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异能 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 ptt-第二百九十四章:蘇家小子分享

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
小說推薦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摄政王妃竟有两副面孔
平德街的一条小巷子里,苏景佑和万沛儿乔装站在一家不打眼的铺子门口,铺子名叫“久食”。
从以前的一个小摊子,到如今的久食铺子,倒也算得上是真正的“久食”了。
“真的还在……”万沛儿站在外头瞧了好一阵子,直到看到熟悉的老板,她才确定这真的是从前的那个小摊子。
不过几年前的老板是独自一人,如今青年长成中年,身边还多了一个风风火火的老板娘。
见万沛儿目光闪动,苏景佑只定睛看着她的模样,两人一个抬头打量着铺子,一个看着身边的人,谁都没有注意到老板看向了他们。
“两位……”
久食铺子不大,更算不上红火,来这铺子吃捞烫的多半是住在附近的熟客,是以门口忽然出现两个生面孔,且只站在门口鬼鬼祟祟,也不进门,自然是十分显眼的。
老板没迎出来,只站在门口看着两人,听见老板的声音,万沛儿率先反应过来。
“老板…”万沛儿朝着中年人笑起来:“这里还是卖捞烫吗?”
中年人一愣,铺子自然还是卖捞烫的,不过听这个女客的意思,她是以前来过?
超棒的玄幻小說 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笔趣-第二百九十四章:蘇家小子看書
将万沛儿上下打量了一番,中年人着实想不起来自己的铺子什么时候来过这般俏丽的女客,且通身的气派,虽是穿着简单,一举一动看着却贵气。
半晌中年人也没想起来这两人的来历,他只笑道:“自然是卖捞烫,我没别的本事,也就这点手艺可以糊口了。”
苏景佑上前一步:“里头还有座吗?”
实则万沛儿和苏景佑出来得很早,铺子里头这会儿人不多,加上捞烫的铺子也不像酒楼饭馆那般人来人往,中年人一愣,立马点头:“有的有的,当然有。”
说着,中年人作势迎了苏景佑和万沛儿进门。
铺子里头果然没多少人,苏景佑和万沛儿便寻了一个最靠里的位置坐下了。
“想吃些什么?”一落座苏景佑便问万沛儿。
此时的万沛儿神色明亮,失子之痛短暂地消散了片刻,她恍惚还是多年前未出嫁的闺阁少女,眼中带着憧憬和希望。
万沛儿瞧了一眼周遭稀稀散散的几个客人,想从他们的桌上选一选想吃的东西。
不等她选好,苏景佑已经朝着侯在一旁的中年老板道:“铺子里卖得最好最久的捞烫,各来两串。”
“啊?!”苏景佑说的话传到了万沛儿的耳朵里,她飞快地转回脸看向苏景佑,面露惊诧:“各来两串?那么多种,怎么吃得完?”
苏景佑没接万沛儿的话,只朝着中年的老板使了个眼色。
惯常若是两口子意见不一致,老板总是从中调解一两句,最后才会去上菜,可今日他自己也不知是怎么回事,这男客只看了他一眼,他便下意识就点点头下去了。
老板转过身走了两步,这才觉得不对劲,迷茫地挠了挠头,那男客行事做派,倒像是习惯了给人下命令似的。
又回头瞧了这奇怪的两人一眼,老板没能从记忆里找出什么熟悉的面孔来,只好下去准备捞烫去了。
如万沛儿所说,捞烫的种类实在太多,最后桌子上的捞烫上了满满一桌,果真是吃不完。
出入这种小铺子的,多半不会是大富大贵的人家,是以他们点了这么多东西,不仅是老板和老板娘十分惊讶,同在铺子里的食客也是频繁侧目相望。
捞烫还是原来的味道,只是万沛儿到底在宫中待得久了,吃东西已经习惯了只吃个五六分饱,苏景佑亦然,且还有别的食客频频看他们,最后一桌子果然剩下了许多,万沛儿将自己撑得厉害,最终还是没能全吃个干净。
临走的时候老板和老板娘皆是出门相送,脸上喜滋滋的,大约是苏景佑和万沛儿这笔生意,抵得上他们辛苦一天的成果了。
老板和老板娘是心满意足了,万沛儿却是撑得难受。
“早劝你吃不下就不要吃了,你偏不听。”
大约是撑得迷糊了,此时的苏景佑在万沛儿眼中又成了以前那个没什么存在感的小皇子,她也不再顾忌所谓君臣之别,而是直接白了苏景佑一眼。
“让你别点那么多,你偏不听,吃不下多浪费?何况你是——”
话头戛然而止,万沛儿这才惊觉苏景佑如今是天子啊,她的表情就立马收敛了起来,只撇了撇嘴,不再说话。
她眼里那道炙热的光消失得太快,也太明显,那忽然的收敛,像极了小狐狸见到猎人,飞快地收起尖牙利爪,只顾躲藏。
苏景佑觉得胸口闷闷的,不是痛,只是闷,好像有什么东西堵在喉咙里,他每一次呼吸都觉得压抑,心塞得厉害。
“沛儿……”苏景佑拉住身边人的手:“你还记得你以前叫我什么吗?”
苏家小子……
万沛儿心里默念,嘴上却是没说话。
那时他们都年幼,她的父亲是嘉义侯,手握重兵,而他只是一个没有声望的小皇子,即便后来他做了皇帝,可那时朝事还是摄政王说了算,他只是提线木偶。
是啊,那时她总笑话他是提线木偶,谁知道后来她自己反是为了这几个字而难过呢?
总之那时的她是耀眼的,而他是安静卑微的,她便肆无忌惮唤他苏家小子,带他逃过宮卫,在皇城中四处嬉闹游玩。
她总笑话他,欺负他,但也为了维护他呵斥欺软怕硬的宫人,为了带他出去玩挨了父亲许多顿鞭子。
原来一晃,那个耀眼的她已经走远了,如今她只能唤他“皇上”“陛下”。
“沛儿……”苏景佑飞快地朝着万沛儿靠近了半步,脸色有些焦急:“你忘了吗?”
半晌,万沛儿摇摇头笑起来:“苏家小子,你管得着我吗?我忘了又怎样?”
苏景佑眸色漾然,随即沉下去,没再说话。
当日晚上回宫后,曲宜宮寝殿里,榻上男人抵住女人,陡然说道:“我永远是你的苏家小子,你不准忘,这是天子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