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异能 我,從西遊苟回洪荒-第504章 見亂推薦

我,從西遊苟回洪荒
小說推薦我,從西遊苟回洪荒我,从西游苟回洪荒
他冲着她喊道:“台上的姑娘,可不知是否兖州人氏?”
话一脱开口就收不回来了,他也感到后悔,不知不觉就说了,其实他根本就不知道她是什么地方的人,只不过借此有机会与她说上话而已。
很自然的,不久就有人过来强行将他“请走”,“我们是卖艺的不卖身,而且定下一条规矩,没钱就知道说闲话的书生禁止围观。”
说罢就推推搡搡的要动手,许幻差点被绊倒,那天的人非常多,要是倒在地上保不准就被踩死了,这个时候台上的那个人停下了舞动的身姿,问他:“台下那个呆子,你叫什么名字?”
后面的事情,许幻记不得了,他只记得那天偏偏起舞的她对着他回眸一笑,他说:“我叫许幻,言午许,梦幻的幻。”
“我叫何婉清。”她的声音淡淡的,轻轻的,她的眉也是淡淡的,轻轻一写,不见多余的粉黛。
就是这样的匆匆惊鸿一面而过,这情景却让许幻惦记了一辈子,直到他暮年的时候,记忆中明媚的眼眸都鲜活的让人惊心动魄。
然而当下的他可没有时间去考虑那么久远的事情,他现在担心的是自己能否活着走出这个巷子。
在他离开那个舞台没有多久,就被一帮人盯上了,被逼到一个狭小的巷子里,他不过一介书生,手无缚鸡之力,虽然有着雄大的抱负和非凡的政治军事见解,但是现在都是纸上谈兵,不具有暴力手段的他在这帮暴徒面前如同小鸡一般柔弱。
带头的是一个身材矮小结实的人,满脸专横跋扈,目中无人的样子,上来就是赏他一记大耳瓜子,“该死的,臭小子癞蛤蟆居然还想吃天鹅肉,那小妞是我们牛爷看上的娘们儿,你居然还敢不知死活的去搭话?你连看一眼的资格都没有!”
暴雨雨点一般密集的拳头不断落下来,他只能不断地蜷缩身体,使得尽可能受伤的部位减少,鼻腔内有着腥味和沙子堵塞般压抑的疼痛感,每一刻受苦的时候他都不得不去想下一秒是不是这样的折磨会停下来了,因为他觉得真的坚持不下去了,可是又暂时死不了,只是疼痛着,一拳,两拳,一脚,两脚……然而没有停下来,始终没有,知道他再没有一点动弹的力气,索性就假装自己昏厥了过去,任凭那几个混混再怎么踢他踹他也没有基本的生理反应了,大概那几个人以为他死了,商量了几句就离开了。等那伙人的声音消失他觉得自己至少再过半个小时才能睁眼,否则也许他们还没有走远呢?但是还没有多久,假装的昏迷却变成了真正的昏迷,他躺在地上不省人事了。
说是弥留之际人会见到自己的一生?许幻不知自己有什么可看的,也不知道自己看到了什么,他还年轻得很,并没有多少丰富的人生经历,只是自小家境贫苦,六岁之时慈父见背,前年又方丁母忧,靠着亲戚的接济才勉强度日至今,也免不得遭受白眼,于是索性要了些盘缠离开亲戚家,上京城来赶考,自诩有着满腹经纶才气,也期盼寻个出路,再者报效国家,不枉生为男儿之身。
现在,却在一个小巷子里被一群流氓打得奄奄一息,这真是……咳,不过在临死之前他见过这世间最美的事物,也算是足了。
许幻醒来的时候,惊愕地发现自己躺在芍药花丛中。
他不可思议的望着周围缤纷花海,蝶蜂飞舞,空气中都是甜腻腻的香味,这样的地方难道是天上?人死了莫非不归阎王老子管么?
他还在迷惘的时候,不知何处却传来了莺歌笑语:“你醒了,真是好险,姑娘将你救回来藏着这里一直提着心吊着胆子的,现在这会子你可算是让她熬到头了。”
许幻一看,那是个穿着紫色衣服,束着云鬓的女孩子,也不过豆蔻年华,浅浅的虎牙很是可爱,却不是之前他见到舞蹈的那个女子,他不由得疑问道:“我死没死?”
精品玄幻小說 我,從西遊苟回洪荒 線上看-第504章 見亂閲讀
那女孩子像是听说了最好笑的笑话,袖口掩着嘴转身走了:“你这人真是好不有趣,死了你还能说话?我不跟你贫了,等再过一晌这家人的老爷们有事出去,姑娘自己就来看你,你自家去问她是死了活着吧!”
姑娘?他心中不由自主激荡地想,会不会是何姑娘?身上的疼痛一下子一下子的闪出来,倒让他想清醒了,这可能不大,她既然在那样的高台上舞蹈,想必是卖艺的江湖女子,这家人到处是金碧辉煌,富庶体面,家里的姑娘小姐应该不至于出去做卖艺这种丢面子的事情吧?
然而,老天很捉弄人的让他再次见到了她,如果不是这样的话,那么这辈子也许他会过的很好也说不定?
她牵引着他,来到园中,此刻无人,清茶,玉手,薄娟,花草。
多美。
一个穷困潦倒的书生,在奄奄一息的时候遇到红颜知己搭救,尽管她只是个富贵人家请来的戏子,但是却仍然不能掩盖她在许幻一生中的光芒,就是年老之后,也迟迟不能忘。
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我,從西遊苟回洪荒-第504章 見亂相伴
他不愿意再去回忆那天具体的情景,因为他清楚的知道,一分的甜蜜,需要日后百分的疮痛来偿还。
她借给了他行走赶考的盘缠,并且说,等着你回来。
只是后来许幻才知道,这样一笑而过的谎言,她不知对多少人说过。
最终,许幻还是来到了考场。
一个人如果心是晦涩灰暗的,那么尽管说着欢快轻松的话语,写着愉悦乐趣的篇章,格调也是让人痛苦的,更何况是严肃认真的科举试题呢。当主审的官员宋清阅卷之时读到这个人写的东西,顿时感觉自己变成了一个苦瓜,言语篇章之中词句斟酌严谨,情真意切,又暗含着刀光剑影,不经意间射出作者辛辣的目光,这样的文章放在葬礼上作为悼文也是可以说凤毛麟角了。
宋清决定要见见这个写“悼文”的考生,能写出这样文章的人,想必很有意思,只是可惜他似乎是个愤世嫉俗之人,这样的人在官场上么,是死路一条,但是对于某些人来说就有着不一样的作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