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紅樓春-第八百二十二章 閤家歡閲讀

紅樓春
小說推薦紅樓春红楼春
黛玉既然开了口,闺女的乳名自然就定了下来。
李婧表示喜欢的了不得,若让她来起,不是这个花,就是那个红了。
婴孩嗜睡,大人们说话难免惊扰到,李婧也要继续坐月子,就让嬷嬷们服侍到里面休息了。
“老太太,您这精气神不是很好,是病了还是怎么着?”
一众人护送着李婧回里间,出来后,贾蔷见贾母面色晦暗,精神也不是很足,笑着问候道。
家里没人,两个孩子回京老太太能跑来坐镇看着,这份人情他领了。
贾母摆手叹道:“到底有了春秋,大悲大喜下,难免有些困乏。”
贾蔷笑道:“果真身子不适,合该早点回去歇息才是。”
贾母:“……”
黛玉上前用帕子拍了贾蔷一下,嗔笑道:“出征一回,可是傻了不成?如今正热闹时,老太太正好高乐高乐松快松快,你还舍不得一顿东道?”
贾母简直老怀甚慰,眼泪差点落下来了,同一旁薛姨妈感慨道:“可见没白疼一场!”
贾蔷抱屈道:“这叫甚么话?是她老人家说的困顿的不行……再者,老太太的心尖尖儿也没来,难免精气神不足。对了,宝玉呢?可是知道我这么早就回来,受打击之下卧床不起了?”
众人闻言都笑了起来,宝钗笑道:“快别提他了,老太太是惊喜之下精神头不济,他则是随着老爷四处走访办差,和礼部还有宫里的中官应酬往来,早上还叫着,感觉人快要熬没了!”
贾蔷哈哈大笑起来,同贾母道:“我原就说了家常些,你老封君偏不听。今儿在宫里见到大姑姑,她还叮嘱万勿奢靡过度,只要有个关防驻跸之所在即可。我同她说,都是你老封君的意思。皇后娘娘还取笑说,她当年归宁尹家也是寻常,咱们贾家可见是高门大户人家,难免郑重些。”
贾母闻言迟疑道:“随意了难免不恭敬……”
贾蔷摇头道:“果真按礼部和那伙子中官的路数来,不定甚么时候才能过来,待不了两个时辰,一大半功夫都浪费在虚礼上,话也说不了两句,省的哪门子亲?你就听我的,十五那天我中午就去宫里接人,接上了带回家吃酒看戏说话,晚上再逛逛园子瞧瞧夜景儿,完事了送回宫去。”
贾母气笑道:“宫里自有规矩在,还能听你的?老爷和宝玉这几日赔了多少酒,好话说了一箩筐,又使了银子,才把方方面面摆稳妥。你也别使强,俗话说的好:阎王好惹,小鬼却难缠。那些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可别遭小人记恨……”
正说着,就听外面传话进来:“宝二爷他们来了!”
未几就见宝玉、贾环、贾兰三人进来。
看到贾蔷在堂上,三人神情各不相同。
宝玉原指望着贾蔷能在宣镇多待些时日,不说三年五载,半年光景总该有罢?
谁料半个月都没到……
贾环倒没甚所谓,也不知在哪吃了排揎,或许放假回家后又被其母赵姨娘所感染,渐渐又恢复了些往日的风采……笑容里都有些不阴不阳的。
贾兰却是满脸惊喜,叫道:“族长大兄果然回来了!”
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紅樓春 屋外風吹涼-第八百二十二章 閤家歡閲讀
一旁凤姐儿意味深长的看了李纨一眼:大嫂子可以哦!
李纨顾不上理会这泼皮,教训贾兰道:“一屋子长辈都在,只看得见你兄长?”
贾兰慌忙与贾母等人见了礼,自无人见责。
贾母更是巴不得西府的人能与贾蔷亲近些,同薛姨妈笑道:“兰小子是个有志气的,也是明白人,知道他兄长待他是真好。”
贾兰看着贾蔷懊恼笑道:“应该将贾菌也叫来,他得知大兄在宣镇奇袭金帐,阵斩可汗,高兴的在家里乱蹦乱跳,拿着扫帚也想斩可汗,结果把一摞三婶婶才洗好的衣裳都打落地上都弄脏了,让他娘好一通修理。”
众人都笑了起来,黛玉却冷笑着侧眸觑视贾蔷……
夜袭金帐,阵斩可汗?
了不得哟!
贾蔷没得意多久,察觉到这目光来,忙干咳两声,与众人解释道:“诸位,诸位,且听我说!”
众人看了来,贾蔷笑道:“其实事情远没有说的那样夸张,宣德侯世子因为打小在宣镇长大,男孩子又淘气,爱四处乱蹿,所以知道一条小道,可以从背后直插鞑子屯粮草之地。一路上除了路难走些外,连个鬼影子都没遇见。到了虎丘山上,其实我也没下去。是宣德侯世子和我的亲兵们下去放的火……我原来都不准备参与此事,我是想当英雄,可我更想让家人放心安心。
开始的时候,董川是想直袭金帐,我也是这样同董川说的,若无家人,我必与其共搏富贵,杀一个青史留名!纵马革裹尸还,又何惧之有?但如今不成,我有一大家子人要守护,孟浪不得。
后来是见守城士卒死伤着实惨重,才动了心思前往,但也止步于虎丘山,董川也是因为家里出了岔子,有通虏之疑,所以不得不拼命,带着亲兵下去。”
黛玉奇道:“既然如此,你又如何斩的可汗?”
众人也都纳罕,独贾环觉得猜着了,必是贾蔷吹了牛,他早料到这蛆心的孽障是个没造化的种子,也能斩得了可汗?
当然,想是这样想,说却是一辈子不能说的,那不是找死么……
就听贾蔷笑道:“放火烧粮草极为顺利,大火冲天而起,烧红了天,蒙古人死伤惨重,都惊呆了。可惜董川那小子想一个人去杀可汗,落到了最后不说,还让博彦汗发现了。博彦汗带着怯薛军一路追上了虎丘山,那晚上我们连夜赶路,翻越雪山,他们又下去焚烧草秣,再折返上山,早已精疲力竭。我若不出手,他们势必难保。虽然我要尽力保全自身,但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那个时候却不能丢下战友独自逃命。所以就让他们先行,我留下来断后……”
又见黛玉红了眼圈,泫然欲泣的模样,贾蔷忙小声道:“你也是聪明人,怎就想不明白?那虎丘山那么高,骚鞑子一个个身上裹着羊皮,穿的那样厚,气急败坏的追到山顶,别说我,就连宝玉……抱歉,宝玉怕不成,就连兰哥儿都能一锤子砸死一个。我那是捡了个大便宜,看准追兵中身份最贵重的,杀之即走,他们只顾着哭嚎,连追都没追。等于白捡了一个国公!”
黛玉闻言,将信将疑的看着贾蔷,道:“果真如此?”
贾蔷“啧”了声,道:“那还有假?不信你让人去问我亲兵,他们都知道!”
火熱都市小说 紅樓春笔趣-第八百二十二章 閤家歡分享
黛玉这才破涕为笑,嗔他一眼,道:“你能想着家里,才是最好的。至于国公还是侯爵,又有甚么分别?便是封了王,又能如何?”
贾蔷嘿嘿笑了声,道:“果真封了王,那还是了不得的。”
黛玉没好气白他一眼,却忽地俏脸大红,原来宁安堂上到贾母,下到姊妹们,一个个都津津有味的看着她拾掇贾蔷……
“快快快,准备晚饭,一天一宿没吃东西了,就急着往家赶路。”
贾蔷替黛玉解了围,尤氏、平儿等忙去张罗。
黛玉许是仍害羞,同贾蔷道:“今儿我先家去,明儿再来。爹爹昨儿就没回家,今儿估计也难,我得回去陪陪姨娘。”
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紅樓春 愛下-第八百二十二章 閤家歡閲讀
贾蔷虽惋惜,却也能理解,起身要送家去,黛玉却啐笑道:“人家郡主都不让送,你去送我?三丫头方才还说,郡主那样的人世间少有,我让你送,岂不成了她眼中的俗人?”
方才数探春笑的最起劲!
探春气笑道:“林姐姐果然还是那个林姐姐,再不吃半点亏!”
众人笑着将黛玉送走后,折返回来,菜已经开始送上。
正在年里,哪有人吃的动,也不过是一大家子看着贾蔷风卷残云般,对着好大一桌菜下手。
探春、湘云等飒爽些的女孩子又上前进酒,等鸳鸯也在贾母的唆使下与贾蔷吃了酒后,算是开了头,一个二个的都上前来敬贾蔷,李纨都上前与他碰了盏吃了。
酒是活跃气氛的,气氛热闹开后,宝玉许是生了狗胆,上前连敬贾蔷三杯,许是想将他灌醉,看他出丑。
等到反被贾蔷灌了七八盏后,整个人眩晕起来,被心疼又好气的贾母带着,和李纨、凤姐儿、贾环、贾兰一道先回了荣国府。
薛姨妈吃了两盏后也头晕撑不住回了后街。
等长辈们走后,反倒愈发热闹些。
姊妹们或笑,或唱,或吃酒,一直热闹过了子时,方一并去了小惜春的院落里歇下了。
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紅樓春 txt-第八百二十二章 閤家歡看書
贾蔷洗漱罢回到内堂,看到李婧仍未睡,一旁婴孩床上,两个孩子倒是呼呼大睡,柔声笑道:“怎还不睡?”
李婧笑道:“心里太高兴,一时睡不着。”
贾蔷端详了两个孩子片刻后,回到床榻边坐下,温声道:“当父亲的感觉,很奇妙,也很美妙。不由然的,就生出想要保护他们的念头。”
李婧笑道:“爷是大英雄,也是好父亲。”
贾蔷问道:“你爹和孙姨也一并来了,安顿在哪了?”
李婧笑道:“回苦水井老宅那边去了……爷不必想着请他们到这边来住,我爹那性子,如何肯?”
贾蔷笑道:“从前不肯,现在未必。回头去告诉他,两个孩子是要在国公府里长大的。他们不住到这边来,如何能随时看孩子?就在后街寻处二进小宅子,照顾起来也便宜。”
李婧迟疑了下,点头道:“那好罢。”
又见贾蔷去了衣裳,躺上榻来,红着脸惭愧道:“爷,我还不能服侍……”
贾蔷笑道:“我又不是色中恶魔,非得沾手不成?今儿甚么都不做,只一家四口,好好睡一觉。”
李婧闻言,心都要化了,点了点头,躺入贾蔷怀中,没多久就沉沉睡着了。
贾蔷看了看怀中的姑娘,也才不过二十出头,就为他生了儿,育了女。
再看看一旁呼呼大睡的一床儿女,凝视良久后,方缓缓闭上了眼……
一夜无话。
……
扬州府,齐园。
司马家主沉声道:“老夫与四海王闫平相交二十载,他是个极要强的人物,这一次若非难到极处,被葡里亚和倭国联合剿杀,他断不会派人前来求援。齐老,能否想个法子,由朝廷出兵帮一把手?”
齐太忠白眉紧皱道:“朝廷多半不会参与,更不会救一个海匪。”
司马家主急道:“太忠公,闫平存在,对你我都有好处,对贾蔷难道就没好处么?”
齐太忠思量片刻后,缓缓点头道:“老夫且急信一封进京,试一试罢。只是,你也莫抱有太大的期望。如今德林号正在濠镜那边和葡里亚交往密切,多有贸易,他未必肯为了一个海匪,断绝此路。”
司马家主急怒之下“嗨”的一叹,起身离去……
……
PS:状态不大好啊,今天老婆生气了,说我不关心她,就知道码字……头大!不过我会摆平的,码字使我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