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獵天爭鋒 睡秋-第770章 歸一劍鑒賞

獵天爭鋒
小說推薦獵天爭鋒猎天争锋
三寒宫那位修为已经完成了武道意志第二次升华的三阶武者感觉很是不爽。
明明他无论是修为还是战力,都足以超出眼前三个幽州二阶武者的总和,奈何眼前这三人凭借着一套合击阵法,居然就能与他打得有声有色。
济州武者在海外与幽州武者争锋已经有数年时光,大家彼此之间的路数多数都已经熟知。
那位三寒宫武者便知晓,眼前这三个二阶武者所用的合击阵法唤做“两仪乾坤阵”,乃是只有正儿八经的通幽学院内舍以上的武者才有资格得以传授的一套合击秘术。
据传此秘术乃是由通幽学院的一位五阶老祖所创,极其不凡,通幽学院的武者常常籍此越阶挑战对手而不败。
若是换做以往,这位三寒宫的三阶武者定然会嗤之以鼻,认为那只能说明被挑战的武者自身学艺不精、根基不牢,才会将此作为自己束手无策的借口,那合击阵法或许有,却也是夸大其词。
然而今日当他真正遭遇施展这一套合击之术的通幽生员之后,这才晓得所言非虚。
眼前这三位二阶武者,年纪最大也不过二十岁出头,最小的那个可能才十五六岁,而且在交手的过程当中,他还发现眼前这三人组成的合击阵法当中,居于核心位置的居然是那个年纪最小的女孩,而且实力最强的居然也是她!
三阶武者斗战经验丰富,知道若想破开眼前这种僵持的局面,只有先行打垮那个年纪最小却在合击阵法中居于主导地位的小女孩。
因此,在对战的过程当中,他曾数次故意露出破绽,试图引那小女孩上当。
却不料那小女孩虽然斗战经验不足,可行事做派却极其稳健,始终主导着合击阵法中的其他两位同伴同进同退,让那三寒宫武者抓不住机会。
反倒是小女孩的两位同伴,有两三次险些急功近利之下险些上当,要不是小女孩主导合击阵法极其老练并及时救援,恐怕后果不堪设想。
而即便是在这种情形之下,三寒宫武者犹自能够沉得住气。
即便是他无法奈何得了眼前这三人,他毕竟有着三阶第二层的修为,就算是拼消耗自然也是对方先坚持不住。
最坏的情形也不过是双方的援手同时到达,自己因为没能破掉对方低阶武者的合击阵法,而被同门师兄弟们嘲笑一通而已。
双方之前在从海面下冲出来的时候,便已经各自放出了求援的传讯符,用不了多久,双方的援手便会赶来。
“不过……”
三寒宫武者看着眼前三个二阶对手,心中暗自冷笑不已。
她们三个恐怕根本不知道刚刚在海面下发现的那座小岛的价值,而且看这三个女孩的年龄,便能大约猜出应当是通幽学院外出历练的三舍生员,即便是求援赶来的也多是照看她们的训导或者附近驻守的执事,多是三阶武者而已。
而他自己作为三寒宫的亲传种子,除去正常的求援之外,却是还能直接将求援的传讯符发送到四阶长老手中的。
况且以他之前在海面之下发现的东西,也足够四阶高手前来走上一趟了。
到时候己方的四阶武者占据先机,纵使不能将海面下那座独特的山峰独吞,也定然能够拿走最大的一份儿好处。
然而正当这位三寒宫武者准备继续与对方纠缠下去的时候,对方的合击阵法当中却是再起变化,而变化的起因依旧是居于主导地位的那位十五六岁的小女孩。
那小女孩原本修为已经达到了二阶大成,并在对战的过程当中掌控有长短、快慢两种两极剑术,手中更有一双品质达到了下品利器级别的参差剑,剑术极其犀利,三人组成的合击阵势当中仅有的反击攻势皆由她来主导完成。
可正当三寒宫武者已经放弃破局只作纠缠之际,这小女孩突然发难,于原本的长短、快慢两极剑术当中,居然再次演化出了一双两极剑意——刚柔!
这突如其来的反击大大出乎了对方的意料之外,三寒宫武者完全想不到眼前这个年纪最小的女孩居然还隐藏了实力,更加想不到这个仅仅十五六岁的女孩子居然能够掌控三种不同的两极剑意!
三寒宫武者手忙脚乱的抵挡着突如其来的攻势,原本还能占据着主动的他此时已经完全落入下风,在海面上被三人的两仪乾坤阵打得节节败退。
不过此人到底是一位三阶武者,而且还是三寒宫的亲传种子,自身的根底足够牢靠,在经过一开始的狼狈之后,很快便稳住了阵脚。
只是这一次攻守之势转换,占据主动的变成了通幽学院的三位二阶生员,这位三寒宫的三阶亲传种子只能在对方咄咄逼人的攻势之下被动防守。
不过即便如此,三寒宫武者犹自觉得自己此番定然能够稳操胜券,他现在要做的便是等待己方的四阶武者进场,然后以一己之力压服对方,并将海面下的那座“岛屿”纳为己有,而自己也必然会因此而立下大功。
然而他很快便意识到自己太过想当然了,眼前这三位通幽学院的二阶生员,更为确切的说是那个年纪最小的女孩再次展现出了超出他认知的实力。
那小女孩刚刚展现出第三种两极剑意,并非是因为她在藏拙,而真的是她临阵突破,刚刚领悟而出。
而就在这个少女借助合击阵法将自己刚刚领悟的刚柔剑意,再加上早先便具备的两道剑意的剑式,痛快淋漓的向着眼前这个合格的对手发泄出去的时候,尚且沉浸在刚刚临阵突破所带来的灵机当中的少女,已经在籍着两仪境的武道理念在将三种两极剑意融为一体!
超棒的都市言情 獵天爭鋒-第770章 歸一劍推薦
此时正隐身于高空当中观看着这一场斗战的商夏很清楚,被他视作衣钵传人的海圆圆,那个一直主导着合击阵法的少女,此时正站在领悟两仪境武道神通,进阶两仪境大圆满的门槛之上!
同样意识到这一点还有直面“两仪乾坤阵”的三寒宫武者。
他当然知道这个时候最重要的便是要打断少女领悟剑术神通的进程,奈何这个时候他全程落入下风被对方压制,而少女的两个同伴也在竭力相助于她。
一旦坐等眼前的少女进阶二阶大圆满的境界,那么对方的实力必然再会有质的提升,届时他恐怕连眼下勉力维持的局面都支撑不住。
这个时候,这位三寒宫的亲传种子正前所未有的期待己方的援手尽快赶来。
而事实上,他所不知道的是,他的援手这个时候已经到了!
高空之中的商夏忽然间心中一动,转头向着不远处的虚空某处望去,随即脸色一沉,重重的发出了一声冷哼,却偏偏没有任何声音传出,而是直接震荡虚空,化作一道奇异的空间波纹直接传递到了他刚刚目光所着落的位置。
就在那片虚空的云层之后,一位三寒宫的四阶武者眼瞅着己方一位亲传种子就要在对手的合击之下落败,便欲暗中插手打断少女领悟二阶神通的进程。
岂料便在此时,他整个人看上去如遭雷击,整个人摇摇晃晃险些连脚下的遁光都维持不住。
待得他好不容易从刚刚的眩晕当中清醒了过来,已然是满脸惊惧之色的将目光向着周围的虚空四处大量,然而却又什么都察觉到不到,只能自己一个人惶惶然进退不得。
不过此人身为四重天武者,能够被派遣在这一带海域坐镇,在三寒宫中地位显然不会太低,在心中惊惧之余,却也不忘激发了一张特殊的武符来通知门派中的五阶老祖。
以此人的修为见识,他很清楚刚刚那一声警告之音意味着什么。
商夏在警告了三寒宫的四阶武者不得随意插手之后,便不再有多余动作,尽管那个三寒宫四阶武者激发武符的动作被他看在眼中,却也没有出手阻止,而是静静的俯瞰着海圆圆在最后一刻的剑术神通质变。
长短、快慢、刚柔三式剑意最终融入商夏从小向她灌输的两仪阴阳理念之中,最终化作看上去极其平凡质朴的一剑!
这一剑便是海圆圆在瞬息之间所领悟的二阶剑术神通——归一剑!
这一剑直直刺来,看上去毫无花巧可言,然而在对面的三寒宫武者看来,却仿佛已经破开了他的武道意志的压制,封锁了他所有退避躲闪的空间。
“这一剑自己要遭,没想到自己身为宗门亲传种子,今日却要败在对方二阶武者剑下,日后必成同门师兄弟眼中的笑柄……”
此人在即将落败之际,心中泛起的居然是如此怪异的想法。
“助手!”
“剑下留人!”
两道声音不约而同的从三寒宫武者身后的海面上传来,同时破空而至的还有一道银灰色的寒芒。
关键时刻,济州方向再次有援手赶来,而这一次来得是驻守在附近海岛之上的三阶武者。
那银灰色的寒芒直奔少女三人的合击阵势而来,显然是要逼三人退避自保,以救下己方同门的性命。
然而不等那银灰色的寒芒袭至身前,便已经被掠过海面伴随着一声尖啸的箭矢击中。
“当——”
一声震耳欲聋的金铁交鸣之音在海面上炸开,箭矢当即崩飞,可那一道寒芒也同样落空。
不过紧跟着又有“噗通”一道落水声传来,却原来是危急关头,海圆圆手下留情,只以剑脊将那三阶武者抽飞砸落进了数十丈外的海水当中。
而在此时,海圆圆等三名少女所站立的海面之下,正是她们发现的那座怪异的海下“岛屿”所在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