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玄渾道章 ptt-第三十五章 遠陸亦布守推薦

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玄浑道章
金郅行这些时日都在帮助梅商定压各处因浊潮引发的动荡,自去岁至今都是奔波于各洲域之间。
所幸有元都玄图之助,他们能及时转挪去往任何一处地界,再加上各洲域玄首也是十分配合,故是这一年来做事也是较为顺利,目前已是将两次浊潮以来所引发的绝大多数祸乱都是抚平了。
而这一次,他听得张御相唤,不敢耽搁,待把手上事机安排妥当,便就往上层来。
他一路来至清玄道宫之前,正想通禀入内,目光转过,却是见到了一道熟悉人影,他讶道:“艾道友,你也来了?”
艾伯高见到是幽城故旧的金郅行,略微显得有些尴尬,道:“是啊,是啊,来了。”
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玄渾道章 誤道者-第三十五章 遠陸亦布守看書
金郅行感叹道:“艾道友这一来,想我当年幽城的同道,如今除了王道友,现在当都是归正天夏了。”
艾伯高一时不知道这个话该怎么接,心里既有感慨又有羡慕道:“唉,金郅行的脸皮可比我厚多了,而且眼光也毒,不但跳反的早,且一早就找准就投在了张廷执门下,好本事啊,也难怪他在张廷执门下这般受看重,我也要像他多多请教才是。”
此时宫门之外一阵金光荡开,伴随铃声响动,却有神人值司自里行了出来,对两人一礼,道:“两位玄尊,张廷执请二位入殿说话。”
艾伯高测身一步,道:“金道友乃是前辈,当先请。”
金郅行道:“哪里。哪里,你我都是天夏修士,都在守正门下效力,金某不过先行一步,艾兄修道可是在金某之前,哪敢托大,你我同行就是。”
两人相互谦让一句,就一同往里走入进来,待到了殿上,见张御高坐玉台,星光玉雾飘洒,身后似映虚空银河,不觉气息一滞,两人恭恭敬敬上前执礼,道:“见过廷执。”
张御点首回礼,抬袖虚虚一托,请了两人坐下,待二人谢过坐定后,他道:“唤二位到此,是有事交代。”
金郅行、艾伯高俱是露出恭敬聆听的神色。
张御示意了一下,就有神人值司将关于复神会及莫契神族的记载拿过,令金、艾二人过目。
待二人看罢之后,他先对金郅行道:“金道友,如今复神会有一派别应是在东庭南陆,我唤你到此,就是要你前去查询复神会之下落,我会调遣一些人供你驱用。这些名录你且看看合适与否。”
南陆都护府一立,守正驻地自是也可以跟着过去,这处看似孤悬于外,但只要上层不受浊潮所阻,能够去往下层,那么人力物力可以随时调用过去,也能牢牢钉在在这里,
而在这之前,一些布置就当先开始动作起来了。
他一抬手,另有一份名录送来,金郅行站起接过,仔细看了下,见上面有班岚、何礼等人,这些人本来属于上宸天潜间,当初也曾受过他的调用,算得上是他的“旧部”。还有一些人也是以往自幽城投靠过来之人,他还算是熟悉,这般用起来倒是顺手了。
张御道:“金道友若觉人手不妥,或有另行看重的人手,可事后再与我言,我会着人再另行调换。”
金郅行将名录放在案上,对着张御一拱手,道:“廷执,名录金某看过了,都是合适,无需再调换了。”
张御点了点头,他又看向艾伯高,道:“武廷执可是与道友说过了?”
艾伯高忙是一礼,道:“回禀廷执,说过了,艾某当遵从廷执的安排,赎罪罚过。”
张御道:“道友所去之地,亦是在东庭南陆,由你镇守那处的守正驻地,那地界因为可能会与各路异神冲突,这便要看艾道友的手段了。”
艾伯高连忙表态道:“艾某能得张廷执,武廷执信任,必当改过向善,为廷执尽力,为天夏效命。”
张御微微颔首,他又针对此事交代了一番,便让两人退下了。
两人到了外面,金郅行道:“艾道友,我二人虽是分派事机不同,可却都是需对付那东庭南陆之异神,日后我们二人当是互相照拂才是。”
艾伯高也是连声称是。
他们都是明白,张御把他们一同唤来关照,就是让他们可以彼此关照,两人在清玄道宫互相换了训天道章之中的名印,皆言日后当多多联络,这才别过离开。
张御在安排过此事后,正待回去修持,心中却是若有所觉,看向了外面,殿台底下光芒一闪,明周道人出现,稽首道:“廷执,焦上尊前来拜访。”
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玄渾道章 ptt-第三十五章 遠陸亦布守展示
张御心念一转,放下书简,道:“去把他请进来吧。”
这头老龙当初他也是打过交道的,上宸天被覆灭后,看风色不对,就又投了天夏,却不知今日何故寻到他这里。
焦尧自外走入进来,他对座上打一个稽首,道:“张廷执,焦某有礼了。”
张御在座上回有一礼,道::“焦道友怎么到我这处来了?”
焦尧道:“这不是想来向廷执讨个差事么?”
张御道:“哦?这倒奇了,道友在云海潜修,逍遥自在,又不用你去操持俗务,又何必出来讨差事?”
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玄渾道章 線上看-第三十五章 遠陸亦布守閲讀
焦尧一脸正色道:“天夏如今遭遇浊潮之害,我身为天夏修道人,怎么能够坐视子民遭受侵害而坐视不理呢?应该尽一份心力才是。”
张御看他几眼,并不说话。
焦尧沉默片刻,咳了一声,才道:“此前焦某曾受赢冲之所托阻截张廷执,武廷执拿捏此节不放,要焦某赎过之后,方能安稳潜修,只是这几载以来不曾找到机会,听闻张廷执这处要探询间层,焦某自问还有一些手段,愿为廷执前驱,还望廷执能给个机会……”
张御以心意问了一下明周道人,立时便即了解了,因为这老龙身上有过罪未曾洗脱,这几年虽然玄廷虽允其在云海修持,但并不给他任何玄粮不说,且还不许其随意走动,这实则就是将之变相圈禁起来。
若不是今天其人以原为守正宫出力,赎过往之罪为借口,那还不一定能达得他这里。
不过到底还是一个摘取了上乘功果的修道人,若是他真心愿意过来效力,他也是求之不得,这等人便是摆在那里什么都不做,都敌人都称得上是极大威胁。
他道:“焦道友既有此心,我这里不会将道友推拒于门外,只是有一言,需得提前说清楚。”
焦尧道:“张廷执请说。”
张御道:“守正宫下派诸事,因是涉及天夏各洲宿安危,每谕皆为正令,容不得半点情面,焦道友可需想清楚了,若是有诿过推脱,怠惰迁延,或者行事不利等罪责,都是会视轻重不等而定处罚,并不会因道友身份而轻饶了。”
焦尧道:“廷执放心,今后只要是廷上吩咐,焦某都会用心做事,绝不敢懈怠。”
张御道:“焦道友也是修炼长远,你既然已是清楚,那我也不再多言了,究竟用道友做何事,我这里还需再做排布,过两日自会有人来通传道友。”
焦尧稽首道:“多谢廷执。”
说到这里,他本该告退了,不过他却站着没走,而是一抬头,堆笑道:“张廷执,焦某还有一件小事……”
张御看了看他,道:“焦道友请言。”
焦尧道:“焦某有个后辈,资质也算过得去,焦某出外做事,却是无从照拂,生怕耽搁了她的修持,不知可否拜在廷执处呢?不求廷执收做弟子,但求也能在守正宫有个值事便好。”
张御看他一眼,这头老龙倒是眼力不错,看他这几年下来,身边一个弟子都没收,故是琢磨往他这里塞门人了,若是万一运气好,这门人不定变成弟子。
他道:“焦道友可将那后辈送来,是否可用,那需看过才言。”
其实这等做法,倒也不是这老龙得寸进尺,而是过往宗脉之间的常见作派。
因为过去真修之间收正传弟子都是千挑万选,而资质好的弟子还有后辈也不见得就一定适合本门道法,故是常有送去别派修行的,别派通常也承这个人情,也可能会将一些弟子门人送来,彼此关系便就加固了。
不过是玄修,是不讲真情谊那一套的,只是愿意给其一个机会。要是当真是可造之才,且又是心向天夏的,那么可指点几句,若是不堪造就,那就送去下层驻地镇守。
焦尧见他同意,心中顿时安定了不少,忙又称谢一声,随后识趣告退了。
张御再其走后,起身几步,来至殿壁处,看着上方的舆图,下来关键就是看这第三次浊潮了,若是浊潮仍比上次更为猛烈,此前判断那当都是正确的。
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玄渾道章》-第三十五章 遠陸亦布守鑒賞
这时有一名神人值司小心走过来,手中捧着一份文书,道:“廷执,有内层玉京守正驻地送来的传书,说是天机院的事。”
张御拿了过来一看,此书之上言及,说是天机总院准备再一次进行神异生灵层次突破的尝试。因是上次他去书告知,此等事每回天机院尝试之前,必须通传守正驻地一声,故是此回提早送上了呈书。
他看了下时日,此事将是在定在三月中旬,也就是一月之后。
……
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玄渾道章 起點-第三十五章 遠陸亦布守相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