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 起點-第二百八十一章 一年後相伴

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
小說推薦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青梅甜宠之多多的糖
两人默契的都没有提什么关于分开、或者伤感的话题,“什么什么,以前你可是都说你的是我的,我的还是我的,什么时候成了你的了”。
“嗯嗯!多多说什么都对,我的都是你的,你的还是你的,所以我不是为你打工嘛!”。
“这还差不多”,许多多傲娇的语气回道。
“队长,该准备出发了”,远处何清秋向这边喊道。
许多多听到,通过话筒另一边的唐元也听到了,然后就是几秒沉默,都不舍挂断这个电话,许多多边答应着何清秋,“就来”。
一边快速的冲着话筒另一边的唐元交代着,“糖糖,等我回来,我会想你”。
“多多,我也会想你”。
“下次见,拜拜,先挂了”。
许多多话落,对面就传来电话已挂断的嘟嘟声,唐元透过车窗,似乎都能看到那个此时步履匆匆即将出行的少女,“拜拜,多多”,声音近乎呢喃。
而此时的唐元和许多多都不知道的是,这一次分开,竟就是长达一年之久,许多多都再无音信。
要不是这一年中,唐元又同时改进了好几种枪械、窃听技术、以及一中特殊材料制作的新型防弹衣,并通过科学研究院成功送到许多多身边,唐元都要以为世界上或许真的没有这个人消息了。
每一次看到手机,和多多的通话记录永远只停留在那一天,即使他也尝试通过各种途径想要了解多多的消息,却也都毫无踪迹,甚至连生死都不知道。
但是即使知道不可能,唐元还是会每隔几天就去碰一次壁,“您好,我是许多多的老公,请问她回来了吗?”。
“没有”,对方永远是冷漠的回答。
一年后,华国生物科学研究院,从繁忙的项目中,唐元抽空抬头换换眼睛,看着窗外,手上端着一杯解乏的咖啡,身后传来脚步声,随即一个声音响起,“怎么又空腹咖啡,一起去吃午饭吧!”。
唐元转身看向来人,“陈珏,你资料都整理完了?”,正是唐元高二那年参加竞赛中遇到的天才少年之一的陈珏。
陈珏现在是生物科学研究院实习,刚巧当初进来的时候唐元团队正在组建,于是这么个新来的小天才毋庸置疑的就出现在名单范围内。
以唐元的记性,六年时间自然也不会全然忘记这个人,即使陈珏的性格比以前活泼了很多,令人诧异做了学术反而没有了之前总是呆呆学习的样子。
对此陈珏的解释自然是因为人都会变得,他小时候只沉迷学习,加上高中以前生活在家人的保护圈内,自然而然就成长成了当初唐元初见的那样。
但是高中毕业之后,他申请通过了世界top1的藤校,并在四年时间完成了本科以及研究生学业,至于博士因为他之前有在国内联系的一位大佬愿意收他,加上他也挺想回来,就回国了,之后也是他的导师推荐他进了国家科学研究院学习。
人虽然回来了,但是之前在国外生活的影响却还是很大的。
他不像唐元一进去就有机会直接进顶级研究实验室,当初刚去学校的时候,由于他那内向的性子是真的吃了不少亏,毕竟学校里不是每个人都能公平公正的对待华国人,还是他那样甚至有些自闭的少年,更会让其他人有想要欺负的欲望。
所以后来他渐渐学习改变自己,虽然要忙于学业,但是也会努力着学习和别人相处,融入同学们的生活,也就由此跟着朋友们改变了不少习惯和性格,用陈珏的话来说,人总是要长大的嘛!既然改变不了现实,那就要让自己主动去适应现实。
只是有些事情容易改变,但是有些东西却是再努力,还是会让人找到当初的那一丝痕迹。所以也是由此,即使时隔六年,唐元还是一眼就认出了陈珏。
而对于陈珏来说,他根本就从未忘记过唐元,过去的那些年他也曾时刻关注着唐元的消息,知道他大一开始发表了好几篇论文,被很多人称之为天才科学家。
也曾努力的追逐过唐元的脚步,所以他怎么会不记得唐元的模样。
现在两个人更是,经常在一起共事,对比其他研究员来说,到底是两个同龄人更有话题,并且又作为曾经的队友,所以唐元也和陈珏关系越发亲近。时而是陈珏遇到问题,唐元也会主动过来指导,或者陈珏会叮嘱唐元要按时吃饭,为此,倒是还引发了不少话题。
毕竟很多人都是听说唐元已婚,且有那么个人存在,但是也都没见过不是,但是陈珏和唐元可是大家都天天见的。
陈珏也早已习惯自己根本不是唐元的对手了,对于自己先提问却被唐元直接以反问回击,答的很坦然,“别开玩笑了,那么多资料,我一个上午怎么可能整理的完,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过目不忘似得”。
“走走走,赶紧去吃饭去,今天食堂可是做了不少好菜,去晚了又被那帮家伙给抢没了”。
唐元也自知抵制不了陈珏再继续唠叨,只能是将咖啡放下,然后二人一起去向餐厅。
国家科学院中食堂待遇当然也都是非常不错的,就连洁癖的唐元都不太挑的出来错,食堂内非常干净,也不会像大学内的普通食堂一般嘈杂,只偶尔传来一些都是学者关于学术中的讨论。
时不时也会有人大着胆子上来问好,“唐博士、陈珏来吃饭呀!”。
“唐博士,刚刚做排骨的阿姨还问我你怎么还不来,她给你留了最好最新鲜的一份呢?”,路过的同事提醒。
对此唐元和陈珏,已经是见怪不怪了,只不过陈珏还是会偶尔情不自禁的酸上一句,“我看这些阿姨都将你当成比亲儿子还亲了,我们要是来,都是吃之前大锅炒出来的。只有你来的时候,每次都是单人份现炒,简直了”。
不过陈珏说是这么说,但是他其实也是知道唐元的洁癖的,只是有时候心里也忍不住想,唐元这么一个高傲、又洁癖的男人,到底是如何这么早拥有未婚妻,而且还英年早婚的呢?总不能洁癖到连老婆的手都不牵吧!
还是说,牵手接吻之前,唐元都得先把他老婆给洗洗刷刷好几遍,消毒至他认为的干净程度,才能下的去嘴,只要想想,都觉得当他老婆可真不容易啊!
自始至终,唐元则是对于众人的问好和说,都是简简单单的一个字,“嗯!”。
旁人,如果说唐元刚来的时候,他们还为此觉得不满过,觉得唐元这么一个年轻人未免有点太过轻浮,回应别人都不够礼貌的话。
那么现在就是能收到唐元的一个字,就已经是极为满足了。
甚而两个人还要争抢一番,“刚刚唐大佬那个嗯是对着我说的,他理我了耶!”。
“什么什么对你说的,明明是偏向我的方向好不好,就是跟我说的”
最后还是一个女生出声打断了两个人,“你们俩都别争了好吧!人家陈娘娘天天跟大佬在一起,也没想你俩这么嘚瑟,有本事谁去跟陈娘娘抢啊!”。
还未走远的唐元、陈珏,唐元倒是还能维持住自己的高冷人设,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陈珏却是噗嗤一声喷笑了出来。
惹得唐元又是嫌弃的离了他两米远,陈珏也不恼,迅速跟上道,“哈哈!我都成娘娘了,那你是什么,你是皇帝吗?这些人越来越会玩了”。
“不是我说,你有那么可怕吗?他们有这个YY的功夫,早学我厚脸皮一些,我还至于一人在你这后宫里独美吗?”,其实熟悉唐元之后就知道,唐元只是习惯了用冷漠来保护和伪装自己,其实心地还是挺柔软的,只是能被他真正去接受的人也很少很少就是了,总之来说,就是这个人对外界的防备很深,自我保护意识作祟罢了。
对此,唐元只默默给了陈珏一个眼神,这人怕是都忘了第一次重逢见到他的时候,双手都颤抖的怂样了吧!也并没有比其他人好在哪里去,后来也是他主动跟陈珏说的一句话,才给了他不要脸不要皮跟上来的勇气。
不过有这些解释的时间,他都可以多写出一个分子式了,还是算了吧!
唐元径自走到一向对他极好的食堂阿姨前,礼貌的问好,“阿姨中午好!”,即使是冷淡着表情。
原本还毫无灵魂给别人打饭的阿姨,再看到唐元的刹那,突然就笑出了满脸褶子,“啊!是唐元博士呀!来来来,这是阿姨估摸着时间刚刚给你做好的菜,都是阿姨用专门给你的小锅现炒的,可香了呢?”,说着就吧几样菜盘直接顺着窗口递了出来。
其他人……
只能默默看着,刚开始的时候倒是也有人不服来着,凭什么长得好看就能受到优待,这是集体资产,凭什么给唐元一个人搞特殊。但是告上去之后才发现,这本身就是领导决定和默许的,并且研究所有怪癖的人也不在少数,小小的一个洁癖,再对比上唐元对于整个华国科学上的贡献,根本就是毛毛雨,领导还是非常乐意惯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