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言情 回到明朝做昏君 線上看-第六八一章 清掃朝鮮閲讀

回到明朝做昏君
小說推薦回到明朝做昏君回到明朝做昏君
朝鲜国王心里腻歪的不行,可是脸上却不能流露出来。看着从外面走进来的金正民,他直接说道:“爱卿这些日子看起来清减了不少。虽然国事操劳,可爱卿也要注意身体。”
金正民一顿,连忙说道:“为国尽忠,臣一丝一毫都不敢懈怠。至于臣的身子,多谢大王关心,一时半会还没事。”
想让我死,哪有那么容易?
金正民在心里面冷哼了一声,脸上却是一副感激涕零的模样。
朝鲜国王被怼了一句,只能讪讪的笑了笑道:“如此,再好不过。刚才郑爱卿说你们查到了一些东西,不知道是什么?”
“是关于刑曹之中一些官员的事情。”金正民沉着脸说道:“大王,是时候抓人了。”
“那就动手吧。”朝鲜国王点了点头说道。
金正民看了一眼郑旭红,那意思很明显,走吧,抓人去吧,你还等什么呢?
虽然心里面无奈,但郑旭红也赶忙跟了出去,两人一起跑出去抓人了。
大明使馆。
张余看着走进来的宋香问道:“怎么样那边有消息了吗?”
“已经开始动了。”宋香点了点头说道:“郑旭红和金正民已经去抓人了,估计很快就会开始审问。咱们的计划也到了收尾的时候。”
“好啊,好!”张余笑着点头说道:“那就进行下一步。”
“怎么做?”宋香看着张余问道。
“想把金正民弄死。”张余的目光明灭不定,随后抬起头看着宋香说道:“这次的事情要弄得隐秘,不能像朴正阳那个时候那么张扬。”
“我明白。”宋香点点头说道:“有人能把事情做好。咱们的人早就已经做好了准备,如果定下了日子,当天晚上就能让他去死。只不过方式你得定一下,是直接用刀,还是下毒?”
“下毒。”张余想都没想就说道:“让他和朴仁勇的死亡方式一样。”
“我明白。”宋香点头说道:“什么时候动手?”
“先造势。”张余说道:“让所有人都知道这件事情牵扯到了张福,把他儿子的事情也说出去,让所有人都知道张福在背后做着这些事情。发动咱们结交的那些朝鲜官员,让他们上书,让他们请求去抓张福。等到事情闹到最顶端的时候,让金正民去死。”
“我明白。”宋香点点头说道:“我马上就去安排。”
“对了,还有另外一件事。”张余抬起头阻止了她,问道:“造反的那个人选好了吗?朝鲜的二世子如果不行,就换其他人。我们不需要没胆子的废物。”
“朝鲜那个二世子现在目的不明,”宋香想了想说道:“朴正阳在死之前,与他的接触比较多。可是他一直都没有表明态度,表面上冠冕堂皇,可是私底下做的准备却不多,似乎想要渔翁得利。”
听了这话之后,张余冷哼了一声说道:“他想做渔翁,哪有那么容易?这个世界上人人都想做棋手,可是人人都是棋子。张福那边的事情,能不能牵扯到他的身上?”
宋香沉吟了片刻,略微有些迟疑地说道:“恐怕不容易。这位二世子平日里做事谨小慎微,与朝中的臣子结交的也不多,这一次也只是结交了朴正阳。想要把事情牵扯到他身上,恐怕不容易。”
张余坐在那里静静地沉思,手指轻轻敲打着桌面。半晌之后,他抬起头问道:“如果从朴仁勇那边下手,有没有可能?毕竟朴正阳和二世子走得很近,朴仁勇和二世子有关也不奇怪。”
宋香想了想之后说道:“可以一试,但是不知道能不能成。毕竟他身份特殊,是朝鲜的二世子。这件事情怕是不会那么好办。”
“如果让京城的朝鲜世子死了的话,或许简单一些。”说完,宋香抬起头看着张余,那意思很明显:你不要不要从这方面下手?
所谓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说的就是这个道理。一旦朝鲜世子没了,那二世子想不打都不行。
张余摇摇头,态度严肃地说道:“这个方法不行,你以后不要有这样的想法。朝鲜世子那边是陛下在安排,那个人还有用。我不能因为我的计划,而打乱了陛下的计划。如果我去上书,陛下会觉得我不知道轻重。”
宋香点了点头,脸色也严肃了起来,随后说道:“还是你考虑的周全。这件事情是我考虑不周了。”
听到宋香这么说,张余的口气就软了下来,苦笑着说道:“你不在朝中为官,你不明白,作为臣子,有些事情能做,有些事情不能做,这是臣子的本分。陛下虽然宽宏大量不计较,可是我们却不能失了为臣的本分。另外还有一点,我们建议了,陛下也不会怪罪,至于采纳不采纳都是陛下的意思。”
“这里面还有一个原因,如果朝鲜王的世子这个时候死了,就会引起朝鲜方面的警惕。无论如何,人死在大明,一下就把大明突显出来了。到了那个时候,人们就会怀疑大明。不能让他们的目光转移到咱们的身上,我们一直在暗中行事,如果暴露出来,就危险了。我们做事情绝对不能暴露,这你应该明白。”
宋香点点头说道:“我明白。那你觉得我们该怎么办?”
“朝鲜将领那边有答复吗?”张余转头说道:“给了他们那么多好处,抓了那么多把柄,如果让他们跟着咱们卖命,他们会不会愿意?”
“恐怕有点难。”宋香想了想说道,不太敢保证。
“那就要想个别的办法,”张余沉声说道:“这个世界上的事情,有的时候就是身不由己。我没有让他们明白,有些时候不是他们不想不去做就能够不做的。当年赵匡胤陈桥兵变,黄袍加身,我们也可以。与我们最接近的将领是谁?”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马成峰。”宋香想了想说道:“这个人是朴正阳的心腹。当初发武器的时候咱们就给了他,一直以来都是他在为咱们办事,私底下我们也收集了他一些把柄,可以利用。”
“那就他了。”张余说道:“派一个人去接触他,私底下去暗中接触,打着二世子的旗号,把那些把柄给他看,用二世子的名义威胁他。”
“这不会出问题吧?”宋香有些迟疑的问道。
“不会。那些把柄他不敢冒险的透露出去,而且朴正阳死了,他现在正是心慌的时候,需要重新找一个靠山。如果能够投靠二世子,那是他乐不得的事情。等到需要的时候,就让咱们的人以二世子的名义传命令,让他造反。”
“也不要局限于这一个人,可以多接触一些人。先以二王子的名义拉拢,以他们的把柄威逼。一旦大乱起来之后,这些人就是咱们手中的刀。二世子想不做都不行,那些人都会逼着他去做。这也算是我们的另外一手准备。”
“我明白。”宋香点头说道:“我马上去安排。”
说完,宋香有一种崇拜的目光看着张余。
自己的男人果然了不起,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想到了这么多的好办法。
“这么看着我做什么?”张余转头看着宋香,见她目光灼灼,有些莫名其妙。
哼了一声,宋香转头就走。
这个男人在谋略的时候,简直就是天下一等一的奇才,什么事情到了他的手里面就没有解决不了的,做事既能够堂皇大气,也能够阴损害人。
可是面对自己的时候,他这个心思就用不到正地方,一点女人心都不懂。这是一个木头!
不过往外走了几步之后,宋香就笑了。自己喜欢这个男人,就是喜欢他那些,而且不沾花惹草,也没什么不好的。
家里面除了妻子之外没有小妾,跟自己有了关系之后成日里也在担心妻子。朝鲜这边给他送了不少女人,他碰都不碰。
还是那句话,优点和缺点是相对的。恐怕也只有这样的木头,才会真的守着自己。
这种感觉也挺好的,如果能够哄自己开心的,没准就是个花心大萝卜。
张余坐在那里,有些莫名其妙。
这个女人怎么了?病了吗?
自己能够读懂人心,权谋玩得非常好,可是在面对女人心的时候,就有些不明白,这都什么呀?一会儿生气,一会儿笑,抽风了吗?
摇了摇头,张余就把这件事情抛到脑后了。
既然想不明白,那就不想了。
他站起身子活动了一下,准备去重新详细的审视一遍自己的计划,然后进行下一步的计划。
大明这边的所有安排都是悄无声息,外边闹腾了起来,甚至民众当中已经是舆情沸腾。
张福的家里面整日都有人围着往里面扔臭鸡蛋烂菜叶,家里面的人出来都会被人打。一时之间,张家成了过街老鼠,所有人都知道张福干的破事。
也不知道是谁把那些被害人的家眷找来,整日里在张家门前哭嚎,那惨叫声简直响彻天地,吸引了无数的看热闹的人。
最后也不知道谁喊了一声到王宫去,一群人就跑王宫去了。
除了受害者之外,还有一群看热闹的人,另外还有一群正义心爆棚的人们,在王宫门口整日跟着呼喊,仿佛就是他们的事情一样。
这一看就知道是有人在鼓动、在背后策划。做这些事的能是谁?
当然就是张余了,不过不是以他的名义出手,而是以另外的名义。
一时之间,整个朝鲜乱成了一锅粥。
此时,张余来到了使馆的另外一个院子见老福王。
大明这个老王爷到了朝鲜之后,简直就成了太上皇,整日里作威作福,朝鲜各种好吃的、好玩的都往这送。每日里有人陪着老福王游山玩水,日子过得那叫一个逍遥。
平日还有朝鲜送来的美女,老福王已经让四个女人怀孕了,能力堪称恐怖。
张余很无奈,这要是回大明的时候带回十几二十个孩子,这叫什么事?
你都这么大年纪了,气虚体胖,居然还这么能生?
张余很无奈,但是又没法说。
人家是王爷,玩几个女人、生几个孩子算什么事?
而且还是朝鲜那边主动送过来的,张余也不能阻止。
听说张余来,老福王脸色有些凝重。
他虽然在朝鲜玩得开心,可是也明白真正在朝鲜主事的不是自己,自己就是一个牌位,到这边来就是为了压朝鲜国王一头的。
毕竟如果是大明的臣子面对大明封的郡王(朝鲜国王),压不下去。
自己就不一样了,堂堂的大明亲王,而且还是当今皇帝的叔叔。就这个地位,那是一般人能有的吗?
朝鲜国王面对自己,那都要矮一头,要毕恭毕敬。
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回到明朝做昏君討論-第六八一章 清掃朝鮮鑒賞
不过张余不打扰自己,自己玩得挺好。这次他来了,肯定有事,想不见都不行。
“参见王爷。”张余来到老福王面前躬身行礼道。
“好,好。”老福王笑着搀扶张余说道:“免礼免礼。来来来,这边坐。”
说着,他伸手拉住了张余,往一边走了过去。
这个张余,老福王是一点都不敢得罪。这是皇帝的心腹,这不光是来办事的,还是来监视自己的。如果自己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这个人估计随时都能把自己拿下。
他要是从怀里面掏出一封圣旨,自己怎么就一点都不意外呢?
张余跟着老福王走到凉亭,坐了下来。看着周围伺候的女人,有些无奈。
这位王爷还真是会享受,也不怕把身体弄毁了?
老福王可不管这些,坐下之后笑着说道:“本王今日得了一点好茶,张大人来得正好,快点尝尝。”
身边的女人给张余倒茶。
张余抬头看了一眼这个女人,模样很漂亮,应该是朝鲜的贵女,看得出来很得福王的宠爱。
张余也没有说什么,人在这也好,自己要说的话也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
喝了一口茶水,张余笑着说道:“果真是好茶。今日臣过来是有一件事情想和王爷商量,朝鲜城里面闹的一些事情,您知道了?”
“这些事情和咱们没什么关系。”福王转头看了一眼女人,略微有些心虚的说道。
老福王心里面也有点后悔,让她在这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