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小說 丹武毒尊笔趣-第兩千八百一十四章 小小氣運讀書

丹武毒尊
小說推薦丹武毒尊丹武毒尊
三人都明显的感受到,身周的气运和力量,都在迅速的向一山九峰的方向鱼贯而去。
速度也较为恐怖,流动更是宛如潮水,能够牵动如此异象,他们都是心知肚明,对视之下,皆是明白。
这种场景他们也不是没有见过,当初南虹牵动契机的时候,动静比现在都还不知要大多少,凶多少!
“集火盟的那位居然能够在这个节骨眼儿上有所动作,好家伙,好家伙!”白剑咽了一口唾沫,嘀咕道。
萧扬的脸色此刻也变得严峻许多,集火盟的那位当真突破到武皇七阶的话,那么后果自然也会不堪设想。至少,这一战的难度,会直接提升不少!
“之前南虹既然能够从武尊境界直接提升到武皇三阶,那位有这样的动静,又算的了什么?”明珠公主不在意的说道。
阴焰界中本就有着不少稀奇古怪的事情,见过了大海之后,又怎么会去感叹江河的汹涌?
“要不要我加快几分脚步?”明珠公主忽然声音一沉,道。
如今对方正在突破的关键时刻,若是他们前去打扰的话,一旦得手,那位老盟主这次的天大契机,恐怕就会成为夺命的存在。
突破一事,本就玄妙不已。有些人顺理成章,在一呼一息之间也就成了,但有些人却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做到。
萧扬摇头,道:“不必如此,按照原定计划行事。”
明珠公主闻言,也不在意,仿佛她也早已预料到这样的结果一般。
之前他们也曾经做过推论,但是没想到,这还当真成为了现实,倒是让人有些没想到。
“是不是有些托大了?”白剑有些木讷的说道。
之前他们虽然联手斩杀了七阶的玄伢,但是这情况确实不相同的啊,怎么能够比较?
萧扬拍了拍好友的肩膀,道:“什么托大,到时候你再来一剑,直接要了那位七阶大能的性命,这说出来都是十分快哉的事情。”
玉面少年白了好友一眼,这还当真是两张嘴皮子一张一合,说出来轻巧。
白剑有些置气,但却未曾放在心上。
萧扬则是大笑了起来,之前让你揶揄我,现在也恶心恶心你。
“我们现在就算去,恐怕那九位峰主也会拼尽全力拦住我们。毕竟,那是他们唯一的希望,谁敢去扑灭,那必然是要发死力阻拦的。甚至,不惜代价,什么手段都用的出来。”萧扬继续说道。
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丹武毒尊 飛天牛-第兩千八百一十四章 小小氣運讀書
明珠公主颔首,狗急跳墙便是如此,有时候一个人的心气变得疯癫,做出的事情那自然也是让人难以理解和揣摩的。
故此,有些风险,那也没有必要硬着头皮去承受。
不过这事儿不论怎么看,对他们三人而言,那都不是一个好消息,所以后续应当如何应付和处理,自然也就成为了他们当下较为着急的事情。
“要不要先请我父皇过来?”明珠公主犹豫许久之后,沉声问道。
萧扬则是微微皱眉,这一点他也必须要再多加顾虑一番。毕竟,一旦出现意外的话,还当真是不好说的。
都市异能小說 丹武毒尊-第兩千八百一十四章 小小氣運讀書
“师祖也可以一同过来。”白剑沉声道。
萧扬闻言,只是微微颔首,事情既然已经超出了他的预估和打算,甚至是远超,那么就必须得拿出更多的应对之策来谋求变数。
如果他们硬着头皮打的话,那还当真是容易出事的。
当初白剑惊天一剑斩杀了摩纠,但是接下来再出现同样的情况,可就不见得能够斩掉那位七阶的盟主!
如此一来,这个问题还是值得让人沉思的。
“若是神帝和李剑主一动的话,剑心界和流云界没有强者把守,容易出事。”萧扬深呼吸一口气,沉声道。
白剑则是耸肩,这么做的确有着非常大的风险。但这也不是没有法子嘛,真的走到了那一步,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啊。
“母后已经出关,若是可以的话,她可以和父皇一同过来。”明珠公主答非所问,仿佛自古自个儿的说道。
萧扬摸着下巴,眉头微皱,这些也的确值得思量。
如此种种,也的确值得计较。
“这么快就没了?这个老家伙还没南虹那小子来的粗暴。”白剑感觉那气运灌注消散之后,笑道。
明珠公主则是无奈摇头,集火盟盟主如果能够得到南虹那般多的气运,那还得了?
而且,就算得了,恐怕也不见得就能够突破一个大境界。
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丹武毒尊 愛下-第兩千八百一十四章 小小氣運閲讀
“如此看来,他也是正常突破,所吸纳的气运说到底,似乎还有些少。”明珠公主道。
这等气运的吸纳,对于明珠公主来说,和她在神界之中突破到四阶是相差无几的。
三阶到四阶和六阶到七阶,差的可不是一丁半点儿啊。
“到时候再说,我们只管拼尽全力便是。到时是什么局面,都不关我们的事儿了。”萧扬笑着摇头,道。
明珠公主点头,旋即便就拿出了一块玉牌,开始将这里的消息传回神界。
阴焰界的大势变动,情况如何,神帝虽然远在流云界,但却还是了如指掌的。
如果不够了解的话,神帝又怎么安心让自己的宝贝女儿在此以身涉险?
……
落焰山。
平尘生坐在凉亭中,品着那数万年前剩下的茶叶,心中也在思忖着这一场的得失。
譬如说,自己和萧扬那一场所谓却又仿佛不存在的交易。
许多东西,那还是耐人寻味的。
毕竟,他这一次没有选择帮助集火盟,那也相当于是与其撕破脸皮,以后见面也不好做人。
虽然那时候他糊弄侯吉没什么问题,但是一山九峰十人,又不是人人都是侯吉,总有人能够认得清楚事实的。
虽然在明面上的理由说得过去,集火盟不好为难落焰山。
但是那九峰之中,又不是没有浑不讲理的人存在。
虽然平尘生觉得集火盟在劫难逃,但是他还是愿意多想一些。
毕竟,只有多想,方才能够不出差池。
做好最坏的打算终归是不错的,不然事到临头楞在那里,也是无甚用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