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開局簽到荒古聖體-第787章 姜聖依留在心底的秘密,玄月的掙扎與抉擇

開局簽到荒古聖體
小說推薦開局簽到荒古聖體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圣依姐,你的伤……”
看着姜圣依身上的伤势,君逍遥皱起眉头。
即便有圣体精血之助,姜圣依仍旧难以在短时间内恢复过来。
这时,虞青凝开口道:“莫要担心了,圣依只要完整地接受了瑶池洗礼,再炼化渡劫仙莲,她的伤势不但会痊愈,天赋和境界都会再次蜕变。”
“那就好,圣依姐,你快去炼化此地机缘,我倒要看看,谁敢与你抢。”
君逍遥目光环视一圈。
周围原本一群等着搜刮边角料的天骄,都是下意识地退后一步。
瑶池洗礼和渡劫仙莲虽然诱人,但也要看有没有命去拿啊。
在看到君逍遥对付神蚕公主等人的手段后,傻子才会惦念西王母机缘。
“无事之人,全都给我滚!”
君逍遥一甩衣袖,周围上千位天骄忙不迭向后暴退,急忙撤退,根本不敢停留。
只有羽化王,羽云裳等人依旧留在原地。
“圣依姐,你去吧。”君逍遥道。
姜圣依微微点头。
君逍遥为她所做的一切,她都看在眼里。
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開局簽到荒古聖體》-第787章 姜聖依留在心底的秘密,玄月的掙扎與抉擇分享
虽然在外人看来,她对君逍遥付出了很多。
但君逍遥又何尝负过她呢?
只是因为君逍遥有自己的路要走,暂时没有多余的时间去儿女情长罢了。
“逍遥,洛璃的事情别忘了。”姜圣依再度叮嘱道。
“明白的。”君逍遥微笑。
姜圣依闻言,看了君逍遥一眼,然后忽然上前,扑入了君逍遥怀中。
玉臂紧紧搂住君逍遥身躯。
那用力的姿态,像是要将君逍遥和她糅合在一起。
“圣依姐?”
“逍遥,下次……别再不辞而别了,我怕。”
姜圣依的嗓音,带着一丝淡淡的哭腔。
只有她自己明白,当自己一朝醒来,发现君逍遥已经独自一人踏上终极古路时。
那种深深的失落与悲伤,几乎将她的心都掏空了。
“抱歉,圣依姐,下次不会了。”君逍遥也是揽住了姜圣依的香肩。
这个成熟知性,不论在任何绝境之下,都能以坚韧之心去面对一切的女人。
却是因为他的不辞而别,而心伤落泪。
这足以证明,君逍遥在姜圣依心中,拥有绝对中心的地位,是任何人都比不上的。
看着那互相拥抱的一对璧人,羽云裳不知为何,忽然感觉,自己的一见钟情,是那么的肤浅。
她眼圈同样红了。
“好了,逍遥,你去吧,去找洛璃。”姜圣依有些不舍地松开了玉臂。
蝶翼般纤长蜷曲的眼睫毛上,挂着一滴晶莹的泪珠。
她莹彻美眸凝视着君逍遥,有些欲言又止,似乎有什么想说的。
“算了,还是别告诉逍遥吧,省得徒惹他担心。”姜圣依心里暗叹。
她本来是想将幻境中看到的西王母与无终大帝的事情告诉君逍遥的。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因为那有可能是练成先天圣体道胎的一条途径。
君逍遥完整版的荒古圣体已经够妖孽了,若是再练成先天圣体道胎,那绝对前无古人,万世无双,连无终大帝都难以与其相比。
不过一想到这样可能让君逍遥为她担心,姜圣依还是没有多言。
这算是她留在心底的一个秘密吧。
如果真有那么一天的话……
姜圣依对着君逍遥露出一个苍白的笑颜,什么都没说,然后转身进入了瑶池。
阔别许久的见面,仅仅只是一个拥抱,就足以包含一切。
“君兄,你可以放心去,我倒是不介意在这里多待一段时间。”羽化王微微一笑道。
“多谢了。”君逍遥点头。
他明白,羽化王是想在此为重创的姜圣依护法。
有羽化王这位无上禁忌天骄在,想必也不会有什么不长眼的天骄来打扰姜圣依修炼。
“放心吧,有我们在,不会有人打扰她的。”羽云裳喊道。
“嗯,多谢。”君逍遥俊颜露出一个淡淡微笑,对羽云裳微微颔首。
羽云裳看得心底一甜,俏脸一红。
果然……
她还是想当君逍遥的二房!
君逍遥离去了,前往生死门,去探寻姜洛璃的情况。
羽化王和羽云裳,则是在此,为姜圣依护法。
化为了本体的神蚕公主,也是变得老老实实了,她的生死命脉都在姜圣依手中。
不过相比于其他人,神蚕公主能留一条命已经是万幸了。
“没想到那诛仙盗竟然能够逃走,不过凭借她的力量,也对付不了君逍遥吧。”神蚕公主心底一叹。
在经过君逍遥的毒打后,她算是彻底服服帖帖了。
另一边,在一处隐蔽的古洞之内。
一道纤细身影,跌跌撞撞闪入其中,赫然是诛仙盗玄月。
她一只手扶着洞壁,另一只手摘下了脸上戴着的鬼脸面具。
摘下面具的刹那间,鲜血淋漓落下。
一张染血的容颜,显露而出。
五官精致绝伦,眉目般般入画。
这是一张足以让任何男子都为之心动的俏脸。
恐怕所有人都想不到,这位手染无数天骄鲜血,残忍无情的诛仙盗,在鬼脸面具下,竟有一张这样绝色的少女容颜。
整张脸,分外娇美绝伦,只是肌肤一样苍白如雪,没什么血色。
而令人在意的,还有她的眼角,有着一点血泪痣。
就像是一滴落下的血泪。
这一点血泪痣,令得少女本就精致娇美的容颜,更多了几分凄美和楚楚动人。
此刻,玄月在咳血,跌跌撞撞来到洞穴深处的血池,一头栽倒在其中。
漆黑的秩序神链浮现而出,吸收着血池内的各种宝血。
玄月的伤势这才稳定下来。
“君逍遥……君逍遥……”
玄月嘴里,反复念着这个名字,像是魔楞了一般。
不仅因为,君逍遥是第一个,这样伤了她的人。
更因为,那眼角眉梢所流露出的熟悉感。
当看到君逍遥为了护住那个雪衣女人,以冷漠无情的眸光注视着她,对她出手时。
玄月感觉很刺眼,说不出是嫉妒还是什么情绪,心像是被针扎一般疼痛。
那种感觉,就好像是本和自己最亲近的人,却被别人抢走了,还反过来伤害自己。
“不……他不是,只是错觉罢了,哥哥已经死了,被我亲手杀死了……”
玄月抬起微微颤抖的玉手,被沉埋的过去,如梦魇一般再度翻涌而出。
她并不相信世间会开出第二朵相同的花。
只是,彼岸组织的那个女人对她说过,只要她能成功,就能前往异域彼岸帝族的往生轮回洞。
说不定能够弥补过去的遗憾。
但想要使自己极致蜕变,登临绝巅,就必须要融合各种无上体质。
而先天道胎和荒古圣体,无疑都是最顶级的无上体质。
加上她还融合了证道帝印,是逆君七皇之一。
也就是说,她注定要与君逍遥生死敌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