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朕又不想當皇帝 線上看-335、臉皮厚熱推

朕又不想當皇帝
小說推薦朕又不想當皇帝朕又不想当皇帝
而且,看过三和大军攻城的他,也不疑他九皇兄与瓦旦人开战的能力,毕竟军中五品六品遍地走,真打起来,完全可以以一敌百。
火熱玄幻小說 朕又不想當皇帝-335、臉皮厚閲讀
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朕又不想當皇帝 爭斤論兩花花帽-335、臉皮厚讀書
林逸打着哈欠道,“做事情呢,有时候不一定需要动脑子,该莽撞的时候一定要莽撞,人不轻狂枉少年。
疏又何妨,狂又何妨,你说是不是?”
老十二硬着头皮道,“臣弟愚钝,还望皇兄明言。”
听他九皇兄的意思,一定要让自己杀了鸿胪寺卿陈敬之!
可是他怕啊!
陈敬之可是从三品!
自己要是随意给杀了,到时候引起公愤,他九皇兄拉他出来祭旗以平民愤怎么办?
他就冤枉死了!
不能死的这么不明不白!
“你这孩子,跟你说话咋就听不懂呢?”
林逸没好气的道,“给句话,行不行吧,不行的话,我就立刻换人,抄家这种美差,多少人求着都得不来的。”
“臣弟晓得了。”
老十二知道躲不过,只能无奈的应了。
林逸道,“瞧你这穷酸样,把这庄差事弄好了,手里有点钱,天天下馆子,他不香吗?”
“皇兄说的是。”
一听到钱,老十二终于想起来今天把什么事情给忘记了。
他上次仓惶出城,身上一文钱都没有。
等昨日回到安康城,他夜里偷偷摸摸的回了他的永安王府,结果他的府邸已经被太子查抄!
如今大门紧闭,他翻围墙进去后发现短短这些时日,院子里的荒草已经有一人高了。
让人痛心疾首。
今日进宫,他原本打算找他母妃要些银钱的。
结果,他真蠢!
居然莫名其妙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记了!
否则,和王府伙房熄灶不熄灶,与他有何干系?
只要他有钱,安康城的大饭庄,还不随便他去?
至于没钱去赊账,除了他九皇兄,谁还能舍得下那个脸?
自我感觉,他九皇兄唯一比他强的就是脸皮!
他九皇兄有如今这番作为,难道真如他九皇兄所说人不要脸天下无敌,树不要皮必死无疑?
他脸皮薄,果然是吃不着!
“这件事做好了,哥哥我让人把你的府邸打扫干净,回家住吧,”
林逸用和蔼的表情道,“富贵险中求,没有风险哪里来的回报。”
“皇兄,您放心!”
听说林逸要发还府邸给他,老十二双眼放光,“臣弟一定不会辜负您的期望!”
老十二走后,何吉祥过来,呈上一封书函道,“这是寄给齐州总兵沈占傲与袁青将军的信,请王爷过目。”
林逸接过来,随意扫了一眼,然后放到桌子上道,“写的太多了,可以更简洁一点,如果归顺本王,兵饷直接发足,另外粮食直接从海上运抵塞北。
十几万大军又不是神仙,也是要吃要喝的。
吃饱喝足,阻止瓦旦人继续南下,不让我大梁国百姓受苦受难,才是真正的忠心。
只忠心于一人,乃是愚忠,是我大梁国的罪人。”
“王爷英明,”
何吉祥直接把书函撕了,拱手道,“臣重拟一封,让王坨子与潘多送过去。”
入夜后,屋里闷热,林逸在床上反复睡不着。
干脆走到花园里的椅子上躺了下来,不时的喝上一口酒。
“王爷,”
何鸿躬身道,“叶秋与王栋带着长公主回来了。
林逸道,“让他们过来吧。”
火熱小說 《朕又不想當皇帝》-335、臉皮厚相伴
“是。”
何鸿朝着边上的焦忠点了点头,等焦忠退下后,他安排人又挂了十几盏灯笼,不大的花园,一时间灯火通明。
林逸站起身伸了个懒腰后,重新躺下,看着愈来愈近的长公主,笑着道,“姑姑,想不到这么快又见面了。”
“你果真是我的好侄儿,”
玄幻小說 朕又不想當皇帝 txt-335、臉皮厚熱推
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朕又不想當皇帝討論-335、臉皮厚推薦
长公主面色苍白,看着懒洋洋的林逸,依然笑盈盈的道,“你比太子强,看来是我选错了人。”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林逸道,“姑姑请坐,来人,弄点下酒菜过来,本王要与姑姑对饮。”
长公主坐在林逸的一边,看了眼左右的瞎子与叶秋,笑着道,“你就这么不放心我?”
“侄儿手无缚鸡之力,”
林逸一边给长公主斟酒一边道,“小心一点总归是没错的。”
不一会儿,一些糕点和小菜送了过来,他又亲自给长公主夹了菜。
长公主毫不讳言道,“你也想知道银库的下落?”
林逸道,“侄儿正是缺钱的时候,能突然暴富那是求之不得的事情。”
“如果本宫说不呢?”
长公主始终未喝一口酒,吃一口菜。
林逸慢悠悠的把杯中酒喝完,然后看着长公主道,“这银子本是寂照庵的,想必姑姑已经知道,寂照庵的人正在到处寻您。
如果让她们找到姑姑您,她们可没有侄儿这么好说话。”
“好侄儿,你会让她们找到我吗?”
长公主与林逸对视,丝毫不惧的道。
“如果姑姑执意不肯,侄儿也不好强迫,只能让姑姑自由高飞了,”
林逸把手中的青瓜咬的嘎嘣响,一边咀嚼一边道,“希望姑姑跑的远远地,千万别让寂照庵的静怡找到。
据说,她的功夫不比金刚台无相长老差呢。”
长公主冷哼道,“你好不容易找到我,能这么容易放我走?”
“姑姑说错了,侄儿找到你,真的没费一点力气,”
林逸笑着道,“侄儿虽然看重钱财,可是也看重亲情呢。”
长公主道,“你连你父皇都囚禁了,你对本宫又能如何?”
林逸摇头道,“姑姑又错了,侄儿那是一片孝心,不忍父皇继续为我大梁国的社稷操心,还是龙体为重啊。”
长公主摇头不语。
林逸叹气道,“来人,送姑姑下去休息,好好照应着,如果姑姑要走,记得送上一点盘缠。”
看着随着何鸿下去的长公主,林逸脸上一下子就垮了下来。
叶秋道,“王爷,属下寻长公主的时候,白马寺主持故意阻拦,瞎子下手没轻没重,把他功夫给废了。”
“他跟瞎子有仇?”
林逸诧异的道。
一般的高手都是收发自如,说什么失手,他是不信的。
叶秋讪笑道,“瞎子说那主持是个假和尚,玷污了佛门净地,该受小惩。”
ps:今日就这一更哈,过年家里来客比较多,非常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