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言情小說 無量劫主 起點-第一千一百六十八章 改變歷史展示

無量劫主
小說推薦無量劫主无量劫主
站在那处节点前,陈安并没有直接进入,而是往上游的方向又前进了几分。
那处节点是他当初离开七神时代的位置,以对世界的主观认知进行调整,如果从那里进入就会发现他其实从未离开过,还会在紫微星主的洞天之中出现。
现在的他没必要再回到那个时间段,这次回来的主要目的其实是找寻最后一颗七曜晶石。
现在他手中的七曜晶石有属于相柳的癸水晶石,属于太乙救苦天尊的乙木晶石,属于摩罗的离火晶石,属于幽冥的玄阴晶石,还有他和大将军的七彩晶石。
阴阳五行祭灵阵的阵脚共分阴阳五行七个位置,现在还缺元阳位、庚金位和戊土位。
他和大将军王的七彩晶石可以填充在任意一个位置之中,也就是说,他只要找到这三者中的任何一者,都可以完成阴阳五行祭灵阵的填充。
据他所知,七神时代的开始就是紫微星主与末代天帝一战的结果。
紫微星主的力量核心是星辰之力,可化戊土晶石;末代天帝执掌天庭为天地正阳,则能演化元阳晶石。
也就是说,祂们两个,无论陈安干掉谁,都能凑够阴阳五行祭灵的材料。
当初被紫微星主摆了一道,陈安表面不露,心里实际上还是有些窝火,如果可以他非常希望拿紫微星主开刀。
如今,他好不容易将邵思齐的身体炼化到不惧时空风暴的层次,可以任意穿梭时空。
当然不会回到七神时代,那个一切尘埃落定的时候。
在那里,紫微星主遁逃,天帝分裂为七神,想要从他们身上拿到一颗晶石简直难如登天。
不过既然知道七神时代是由紫微星主和天帝一战而开创,那么直接回到两者一战之时,捡个便宜岂不快哉。
陈安这么想着,也就这么做了,根据之前从各种史料记载,神话描述中获得的信息,他就这么站在时空漩涡之中开始推算。
很快就以他离开时的节点为基,计算出了这两个家伙具体战斗的时间节点。
然后他也不迟疑,一步迈出,直接撞碎面前的时空壁垒,深入到那个时代之中。
这里的环境看起来相当恶劣,天地灰蒙蒙一片,泛着硫磺味的岩浆肆意的分割着大地。一些奇异扭曲的怪物在其中跳跃行走。天空中,类似巨龙的生物,舒展着肉翼缓缓划过。
陈安根本没去关注这些,他的目光穿越空间,第一时间落到造成这一切的源头上。
那是两道超越山峰般的巨大身影,一者星光环绕紫气氤氲,一者头顶骄阳至光至正。
两者相遇没有任何的花哨,互相之间拳拳到肉,进行着最简单的力量碰撞,似乎就打算用这种最原始的方式分个你死我活。
陈安心下了然,明白这两个家伙应该是无法抗拒幽元天末法末运的消融力量,在跌落半步道主的境界层次后,又失去了理智。
才会像野兽一样,用这种野蛮的力量决一生死,一如当初的相柳。
两者之间甚至从不曾有什么深仇大恨,仅仅只是失去了理智,剩下最原始的破坏欲望,又在力量的相互吸引下靠近,才产生了这么一场大战。
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無量劫主-第一千一百六十八章 改變歷史
一时之间,陈安恍惚明白,太乙为什么能够下定决心入灭了。
不过,陈安对面前这两货显然没有什么怜悯之心。
他悄悄埋伏到一边,观看着两人的战斗,等待时机,想要将这两货都一起给收拾了,至不济也要留下紫微这孙子,一报当初之仇。
因为两者之间的战斗搅乱了时空,这片地域几乎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
也不知过了多久,两人的战斗渐渐达到白炽化。
每一拳每一脚都能带走对方身上一块闪耀着星屑光芒的血肉。
这些血肉落到地上,被那些侥幸在这恐怖余波中不死的怪物啃食,造就了无数气息强悍的存在。
陈安看在眼中,有些明白了为什么后世的七神时代,会有这么多不属于七神教会,却拥有着相似力量的奇术师了。
估计紫微和天帝的力量就是这么泄露的。
陈安手中暗暗凝聚着一柄光刀,光刀明灭不定,似有型,似无相,没有任何的力量波动或杀意产生。
一切仿佛存在,又仿佛不存在。
到了陈安这个境界,可以用做战斗的只有自身的本质,神通秘术都沦为二流。紫微、天帝那种最原始的碰撞,都比你来我往的斗法要强,虽然伤敌一千,自损八百,但却是立分生死的不二选择。
陈安此时也没玩什么花样,仅仅只是将无量相变的神通融入血月一刀之中。
这一刀不谈威力,光论诡异莫测绝对诸天最强。
天空一轮淡淡的月牙显现,陈安瞅准机会对着紫微星主背后就一刀斩出。
这一刀有血月弧光斩,斩断因果,泯灭轮回的力量,却没有那种杀气肆意的张扬,是陈安与大将军王一战后的领悟,是更贴近他本性的刺客一刀。
只是面对这一刀,正纠缠一处打的你死我活的紫微星主和末代天帝却仿佛有了某种感应,祂们竟然同时停下手来,一起转过身迎着陈安的刀光而来。
陈安一愣,接着像是想起了什么,脸色大变,连忙收刀。
好在此刀已贴近真灵,收发由心,刀光一转舍弃紫微星主先将末代天帝斩成数段,后又将闪避不及的紫微星主重创,方即收回。
收回之后,陈安面上黑气一闪,吐出一口金血,忙不迭的退出这处时空节点。
他又被紫微星主摆了一道。
不,不应该说是被紫微星主摆了一道,只是他自己不小心。
按照原有历史的发展,紫微星主和末代天帝一战,前者重伤沉眠,后者彻底入灭遗落七份力量成为七神。
陈安第一次拥有左右时空的力量,有些自大,没想太多,就往这处历史节点,准备截杀紫微星主。
原本拥有游走混沌时空的力量,陈安并不惧怕改变历史,扭转幽元天命运长河这条小支流所产生的反噬。
认为这是一个摘取最后一颗曜石的最简便方法。
可他却忽略了一点,紫微星主重伤沉眠,末代天帝化身七神,这个事件是他曾亲身经历过的,真灵认可了这一历史事件。
所以,他除了要面对幽元天命运长河的反噬外,还得抚平真灵的自我认知矛盾。
逆转命运长河,改变历史是清净天道主的专利,陈安自然从未进行过类似的操作。
虽然知道以大罗天的修为这么做,存在着极大的风险,却并不清楚具体的风险所在,只以为能抗住命运长河的反噬就好。
他自忖诸天万界那条庞大的命运长河他目前是撼动不了,但仅仅只是幽元天这条小支流还是可以试一试水的。
成了,就可以十分省事的拿到最后一颗晶石,还能报紫微星主的一箭之仇。
有着这个诱惑在,他就毫不犹豫的出手了。
可当真正出手之后,才发现事情有些不对,一股大祸临头的恐怖预感袭上心头,他瞬间明白了出了什么问题。
在这千钧一发之时,他急中生智,在不违背自身真灵认知的情况下,刀斩天帝,重创紫微星主。
这样既摆脱了两个因为皓月气息出现而狂暴的家伙的纠缠,又以最小的代价让自己脱身而出。
在原本的历史轨迹中,天帝入灭化身七神,紫微星主遭受重创沉眠,是陈安真灵的认知。
在不违背这个真灵认知的前提下,稍作改变,将两者互相重创,变成了陈安插手。
这样,除了强行扭转命运长河的反噬外,起码他的真灵认知不会被颠覆。
否则若真灵认知被颠覆,他真灵必被重创。
到了他这个层次,就是金身损毁都有办法重新凝聚,可一旦真灵被重创,那么不死也得修养千万载才能恢复。
而他若浪费千万年的时间,那天机和大将军王帮他跳过广法、大罗两重天的安排将尽付东流。
他几乎也可以说是从天玄备选中除名了。
后悔药这个东西,不止凡人期盼,就是到了陈安这个层次,也对改变历史,扭转过往有着异样的执着,所以才会忍不住诱惑做下这等事情。
经此一事,他也算是受到了个教训,明白了为什么连清净天道主都不敢轻易的改变历史扭转过往,这其中的操作实在是太过凶险,一个不好就是万劫不复。
这还只是幽元天一个小支流,若是诸天万界的命运长河,别说巅峰真灵了,就是其中正常的反噬,陈安都撑不住。
怪不得大罗天尊已经有了回溯时光的能力,金身也能扛住时空维度的侵蚀,却少有几个敢于这么干的。
诸天万界的大能只敢布局未来,不敢扭转过往,却也有这番考量在其中。
记住了这个教训,陈安毫不犹豫的退出这处节点,最后的余光看见天帝的残躯被五个怪物分食,一切又在命运长河的修正力量下,回归到了正确的历史上。
陈安轻叹了口气,退回到时空漩涡之中,却因为遭受重创,差点被一阵刮来的风暴吹裂身体。
他连忙调整感知,以存在附近时间段的思感化身为锚,锚定一处节点,撞开时空壁垒走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