢!”
我切了一声道:“我又不是大熊猫,见我干什么?我是看出来了,你叫我过来,可不是让我凑热闹的,先是让我接机,现在又让接客,我这趟是赔死了,我可说好了,要是再让我晚上陪酒,我可立马走人啊!”
云曼妮笑道:“这可真说不准啊!反正你现在也没工作,不然我聘你来我们公司当男公关吧?工资就按部门经理发!”
我切了一声道:“我这就订机票回珠海!”
于是,我又跟着云曼妮去了前面,好多人找我合影,签名,套近乎。
合影,签名我是一律拒绝,这是我一向的原则,套近乎可以,说是我亲大爷都行!
我这人一向是来者不拒,云曼妮介绍了半天,我也不清楚眼前这人是干什么的,叫什么名,不过还是客气地问道:“按着您现在公司的规模,怎么不想着加入华联商会呢?一年的销售额,应该也是够的吧?”
那人被问的莫名其妙的,不过还是回答道:“想是想过,就是不知道您这边能不能帮忙推荐一下啊?”
我啊了一声道:“这个应该没什么大问题,您公司的全称是什么?”
那人回答道:“华联副食贸易有限公司!”
我嗯了一声道:“服饰公司能有这样的销售额,已经很不错了!”
云曼妮瞪了我一眼道:“是副食公司,做食品的!”
我急忙改正道:“啊,王总,食品啊,这个也是可以加入华联的,刚好名字都一样!”
云曼妮翻着白眼道:“是黄总!”
我啊了一声道:“啊,黄总,您先给我一张名片,我帮你推荐上去看看!”
黄总还是笑呵呵地说道:“我的名片就在你手上啊!”
这回实在是有点不好意思了,急忙小心翼翼地放进了自己的名片夹里面,说道:“那咱们一定常联系!”
接着一个半老徐娘的女老板,妩媚地冲我一笑道:“陈总,你还是真是贵人多忘事啊!”
我不好意思地说道:“昨晚喝多了,还没醒酒呢!”
女老板捂着嘴笑道:“天天花天酒地的,看来新闻上说的,也不全是虚构啊!我托你的事,你可别给我忘了啊!”
我愣了一下,脑袋里搜索着,这位阿姨到底是谁,什么时候托我办事,办什么事啊?
不过,脸上还是说道:“一定办到,一定办到!”
女老板再次笑道:“真的啊?那咱们拉钩!”说着,就伸手过来。
我笑着挡开道:“不用这么幼稚吧?认识我的人都是,我说话从来都不进大脑,不算数的!你拉个钩,我一样是不承认的!”
女老板也不生气道:“看来你们男人啊,都一样,没一个靠得住啊!”
我无语了,这时陆萍走了过来,直接挽住了我的手臂,亲密地说道:“陈总,那边有个熟人想见你!”
我急忙和女老板点了点头,走开。
陆萍笑着和我说道:“你真答应她了啊?”
我啊了一声问道:“答应她什么了?我都不知道她让我办什么事?”
陆萍笑道:“她说,你基因这么好,她想借你的种,生个娃!”
我假装惊恐状道:“不是吧?她都算高龄产妇了吧?还好没拉钩!我怎么不记得,我答应过她呢?人太多了,说话都听不清,到现在就记住了那个做副食的王老板!”
陆萍纠正道:“是黄老板!”
我笑着说道:“都一样!都一样!看来我还是挺受欢迎的啊?万众把我都开除了,也没人看轻我啊,你说还真是奇怪啊!这人不都是跟红顶白的吗?怎么到我这儿就不一样了呢?难道英俊的外表就这么管用啊?”
陆萍撇了撇嘴道:“最近流行不要脸,越是不要脸越受欢迎!恬不知耻才是王道!”
我哈哈大笑道:“那我真是无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