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言情小說 太平客棧 ptt-第一百一十八章 結束鑒賞

太平客棧
小說推薦太平客棧太平客栈
鬼仙之争有些类似于神仙之争。神仙要筑造神域,只要身在神域之中,便占尽地利优势,两名神仙交战,很难在对手的神域中占到便宜,所以神仙交战,往往都是从断绝对方的香火愿力着手,先削弱神域,然后再雷霆一击。
鬼仙也是如此,如果在自己的体魄中遇到外来鬼仙入侵,只要不是境界差距太大,都是防守一方占据优势,类似于两军交战,劳师远征的一方永远是吃亏的一方。不过此时苏蓊和宋政都是异地作战,倒是谈不上谁更占据地利。真正占据地利的是上官莞,好似是两个大国在小国的土地上交战,小国的态度就变得无关紧要。
白狐与宋政战在一处,天摇地动,上官莞只能一退再退。
宋政的长刀劈在白狐的一条尾巴上,这一刻,时光仿佛凝滞了,无论是巨大的白狐,还是好似一方星空的宋政,甚至漫天的狐火,都彻底凝固了,一动不动。
这是“长生天根本法”的力量。
就在这时,一根蛇杖凭空出现,打破了时光的凝滞,让一切都重新变得鲜活起来。
宋政略显虚幻的脸上还是流露出了几分变化,“李!玄!都!”
李玄都的目光落在上官莞的身上,他的脚下生出黑色阴火,沿着青莲和白莲之间的脉络延伸过去,然后通过白莲进入了上官莞的体内。
上官莞彻底化作了一个看客,看着别人在自己的体内大打出手。
宋政再次劈出一刀,时光流逝所有颜色褪去,只剩下一片黑白死寂,然后在这片黑白之中,又生出道道涟漪,好似水中波纹,又好似是道道刀气,直奔白狐而来。
白狐双眼中绽放出蓝色寒光,好似两点寒星,目光有若实质一般逼向宋政,使得宋政的身形有了片刻的凝滞,白狐趁此时机纵身一跃,瞬间变小消失不见,躲开了朝自己蔓延而来的黑白二色。
紧接着白狐又在宋政的身后出现,一爪朝着宋政当头拍下。
宋政此时已经化作一个巨大的阴影,身形以不可思议的角度扭转身形,手中长刀朝着白狐横扫而至。
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太平客棧 ptt-第一百一十八章 結束
白狐的一条尾巴与宋政的长刀相击,瞬间生出无数冰霜,沿着长刀向宋政蔓延而去。
下一刻,一切仿佛都凝固了。
神魂之斗,无关乎自身气机体魄。任凭你是金刚不坏之躯,还是移山倒海之气机,都难逃神魂一死,气机消散,只剩躯壳的下场。
在上丹田之中,可以根据自身感悟,具现化出种种在凡世根本不能用出的玄妙神通。
苏蓊连同她的寒气都被凝滞,不过苏蓊很快便挣脱开来。
上官莞一动不动,脸上还带一抹惊讶神情。
现世之中,李玄都脸上神情平静,只是已经闭上了眼眸。
不知何时,上官莞身下原本洁白如玉的白色莲台笼罩了一层翻滚不休的黑色雾气,而且这层雾气还在不断上升蔓延,很快将上官莞笼罩其中。
上官莞的上丹田中,以白骨王座为根基的宋政张开双手,黑气在在他的头顶凝结出一顶漆黑如墨的平天冠,而随着宋政的动作,脚下白骨王座燃起熊熊黑焰,宋政缓缓垂首,低声道:“摩醯首罗天之陀罗尼能如其胜妙之意。”
这句话乃是以梵语说出,声调如情人之间极乐时的低吟私语,撩人心魄,惑人心神。即使是苏蓊也有一刹那的恍惚,想起了以前种种。
最是让她不能释怀的,也最是让他不能忘怀的,还是那个男人。
这一抹致命恍惚,让苏蓊出现了一丝不可弥补的破绽,宋政手中长刀顺势压下。
一时间天幕上尽是黑白二色,随着长刀一起下压,当真是“大难临头”。
然后,苏蓊和宋政几乎在同时感知到一股不断攀升的浓郁剑意。
宋政下压的长刀在气机牵引之下,竟是随之凝滞一顿。
虽然随后长刀已是瞬间挣脱开这股气机牵引,但是就在这刹那间,原本半跪于地的心魔已经拔地而起,黑虹挂空。
长虹剑气凌然,其势摧枯拉朽,直奔宋政。
人氣連載小說 太平客棧 ptt-第一百一十八章 結束分享
区区心魔,早已是强弩之末,宋政不作理会,手中长刀仍旧下压。打定了主意即使硬抗一剑,也要先将苏蓊彻底镇压。
只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宋政直接被一剑穿心而过。
宋政身躯开始剧烈震动,下压的长刀猛然停止。
下一刻,剑芒大盛,宋政的身胸口轰然炸裂开来,从中涌出无数黑色气息,紧接着,宋政的身体表面出现了无数道细微裂纹,同样是无数黑色气息从裂纹中喷涌而出。
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太平客棧-第一百一十八章 結束分享
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太平客棧 ptt-第一百一十八章 結束相伴
苏蓊趁势而动,催动无数狐火,仿佛一场浩大火雨。
白骨王座在火海中轰然坍塌。
一轮明月悄然出现,银白的月光从空洒落。
心魔伸手握住一束月光,化作长剑。
宋政勉强抬头朝空中望去,虽有相隔距离甚远,但仍旧是感受到一股浩大的剑意,让他神魂激荡。
到了此时,宋政哪里还不明白,这不是心魔,心魔也绝无可能有如此手段,这分明就是李玄都。只因心魔本就是李玄都的心魔,只是被徐无鬼以大神通强行移植到了上官莞的身上,如今上官莞彻底放开防备,李玄都竟是通过某种隐秘联系重新掌握了心魔,并且以心魔为遮掩,让宋政在第一时间根本没能发现其中蹊跷。
李玄都不欲多言,一剑当头劈下。
这方黑白天地顿时支离破碎,天空、大地仿佛一面破碎的镜子,出现无数的裂纹。
李玄都又是一剑。
刺入了宋政的没心位置,疯狂绞杀着宋政的生机。宋政想要反抗,可又被苏蓊牢牢牵制,根本无力反击。
宋政死死盯着心魔,痛苦出声,“李!玄!都!”
心魔,或者说李玄都,根本不做理会,手中月光所化的长剑一搅。
下一刻,宋政的身体彻底崩溃了,化作无数黑色气息四散游走,不过李玄都早有准备,将这些黑色气息凝聚起来,化作一个黑球,然后来到上官莞的身旁,将这个黑球压入她的体内。上官莞的神魂得到这个黑球,并未受创,反而大受裨益,哪怕是没了地师的禁制,她也可以像李玄都那般自如驾驭心魔了,而且这个心魔将会是上官莞自己的心魔。
在宋政身体崩溃的同时,被他炼化入神魂中的须弥宝物也崩溃了,凭空显化在锁妖塔的第八层洞天之中,其中的绝大部分物事都直接化作飞灰,唯有三样物事被遗留了下来,分别是一本古卷,一把长剑,一方印章。
古卷是《长生素女经》,长剑是“阴阳法剑”,印章是“天阳地阴烛龙印”。前者是宋政修成长生境的根本阀门,后两者则是阴阳宗的宗主信物,有了这两样物事,上官莞的阴阳宗宗主身份就更加名副其实。
李玄都回神之后,伸手抓住这三样物事,他只留下了《长生素女经》,然后将“阴阳法剑”和“天阳地阴烛龙印”丢给了同样回神的上官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