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小說 我的鋼琴有詐討論-833. 真那麼巧?你說你沒事裝什麼逼嗎。分享

我的鋼琴有詐
小說推薦我的鋼琴有詐我的钢琴有诈
方小鱼刚从小提琴赛场赶回来,今天她又挣了100块。
所以她决定吃碗麻辣烫。
虽然放假也想回家,也想妈妈爸爸姥姥,不过能利用留在燕京当志愿者的这段时间和秦键上上课,还有钱挣,她也就打消了想家的念头。
更何况还是秦键主动问她要不要当志愿者。
“小鱼来了啊,怎么还没回家。”
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我的鋼琴有詐 愛下-833. 真那麼巧?你說你沒事裝什麼逼嗎。分享
阿香麻辣烫的女老板见亲切的招呼道,她对这个隔壁音乐学院的小女生印象挺深,嘴甜乖巧,经常来。
“过两天就回啦,阿香姐,”方小鱼笑嘻嘻的走了进来,一眼望去小小的店里没有别的客人,“今天人好少啊。”
“这不学校都放假了嘛,年年都这样。”
阿香从吧台里走了出来给方小鱼拿了果汁,“老样子?”
方小鱼接过饮料笑道,“嗯那,不要蒜,再辣一点。”
阿香:“上次还不够辣啊。”
方小鱼:“再辣一点啦。”
“只有你这妮子不怕上厕所难受就行。”
方小鱼:“嘿嘿。”
阿香正要转身,见又一个客人走进便上前热情招呼:“帅哥吃点什么,麻辣烫睡觉米线酸辣粉咱这都有。”
方小鱼下意识的侧头望去,一看来人忙起身惊喜道,“呀,宇哥!”
胖子也故作姿态的‘啊’了一声,脚上可没有半点迟疑的方小鱼走去,“啊,小鱼啊,好巧啊,你怎么来了?”
方小鱼被问的诧异,“我当然是来吃饭呀。”
胖子话一出口就意识到自己卖了蠢。
暗道大意!可恶!
一旁阿香一看两人认识,便对胖子熟络道,“你也快坐,想吃什么自己点。”
胖子借坡下驴的坐到了方小鱼对面,“小鱼你吃什么?”
方小鱼:“麻辣烫。”
胖子转头看向阿香,表现出了自己的善解人意,“我就要个和她一样的就好,做起来快。”
阿香一笑,“行。。”
“哎等一下阿香姐。”
方小鱼叫住阿香,对胖子道:“宇哥,我要的重辣。”
胖子自信一笑,心道能有多重,接着吹牛逼道:“我比秦键还能吃辣。”
方小鱼啊的一声,师傅能吃辣她是知道的,于是便没再说什么,直比起了一个大拇指。
胖子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嘀咕着“小意思小意思”
“你们聊着,我这就去做,一会就好。”
阿香转身进了厨房,这边两个人也聊了起来。
虽没有秦键在场,二人倒也不尴尬,一来已经吃过一次饭了,二来本身也是博尔的学长学妹。
方小鱼只是觉得这个师傅不在这个学长说话好快,她都没有机会插话。
“对了小鱼,明天决赛就结束了,你什么时候回南市?”
方小鱼刚准备说,胖子又突突的关心道,“坐飞机还是动车?”
见胖子停了下她才开口:“后天上午的火车,票已经买好了。”
“那真是巧。”胖子点头,“我也打算后天回,家里还有事等我。”
方小鱼:“哦哦,宇哥你这边忙完了吗?”
胖子深沉道:“差不多了,就等年后回来考试了,不知道这次能不能一次过。”
方小鱼点头,其实那天听秦键讲过之后,她挺佩服胖学长的,明明已经考到了海院,还肯花时间精力再考别的学校,如果是她的话,她肯定做不出这样的决定
“宇哥。”
方小鱼挥了挥手小拳头鼓舞道,“你一定可以的。”
胖子一瞬觉得自己的小心脏受到了千倍暴击,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
满身疲惫一扫而空,他要吃完麻辣烫继续回去练琴。
“谢谢你,我一定要考过来。”他下意识道。
方小鱼抿嘴一笑,“加油。”
这时,“麻辣烫来了。”
阿香端着两碗热腾腾的麻辣烫走了过来,“慢点吃哈你俩,烫。”
“辛苦阿香姐啦。”
方小鱼‘咔’的一声拆开了一次性筷子,吹了吹浮在汤面上的厚厚红油。
“嗯?宇哥你怎么不动筷子。”
胖子‘呃’的一声也拆开了筷子,只是面对这闻着就让人上头的辛辣味,他有点后悔了。
也不是后悔,是怕。
一口。
只一口。
胖子就出汗了。
方小鱼一边吸溜着一边问他好不好吃,胖子说好吃。
好吃是好吃,就是有点废水。
没吃一半他已经喝了两瓶快泉水了。
方小鱼见状没说什么,又给两个人叫了盘水饺。
有了水饺,胖子觉得好多了。
一顿饭吃完,胖子像洗了个脸。
这次他抢在方小鱼前面付了钱,24块。
“谢谢宇哥。”
“不客气不客气,前天都说好了我请,下次换个换个地方我再请你吃大餐。”
“哈,不用啦,今天已经请过了。”
“这哪行。”
两人说着回到了学校门口。
“哎小鱼,还没你联系方式,你平时用qq还是微信多?”
“都用,宇哥我加你。”
方小鱼主动拿出手机添加了胖子的微信好友。
三百斤的微笑。
顿了顿,“那,宇哥拜拜,明天见。”
“嗯嗯,拜,你回去好好休息,明天见。”
胖子依依不舍的看着方小鱼离去的背影。
他很想送对方回宿舍,可是没有开口的勇气。
待到对方走远了他偷摸跟上,最后见对方进了宿舍楼才安心离去。
他刚离开,一只凶狠的大花猫出现在刚才他停留的地方。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没有回酒店,胖子直接去了排练厅。
练笛儿。
刻不容缓。
又一个午夜降临,秦键披着外套从教学楼门走了出来。
一口新鲜口气让他感到舒适了不少。
看得出,今夜他的表情看起来还不错。
去操场上绕了几圈,他要规整一下思路。
接下来就是琢磨第二套改编方案了。
——
半小时后,当再回到教学楼前,他才注意到排练厅一楼的灯还亮着。
他以为胖子走的时候忘关灯了,走近才听到长笛声透过窗户传来。
欣慰一笑。
他没有进去,转身回了309。
夜空下,从南市来到燕京。
416二人组再次同框,为各自的目标努力着。
——
2016年1月15日,第七届华韵赛钢琴组总决赛即将在今天下午四时拉开帷幕。
距离开赛还有一个半小时,华院校园里胖子正和方小鱼说着话,
大约过了五分钟,秦键一身笔挺的黑色西装从教学楼里走了出来。
“键哥。”
“师傅。”
两人忙凑上打招呼。
秦键点点头像是不愿意多说什么,把车钥匙丢给了胖子,疲惫道,“一会儿你开车。”
“好的哥,你放心吧。”
对于胖子的车技秦键没什么不放心的。
——
胖子大概有这方面的天赋,开着导航一路平稳的向着国家大剧院驶去。
方小鱼主动坐到副驾,把后座全部留给秦键。
秦键一上车就睡着了,路上没人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