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言情小說 當醫生開了外掛 起點-第六百零九章 看病閲讀

當醫生開了外掛
小說推薦當醫生開了外掛当医生开了外挂
刘浩看着老大叔的那一脸紧张的老伴儿开口说着:“我说阿姨啊,咱们这次来看病呢,是根本就不贵的,并且呢,这次您过来看病还不用花钱的,因为老大叔在先前的时候已经付过钱了。”
刘浩在医院里工作了已经两年多了,并且也是做过不少的手术了,所以对于各种各样的病人也是见过不少了,但是像老大叔的老伴儿这样的,说真的,刘浩还是第一次见到,不过刘浩也是知道,像老大叔老伴儿这样的情况的肯定不是个例的,只是刘浩所见到的少罢了。
在医院里,有着很多的病人,尤其是那种家庭条件本来就不好的,那些个上了年纪的老人都是被孩子们或者是老伴儿给强行带过来的,生了病,谁不想医治呢?但是她们是怕给孩子或者是自己的亲人们增加负担,一旦自己被查出来,真的患了什么大病了的话,那么就会给本来就不富裕的家庭带来沉重的负担的。
所以说在这种情况下,她们是不会说话的,或者是言语不清,打算将自己身体的不适的情况给糊弄过去,身为医生的刘浩,自然是再清楚这种病人的这样的心理了。
此刻的刘浩看了一眼四周的情况,如今的这个时间点也正是医院里的住院病人的家属们外出买早餐的时候,所以这里的环境自然是人声嘈杂的,这样以来,不仅是老大叔的老伴儿的情绪有些烦躁,就连刘浩也是有些心烦。
意识到了这种情况,刘浩就对老大叔说了句:“我说大叔啊,这里人太多了,咱们干脆去办公室里吧,办公室里安静,正好可以看病的。”
站在老伴儿身旁的老大叔在听到刘浩的话后也就点了下头,随后老大叔就伸手拽着老伴儿跟在了刘浩的后面朝着急诊科室的办公室走去。
而跟随在刘浩身后的王雪也是一脸疑惑,这个刘浩根据王雪的了解可是江海市人民医院里的急诊科的医生,难道他在这里也有自己的独立的办公室了?
想到这里的王雪,内心也是不仅震撼,这个叫刘浩的到底有着怎么强大的本领呢?能让集团里的一家医院给他这种外来医院的医生单独配一个办公室。
刘浩自然是不会想到,他身后的那个秘书兼职司机的王雪大美女正在心里万般疑惑着他到底有多大的本领呢。
刘浩就是这样带着老大叔和他的老伴儿以及王雪来到了急诊科室那种开会所用的大办公室里,当王雪来到这间开会用的大办公室后也才心里理所当然的再次想到:“我就说嘛,像他这种没有医德的外院的医生怎么会有自己独立的办公室呢,只会摆一副臭架子罢了!哼!”
而此刻的刘浩在来到这里后,就直接拽出来两把椅子,然后开口说道:“大叔,您和您的老伴儿坐下来吧,我现在就开始给您的老伴儿好好的看看,方才在外面真的是太吵了,我看着阿姨就那么紧张,现在好了,这里就只有我们几个,所以,阿姨,您也就不用紧张了。”
老大叔和老伴儿在听到刘浩的话后,也就在刘浩拽出来的那两把椅子上坐了下来,待老大叔和老阿姨坐下来后,刘浩就在老阿姨面前的椅子上坐了下来,随后刘浩对着那一直都是对他进行发号施令的王雪开口了:“我说,你这个秘书怎么看不出点事儿来啊?赶快去接两纸杯水过来啊!”
刘浩在对着还有些发愣的王雪说完这句话后,内心也是万般的舒服,殊不知,刘浩可是一直都是对王雪用命令的语气来指使自己憋着劲儿呢,如今也终于是发泄出来了,所以说,内心那个舒服自然是不言语了。
而此刻的王雪在听到刘浩的话后,自然是对刘浩投了一个十分犀利的眼神儿,不过此刻的刘浩自然是不能怂的,对着那王雪的犀利眼神儿也是还击了回去,而刘浩那还击的意思自然也是明白的,那就是若不老实的话,小心我去庞馨颖哪里去告你的状。
而王雪在明白了刘浩那眼神的意思后也就立马败了下来,为什么呢?因为庞馨颖可是王雪的直接领导人,而在一个就是刘浩也是庞馨颖所请来做胃癌手术的,所以对于王雪来说,眼前的这个没有任何医德的刘浩,她是惹不起的。
自然了,只是目前是惹不得的,如果当刘浩做完了那五十四台胃癌手术,并且交还了庞馨颖总裁的任务后,那么眼前的这个没有医德的家伙,还不是任由自己犹如面团一般的来揉捏他?哼!
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當醫生開了外掛-第六百零九章 看病讀書
内心有些憋屈的王雪在刘浩那一脸嘚瑟的眼神中,就来到了一旁的饮水机旁,为老大叔和老大叔的老伴儿一人接了一纸杯的热水,放在了他们的旁边的桌子上。
而至于刘浩的热水,王雪自然是不可能给他接的,因为王雪也要为自己留下一丝自尊心上的骄傲的,自然了对于王雪这种小女孩子的心思,刘浩自然是不予去理会了,尴尬就尴尬吧。
能让王雪接两纸杯的热水,已经是万分的不容易了,所以刘浩自然是不在奢望去征求什么自行车了。
看着眼前的老大叔的老伴儿,刘浩就再次开口问了一句方才在走廊里所问的那个问题:“我说阿姨啊,您现在就给我说一下您身体里的病情和发病史吧,这样一来,我才能对您的病情进行分析和判断的,然后也才能决定接下来需不需要进行一些检查。”
可是当刘浩开口问出这问题后,老大叔的老伴儿依旧是没有开口回答刘浩所提出来的那些个问题,虽然这里办公室的环境是安静了,并且这里也就几个人而已。
自然了,此刻老大叔的老伴儿依旧不紧张了,而是害怕了,她是在听到刘浩的最后那一句根据所说的病情进行检查感到害怕了,因为这些个医院里,随随便便的一个检查那所花的费用可不是什么小数目啊,所以呢,老大叔的老伴儿在听到刘浩的话后,就再次选择了沉默不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