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小說 《我在西北開加油站》-第933章 管理日常【求票求訂閱】讀書

我在西北開加油站
小說推薦我在西北開加油站我在西北开加油站
回到加油站。
刚进营业厅,陈牧就看见自家的俩婆娘坐在一起,围着桌子上的一盘膀蹄大口大口的吃着。
这大白天的……
搞什么搞啊?
陈牧皱着眉头走过去:“还没到午饭时间呢,你现在就开始吃起来了啊?这算是……早饭还是午饭啊?”
“就等着你回来呢,嗯,你也吃点!”
维族姑娘招呼了一声,嘴里继续啃着膀蹄,一点仪态都没有
看了看挺着大肚子的婆娘,身上穿着看起来像是要出门的衣服,手边还有一个行李箱,陈牧问道:“你要出门?”
维族姑娘点头:“嗯,到医院待产去。”
“去医院待产?”
陈牧又惊又喜,忍不住转头看向一旁的女医生。
女医生点点头:“她说要去医院待产,让我送她去。”
“这是怎么了?昨天不是还劝你,你都不听的吗?怎么今天就说要去医院待产了?”
陈牧觉得有点跟听天书似的,看着维族姑娘,也不知道她的脑子究竟是怎么转过这个发夹弯的。
之前他和女医生都一直劝,让维族姑娘去医院待产,那样安全,可维族姑娘就是不肯去,死也不肯去。
今天却突然说愿意了,这可真让陈牧有点摸不着头脑。
维族姑娘瞥了陈牧一眼,倒是流露出一丝“你傻啊”的神情来:“之前公司这边的事情多,我怎么走得快?现在总算可以腾出手了,我当然得去医院等着了,不然万一宝宝出了什么事儿,我怎么对得起宝宝?”
“不是……”
陈牧还是有点想不明白:“之前你的事情多,现在你的事情就不多了?为什么你现在就腾得出手了?”
维族姑娘说:“你什么都不懂,之前我一直为了我们的温室系统调教的事情发愁,哪里脱得开身?
现在王工来了,第一天就把我们头疼了很久的高压喷雾系统给调试好了,这几天正在调试二氧化碳增湿系统,眼看着我们这个项目的进度进展这么快,我当然就不需要再担心了。
嗯,总算是可以安安心心的去医院待产了。”
原来是这样……
陈牧终于明白维族姑娘的脑瓜子究竟在用一个什么方式运转。
王坚来到牧雅担任温室技术部的总工程师以后,温室系统的建造项目正式步入正轨。
之前调试不好的高压喷雾系统,在他手上只花了一天的时间,就调试完成,这已经完全证明了他的技术水平。
现在,他正在一点一点的把其他的系统配置好,建造出来。
虽然因为他才刚来,需要时间慢慢和团队磨合,也需要时间慢慢熟悉牧雅林业的各项专利技术,可是只要有像他这样懂技术的人坐镇总工的位置,统筹全局,这里面就不存在什么太大的难题。
之前牧雅林业的窘况,就是在这方面没有一个主要的负责人,所以才会发生的。
陈牧想了想,说道:“好,我也去收拾收拾,陪你去医院。”
“你陪去医院干什么呀?”
维族姑娘看着他说:“我是去待产的,又不是去了就生孩子,谁知道要待产几天啊?你还是老老实实呆在林场里,盯着这一摊子吧,让曦文陪我去就行了。”
陈牧转头看了看女医生,女医生点点头:“没错,你留在林场盯着吧,我去医院陪着阿娜尔就行了。
反正她要是有什么动静,我第一时间通知你。”
陈牧想了想,觉得维族姑娘说得没错,这只是待产,又不是去了就生,他去陪着没用。
反倒是温室项目这边摊子很大,需要人盯着,总不能什么事情都丢给左庆峰,自己去当甩手掌柜。
“那行,我留守吧!”
陈牧点点头,又说:“你自己小心点,别咋咋呼呼的,要多听曦文的话儿。”
“行了行了,别婆婆妈妈的了……”
维族姑娘随着怀孕这一段时间肚子越来越大,饭量也见长。
她啃完手里的膀蹄,吮了吮手指头,有点意犹未尽的说:“要是能来碗面就好了。”
女医生瞥了她一眼:“我看你还是算了吧,血糖那么高,还想吃面?”
维族姑娘撇撇嘴,不吭声了。
陈牧偷偷的给女医生顶了根大拇指。
现在家里能治住维族姑娘的,就只有女医生了,女医生说什么她都乖乖听着,不敢顶嘴。
倒是这话儿如果是陈牧说的,恐怕早就被顶翻天了。
吃完这顿不知道该算是早饭还是午饭的大餐,维族姑娘和女医生领着她们的秘书和女保镖离开了加油站,直接去了X市,准备在医院里待到生产结束。
陈牧又放下了一件心事,自顾自去了温室项目建设地点。
目前,300亩的温室已经初见规模。
建造温室项目,首先要做的是搭支架,把整个温室建起来。
这是第一步,也是最没有技术含量的一步。
不过为了能让温室能抵受强沙尘暴,所以全部采用钢构,对玻璃也有特别要求,所以花费并不小。
之后就是在温室中配置和铺设各种系统,这里面牵涉到所有系统的调试,非常繁复。
在这个过程中,稍有一个环节做不好,就有可能会影响整个项目的进度。
之前高压喷雾系统的调试出问题,就让整个项目停了下来,白白耽搁了大半个月。
直到王坚来了接手,一切才又恢复过来。
目前,所有温室支架都搭建好,玻璃也安装上去。
整个项目就建设在稻法自然的育秧温室后面,连成一片。
如果这时候从高空看下去,整个温室就像是一个巨大的玻璃壳子,正正方方的罩在荒漠上,会显得特别壮观。
走进温室,陈牧远远的就听见王坚在和“徒弟们”说话:“这几天我一直在研究我们的这一套温室系统,其中包括了自动化控制系统、生物防控系统等等……和传统的温室不一样,每一个系统都关联到好几个环节,所以想要做好系统的调试,就必须把整个温室系统都弄明白,真正弄懂里面的这些程序……”
陈牧放轻脚步走过去,才发现王坚和其他人围坐在一起,王坚为“徒弟们”讲解一些技术上的要点。
这些东西陈牧不懂,不过看得出来“徒弟们”都听得很认真。
王坚看见陈牧,稍微点点头,没有停下来。
陈牧找了个位置坐下,安静等待。
原本做这个项目的,技术比较好的几个人,都是吴明的徒弟。
不过因为王坚是吴明推荐过来的人,而且他的技术甚至比吴明更好,所以这些徒弟现在也就成了王坚的徒弟。
另外还有一些招进来的人,大都是一些应届毕业的大学生。
现在市面上也就只有这些新人愿意跑到巴河镇来……环境恶劣这一点,算是牧雅林业现在在招人方面面临的最大挑战。。
过了一会儿,王坚终于“讲完课”,让徒弟们都去干活。
他走过来和陈牧说话:“陈总,有事?”
“没事。”
陈牧摇摇头,笑道:“我只是过来关心关心,看看王工您习不习惯,有没有什么需要我为你做的。”
王坚笑了笑,摇头:“干了这一行,就习惯了呆在各种工地,也没有什么习惯不习惯的,我都能适应。”
陈牧了解王坚的情况,之前因为坐牢,老婆早早就跑了。
目前的家庭情况是家里只有一个儿子和老父母,目前正在穆齐市。
“哈,王工,您适应是适应了,可适应得好不好,是不一样的,我关心的就是这个。”
陈牧一边说话,一边把一份打印出来的电邮递给王坚。
“这是什么?”
王坚下意识的把那张纸接了过去。
陈牧说道:“上次听小魏提了一句,说王工您家的小子准备念高中了,之前因为您一直忙工作,也没空管孩子,所以中考不是很理想,分到不怎么样的学校。”
指了指那电邮,他又说:“我托人问了一下,帮您的孩子联系这所高教附中,据说在穆齐市算是数一数二的学校了,您可以让您家里人尽快去联系学校,为孩子办理入学手续。”
“啊?”
王坚怔了一怔,眼睛都有点瞪圆了。
陈牧笑了笑,又说:“不是有意要跟您谈钱市恩之类的啊,主要是您的孩子要进这所学校,按规定是每年要缴纳两万元赞助费的,这笔钱就当是公司对您个人生活的补贴,钱会在明天打进您收工资的那个银行卡里,您注意查收一下,到时候孩子去学校办理入学的时候顺带缴纳了。”
王坚回过神来,拿着电邮,脸上的神情有点复杂,嘴里忍不住轻声骂了一句:“小魏那个臭小子,一辈子都管不住嘴巴!”
小魏也是刑满人员,是一个还没毕业的大学生,当初因为说话冲,和人争风吃醋吵起来,最后打伤人进了监狱,算是管不住嘴巴把前途断送的典例。
不过他命好,在监狱里遇上了王坚,出狱后跟着王坚工作,因为文化水平比较高,是王坚之前公司里唯一学到了技术的人。
王坚公司的其他刑满人员,都到帕孜勒的农药厂去了,只有小魏跟了过来,算是王坚的助手➕徒弟。
这件事情其实是之前维族姑娘听小魏说的,回头才和陈牧说了一句。
陈牧听说以后,立即亲自去弄这件事情。
这份电邮就算是确认信,上面有学校校长的联系方式,他特地打印出来给王坚。
找学校这样的事情对普通人来说或许很难,可是对陈牧来说就是一句话的事情。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他给疆齐省主管领导的李秘书打了个电话,说明了一下具体情况,这件事情就很轻松的办妥了。
“王工,其实遇到这样的事情,你真的可以和我说。
我没有向你炫耀的意思,这件事情我打了两个电话,花了半个小时就办好了,并不是麻烦的事情。”
陈牧稍微解释了一下自己办这件事情的过程,主要是想说明自己真的是举手之劳,然后才语气真诚的说:“王工,你能够下决心到我们这里来,大家都非常感谢,所以像这样的事情,我希望你以后可以和我们说……嗯,不管您在工作上或者生活上遇到什么事情,都可以说。”
王坚听了陈牧的话儿,明显情绪上有点感动,他没想到陈牧能不动声色的为他做了这件事情。
他是技术人员,并不太擅长表达情感,只是语声有点沙哑的点头说:“陈总,谢谢你,真的非常感谢。”
陈牧摆摆手,笑道:“王总,我不是故意给您煽情啊,也不是收买人心,只是想着您既然大老远跑到我们这里来,和我们生活在一起,以后大家就都是自己人了,就算不能处成家人,至少也是工作上的伙伴,大家亲近一点相互会更好。”
“好,我明白你的意思了,陈总。”
王坚点点头,想了想以后说道:“以后再有什么需要麻烦您的事情,我一定会主动找您的。”
“这就对了!”
陈牧哈哈一笑后,说道:“那没事了,王工,您忙吧,我先回办公室去了。”
……
过了没两天。
陈牧就得到管小粒的汇报,说是宏盛、威图和发记那三家找了代表律师,想要和牧雅林业谈和解。
他们愿意把偷卖树苗的钱如数交还,并认错。
“这样的条件,如果放在之前供应商大会那天,我可以接受,可是现在想都别想了。”
陈牧冷哼一声,对管小粒说:“你告诉他们,让他们在最大的几家媒体登报道歉,同时还要额外赔偿我们合同上已经定好的违约金……还有,每家两百万罚金,只要钱交了,我就放他们走。”
“老板,你这个……太狠了吧?”
管小粒听了,忍不住说了一句。
他现在对左庆峰的时候喊左总,对着陈牧的时候,则学着张新年和小武他们喊老板。
“狠吗?我觉得一点也不狠。”
陈牧理所当然的对管小粒说:“偷卖树苗的钱本来就是我的,不该还回来吗?
登报道歉不过分吧?
违约金也很合理啊,谁让他们违约在先?
至于那每家两百万罚金,才是真正的我们和他们和解的条件,不这样还怎么叫做杀鸡给猴看?”
管小粒沉默了一阵,问道:“那我就这么直接和他们说?”
“就这样说,愿不愿意是他们的事情,不过你可要和他们说清楚了,这是最后的机会,如不接受的话,下次就不用再谈了。”
微微顿了顿,陈牧冷笑着说:“你记得要和他们说,市里我已经打好招呼了,保证这一次处理他们的案件,法院那边绝对又快又公正,你原话和他们说。”
“我知道了!”
管小粒明白了,点点头准备离开。
“你等等……”
陈牧想了想,叫住这位年轻的总助:“你小子别有心理负担,这是他们不对在先,我们必须下狠手,不然以后供应商那边就不好管了,你自己回去体会一下。”
管小粒沉吟了一下后,语气变得坚定起来:“我说了我知道了,你不用给我解释这么多。”
“好,那你赶紧滚吧!”
陈牧挥挥手,嘴里轻轻嘟囔:“你要不是我大侄子,以为我愿意和你废话?”
听见这话儿,年轻总助的脸都有点黑了,鼻腔里冷哼了一声,转身走出了老板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