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玄幻小說 我在西北開加油站討論-第929章 牧雅林業的報復(四千字孝心來了)推薦

我在西北開加油站
小說推薦我在西北開加油站我在西北开加油站
第二天,牧雅林业的供应商大会如期召开。
这个供应商大会其实就是给大家一个联络感情的场合,顺带牧雅林业方面向供应商们汇报一下过去一年的成绩,展望未来。
都市言情小說 我在西北開加油站-第929章 牧雅林業的報復(四千字孝心來了)閲讀
说白了,就是吹一下自己,画画饼子,让供应商们紧密团结在牧雅林业的领导下,继续努力。
这天,好几位供应商找到陈牧,打听整顿供应商的事情。
没办法,都觉得跟着牧雅林业干能赚到安稳钱,没有不想多赚几年的,要是牧雅林业真搞什么立新规矩,那对他们的打击才大呢。
陈牧早就预见这样的情况,很是假惺惺的向这些供应商表达了一番自己的苦恼,那犹豫不决的样子,真的非常生动。
昨天晚上李经理和魏老板一离开茶室之后,就给他打了电话。
那俩老货也没多说什么,只在电话里表示已经做好他要做到事情,然后就趾高气昂的丢下一句“你小子欠我们一次”,然后就把电话挂了。
陈牧今天其实就想等着看看,那几家到底会不会出现承认错误。
如果他们这一次能够主动把钱还回来,陈牧说话算话,绝对既往不咎,不会做什么惩罚性的动作。
不过等将来在续约的时候,大概就不会再和这家继续。
像这种做事情不老实的供应商,迟早有一天还要出事,这些事情看不过来,大家还不如好聚好散。
陈牧和那些供应商说话的时候,倒是作为牧雅林业总经理的左庆峰,有点受冷遇。
供应商们都听说立新规整顿供应商的事情是他提出来的,所以心里对他不无怀着一份怨念。
左庆峰之前听陈牧提过这事儿,也没在意。
对供应商的管理必须有人唱白脸、有人唱红脸,这样才比较好弄。
陈牧既然想亲自处理这事儿,已经忙得焦头烂额的他正好乐得享享清静,这是好事。
大会过后,只有那几家偷卖树苗的数量比较少的供应商找到陈牧,主动承认错误,同时把卖苗所得归还牧雅林业。
至于陈牧最关注的那三家的大的,宏盛、威图和发记,都没有出现,看来是不准备给陈牧什么交代了。
“既然是这样,那就别怪我下手太狠了!”
陈牧等过了约好的十二点,才钻进被窝里,这件事情他早就做好了准备,都不用他多说,手底下的人就会做事。
……
开完供应商大会,牧雅林业所有人一起回加油站。
陈牧因为在大会上看见管小粒,所以回程的时候特地把管小粒拉进了他的车子。
“粒啊,最近在公司干得怎么样?最近一段时间叔太忙了,也没时间关心关心你,一切都还习惯吗?”
陈牧一上车,就和管小粒聊了起来,长辈的架势拿的足足的。
管小粒明明年纪比陈牧大,可陈牧偏偏一口一个“粒啊粒啊”的喊着,真让他有点后悔跟陈牧上了车。
这一段时间,他一直在牧雅林业轮岗。
从普通的种树工人,到果品加工厂的监工,从物流送货工人,到销售部销售……甚至L市北棹口教导当地农民种树的指导工作,他都去了,等于把整个牧雅林业的工作岗位全部轮了一遍。
原本陈牧说好让他试用一个月,可是这么一遍走下来,已经将近三个月。
别小看这三个月,原本白白净净挺帅气的一个小伙子,在这三个月里变得像是被炭烧过一样,皮肤都是黑黑的,特别本土化。
身体也明显更壮实了,毕竟在牧雅林业里面的那些普通岗位,很多都是干的体力活。
听见“陈叔叔”的问话,管小粒回答道:“我感觉挺好了,没有什么不适应,反倒是因为在你这工作,我拍了很多很不错的照片,好几份寄到杂志社都刊登了。”
“照片?”
陈牧皱了皱眉:“不是说好工作时间不能玩你的照相机吗?你怎么不听?这样我可是要扣钱的啊!”
“我又没耽误干活,你这个抠门老板扣什么钱啊?”
管小粒看了他一眼,直接就反堵了一句:“拍照怎么了,这是在工作之余体验生活,我觉得挺好的。”
这小子……
陈牧觉得大侄子学坏了。
刚来的时候多老实的一孩子,说什么就是什么,现在居然学会了顶嘴……
陈牧想了想,觉得管小粒的口吻有点像物流部的李文静,那位男人婆阿姨每次怼他的时候,就会带上一句“抠门老板”。
这孩子跟着李文静干了很长一段时间送货的活儿,这让陈牧暗戳戳的把孩子学坏这件事情算到了那位男人婆阿姨的头上。
虽然被顶了,可陈牧作为“叔叔”,不能跟孩子计较什么,所以直接避开这个话题,说道:“我听左叔说,这一段时间你在公司做得挺好的,接下来我准备让你到左叔身边去,给他当总助,怎么样?”
总助就是总经理助理,是一个介于“总管家”和“部管部长”的双重职位,基本上上上下下所有事务都要兼顾,而且也要协调公司管理层和底下工作人员的关系,是一个具有承上启下作用的工作。
而且,正常来说,如果这个职位做好了,下一步就是公司副总在等着了。
让管小粒担任总助的想法是左庆峰提出来的,显然他很看好这小子,准备把他当副手培养。
陈牧也私底下考虑过这事儿,让管小粒轮岗了这么久,公司上上下下他都摸了一遍,让他担任这个总助看起来没有什么问题。
当然,这里面也有人情分。
管小粒是影帝大叔的儿子,有这份交情在,把公司的这个位置交给他,等于多了一个保险,陈牧还算是放心的。
管小粒没想到陈牧会突然和他这么说,呆了一呆后,问道:“所以,我现在转正了?”
非常不錯小說 我在西北開加油站-第929章 牧雅林業的報復(四千字孝心來了)相伴
“算是吧!”
陈牧点点头。
管小粒问道:“那我工资多少?”
“你关注的点很奇怪啊,这时候是问这个的时候吗?”
陈牧无奈的笑了笑,说道:“你已经一下子就成为公司高管中的一员了,不应该为这个感到高兴吗?”
“你先说我现在工资多少。”
“你之前试用期是三千,现在四千,怎么样?”
“不行!”
管小粒坚决无比的摇头:“我都已经总助了,就拿四千?左总他拿多少钱?”
“你能和左叔比吗?”
陈牧晒道:“左叔是我们公司的掌舵人,公司里就算是曦文都没办法和他比。”
“那四千也不行。”
管小粒振振有词的说:“按照权威杂志的调查显示,国内经理人的平均年薪最少也得十万以上,你给我四千,这是在侮辱我。”
人氣都市小说 我在西北開加油站 愛下-第929章 牧雅林業的報復(四千字孝心來了)看書
“你一个连文凭都没有新人,凭什么和人家那些经理人比?”
陈牧露出一点嗤之以鼻的神情来,随即又劝:“你想想啊,虽然四千好像真不多,可我们这里包吃住啊。
你可以先在我们这里干,一来可以积累点工作经验,总助这个职位可不是谁都能当的。
二来积累了工作经验,你以后就算想要离开我们公司,出去和人说在牧雅林业当过总助,这也方便你找更好的工作啊,对不对?”
管小粒很认真的想了想陈牧的话儿,点点头,又摇了摇头:“可是四千还是太少,至少的五千……哦不,六千。”
陈牧沉吟一下:“那就五千!”
管小粒没吭声。
陈牧又说:“那就这么定了,从今天开始,你就正式成为我们牧雅林业的总经理助理了。”
一边说,他一边向管小粒伸手,表示祝贺。
管小粒还在思考“月薪五千”是不是有点少,可是看见老板的手伸了出来,他终于还是握了上去。
“好,既然你接受了我们给你提供的职位,那从现在开始,我有一个任务要交给你来做了。”
陈老板很狡猾的笑了笑,拿出一份文件来,交给管小粒。
管小粒接过那份文件很快翻看起来,过了一会后才说:“你要我去处理这几家供应商的事情?”
“没错!”
陈牧点点头:“具体要怎么做,我和左叔的意见都已经在这上面了,你照着去做就行。
至于要用到什么人,公司所有相关人员的名单和联系方式,会很快发到你的邮箱里,你自己查看。”
管小粒又看了看文件上的内容,点点头:“好,我知道怎么做了。”
微微顿了顿,他又问:“这件事情以后我是向你汇报,还是向左总汇报?”
陈牧想了想,说道:“这件事情目前是我在处理,左叔不管,你可以向我汇报……嗯,不过你是左叔的总助,以后有事向他汇报就行了,除非遇到什么特别需要我来出面的事情,你才联系我吧。”
这就是告诉管小粒,公司的事务是由左庆峰在负责,他这个总助也向左庆峰负责。
管小粒立即听明白了,答应一声后,继续仔细翻看起陈牧给他的文件。
……
回到加油站的第二天。
一纸诉讼提交到了X市法院,牧雅林业正式向法院提出申请,对宏盛、威图和发记三家违约并侵犯牧雅林业的商业利益的事情进行起诉。
很快,法院的传票分别送到宏盛、威图和发记三家的手中。
“牧雅林业真的到法院告我们了,现在怎么办?”
三家的老板又一次聚在一起,就在宏盛的林场里,这一次他们的神情都显得不那么轻松。
这其中,威图的老板史进表现得最慌张,一脸愁苦的样子,很有点坐立不安的样子。
“老史,你慌什么?”
王大狗瞪了史进一眼,冷哼道:“只是向法院申请和我们打官司而已,又不是说他们就吃定我们了,你怕什么?”
发记的老板王进发也点点头:“大狗说得没错哩,现在我们只是受到法院的传票而已,又不是已经输定了,我们可以找律师了解一下情况再说,何必自家吓唬自己?”
微微顿了顿,王进发问王大狗:“大狗,我们卖苗一直都是通过你兄弟的渠道,他没什么问题吧?不会把我们的事情泄露出去出吧?”
王大狗露出一副斩钉截铁的神情,拍着胸膛保证:“我兄弟只是中间人,那家卖苗的店连是哪家把苗卖给他的都不知道,就算牧雅林业查到了他们,也查不到我们这里来。”
“这么说,牧雅林业手里也没有证据,只是猜到了是我们而已。”
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我在西北開加油站 線上看-第929章 牧雅林業的報復(四千字孝心來了)分享
王进发顿时安心了,露出一个邪魅的笑容来:“只要他们没有证据,这个官司我们就和他们一直打下去,怕什么?”
“对,打官司而已,和他们拖下去就好了。”
王大狗嘿嘿一笑:“他们要是看见打不赢,恐怕到最后也不了了之,怕什么?”
史进还是有点担心,问道:“现在闹成这样,我们以后大概是没办法和牧雅林业继续合作了,这可怎么办?”
王大狗哼道:“老史,你能不能有点出息?不合作就不合作,有什么大不了的,有钱在手里你害怕做不成生意吗?”
王进发也附和道:“之前我们都赚了几百万,现在牧雅林业不和我们合作,那我们现在林场里的这些苗,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全部扣下了。
这里面我们每家少说月有一两千万捏在手里,就算拿出卖得贱一些,也能收个一千万吧?
有了这些钱,做什么不行啊,还有必要觍着脸继续和牧雅林业合作吗?”
他们的林场里,全都还有牧雅林业没收上去的苗,王进发的意思就是要把这些苗扣下来,然后自己拿出去继续卖。
卖到的钱当然是进他们的口袋的,这笔钱不是小数,只要有了这笔钱,他们也不怕和牧雅林业翻脸。
听了王进发的话儿,王大狗哈哈笑道:“没错,没错,这一下就从牧雅林业的身上弄到手差不多两千万,就算不干这什么供应商,我们也值了。”
听见这样的话儿,史进总算是放下了心。
虽然他还是感觉不踏实,可是自家林场里的苗有一千多万啊,卖掉的钱足够还儿子的债,另外还让他有了重起炉灶的本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