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言情 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 ptt-第一百九十四章 一言九鼎相伴

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
小說推薦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药妃倾权:王爷吃枣药丸
温氿听到温訾厉细声细语的安抚时,哭得更加大声了。
温訾厉也并没有阻止她,等她哭够了,替她抹一抹满脸的眼泪。
温氿像是才缓过来,她在自己父皇的怀抱里抬起头来,对温訾厉说,“父皇,小氿……小氿好像做错事了……”
这还是头一遭温氿会说自己做错了事情的。
以往就算温氿知道自己做错了,也断不会认错,而她与生俱来的尊贵身份,也不需要她向谁认错,所以认错这种事像是根本不会出现在她身上一般。
而今日温氿却如此反常,这叫温訾厉在隐隐欣慰的同时又在脑中敲响了警钟。
温氿会这般反常,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这事很有可能就发生在宁嵇玉的身上,也只有宁嵇玉有这个本事,让他的女儿哭成这个样子了。
温訾厉也是爱过人的,自然知道爱一个人是什么滋味。
自己的所有,包括心情、表情、神思有时甚至生命,仿佛都牵挂在那个人身上。
他可以说温氿不懂爱,但不能说温氿不爱宁嵇玉。
因为温氿现在的一颗心,就是系在宁嵇玉身上的。
她会因为宁嵇玉的主动靠近而欣喜万分,也会因为宁嵇玉的排斥而低落上好久。
这一切,他这个做父皇的,自然是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别说他日后要让宁嵇玉在他面前低头了,恐怕再这样下去,他恐怕都要为了温氿主动对宁嵇玉低头了。
只求他能让他的宝贝公主开心一些。
优美言情小說 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 起點-第一百九十四章 一言九鼎熱推
温訾厉作为一国君主,却出乎意料的不喜欢打打杀杀,以前是为了自己的母妃,自己的爱人,不得不去斗争,去争夺那一个唯一的,至高无上的位置。
可抢到了那个人人觊觎的位置以后,他却并没有想象中那般痛快,母妃逝世后,他只感觉到了无边的寂寞与空虚。
而这寂寞,却是被温氿的降临所填满的,他又找到了自己的需要庇护的人。
但祸事也随之而来,在温氿降生后不久,
温离晏其实并不是他的孩子,而且他皇兄的嫡子,但他自小就和温氿一起长大,温氿认他做哥哥,他为了保护他,不让他皇兄留下的最后一个血脉消失,也让他回了皇宫做皇子。
但他没想到,温离晏看似温和,野心却不比他的皇兄小。
他不满足于一个小小的皇子,他想要去争,去斗,去打下更广阔的一片天地。
温訾厉没有阻拦他。
人各有志,只要温离晏为自己谋利的手段是可取的,他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可巫蛊之术却不在此范围。
他原本是极为反对温离晏使用这种手段的,这种手段虽然看起来自己是操控者,但没准那一天,自己就是被伤害了的那个人。
就如现在一样。
温氿借助那**,获得了一场镜花水月,抢夺了原本该属于别人的爱强压在自己身上,营造出宁嵇玉爱她的假象。
可镜花水月到底只是镜花水月,如今镜子破了,那水中月也碎成了千片万片,什么都不剩下。
温訾厉又不是什么愚昧之人,他能做到如今这个位置,在那场残酷的斗争之中存活下来,成为最后的胜利者,坐上那个至高无上的位置,自然有他的手段。
温氿以为这一切都能瞒过他,不得不说这孩子还是太过单纯了一些。
其实温訾厉通过种种迹象,早就知道宁嵇玉已经恢复了记忆了,人的喜爱是装不出来的。
宁嵇玉一看就不喜欢他的公主,他只是将计就计留在温氿的身边,图谋自己的事罢了。
但这件事从现在看来,倒是看不出是好是坏,至少如今温氿已经知道反省,也懂得认错了,只需要稍加引导,温氿会成为一个好孩子的。
以前是他太过放纵自己的女儿,如今倒是该教会她一些事了。
“小氿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事?”温訾厉神色中读不出严厉,依旧是一派的温和慈爱。
这也鼓励了温氿敢将她犯的错说出口,“小氿不该爱上不该爱的人,也爱错了方式……那**如同父皇所说的那样,确实是个害人的东西,温氿不该用的……”
“你能懂得这些父皇很欣慰,寡人的小氿长大了,懂事了。”
温氿擦去泪水,“父皇不觉得小氿是个坏女人吗?小氿之前做了很多错事。”
“怎么会?小氿永远都是父皇的宝贝公主。”温訾厉轻声哄道:“好了寡人的公主殿下,快把你的脸擦了擦吧。”
温氿一股脑地点着头,乖乖擦干净了脸。
等她擦好后,温訾厉却忽然说道:“可是宁嵇玉寡人是不会放过他的,他利用了寡人的公主,寡人一定要让他付出代价。”
“不要啊父皇!”温氿听言一下就急了。
虽然宁嵇玉不爱她,但她还是不想让宁嵇玉受到伤害,还是因为她的缘故,这比让她自己受罚都难受。
“父皇,你就放他回去吧,小氿已经不喜欢他,不需要他了,让他回那个楚国和那个穆习容过去吧!小氿不想再见到他了!”
“小氿真的想通了?”温訾厉认真问道。
温氿用力点了点头,“我已经想通了!”
温訾厉沉沉盯着他,温氿却好不退却地与他对视,仿佛一旦她退却了,宁嵇玉就会受到伤害一样,“那好吧,寡人听小氿的,这次就先放过他。不过……放他回去之前,寡人要先见他一面。”
“父皇见他做什么?”温氿立刻紧张兮兮地抓着温訾厉的手道:“他没什么好见的,父皇别见了吧?父皇日理万机,可别因为他耽误了国家大事啊。”
“你这小混账真是胳膊肘往外拐!”温訾厉又气又笑地用力点了下温氿的鼻尖。
温訾厉严声道:“不过这一面,不管如何父皇都是要见的,这次你怎么说都没用,不然,父皇就直接派人去把他抓起来,让他永远也别想回那个楚国。”
“好吧……”温氿见父皇如此坚定,恐怕是改变不了他的决定了,她只能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父皇身为一国君主,更是该一言九鼎,不能食言。”
“你就放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