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我在洪荒苟到成聖 txt-第四百一十六章 吃心展示

我在洪荒苟到成聖
小說推薦我在洪荒苟到成聖我在洪荒苟到成圣
小唯就这么抱着这个想法,又过了许多的年头。
这么往返过来之后,人类也没了藤养狐狸这种宠物的心思。
她想要好好的生活下去,只能去山中捕猎或者维持人形去人类那边打工。
只是要打工她也还需要维持人形。
要不然在做工的半程中现出了人形,那可就让人有些砸舌了。
到时候还不知道会落成了一个怎样的下场。
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我在洪荒苟到成聖 txt-第四百一十六章 吃心相伴
估计会被人类千辛万苦请来的道士给当场击杀吧。
不过就算是过了这么多年,她也依然没有忘记当初看见小严离开的那一个眼神。
小严应该是已经过世了。
因为小唯看着当初那位女子的眼神,显然不是会将他轻易放过的样子。
先前她嫌弃小严为了自己的生活去吞食人类的心脏。
结果到了现在,她也不得不走上了这一条路。
现在想想,没有经历过小严的那些事情,她也是没有什么资格去评价小严的行为的。
毕竟作为同类,谁也不能够保证未来不会变成对方的那个模样。
只不过也许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而已。
现今趴伏在一个衣着华贵的人类男子身上吞食着心脏的小唯如是想到。
她发觉要是让自己成为了一名青楼女子的话。
生吃人类的心脏并且维持活计倒是一件易事。
因为每日里这里都有络绎不绝的来往之人。
虽然说目的上可能不是那么的光彩,但是小唯总是可以找到机会对人动手。
当然王瑞丽她是不会对这种明显就是身份不凡之人的男子动手。
实在是看不过眼了,她才出手的。
这男子喜好虐杀动物,尤其喜欢抓一些成了精的妖怪对她们出手。
不仅如此,平日里还经常折磨青楼里面的姑娘。
在他手下出的人命一点都不比小唯手中的少。
而小唯今日做下这个决定也是因为她已经算计好了明日离开青楼,所以她下起手来就有些不管不顾。
为了青楼里那些姑娘的生计,她也尽量对这人做出了一些伪装。
没有像之前那样吃了人类的心脏之后,就把人家丢在一边不去理会了。
所以这男子不仅是少了一颗心脏,还被小唯弄成了一个七零八落的样子,就如同往日里他对楼里的那些姑娘所做的那样。
第二天发现这男子惨状的人简直是吓软了手脚。
而听说了这件事的青楼里的女子联想到了近日里已经失踪的小唯,其实心里面也隐隐明白了一些什么。
但是最终都没有说出去。
小唯这时候也已经给自己换了一幅相貌,正坐在一辆精美的马车之中。
赶车的车夫是她临时雇来的一个哑巴。
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我在洪荒苟到成聖 愛下-第四百一十六章 吃心熱推
万一到时候看见了什么不该看的事情,也不会说出去给她惹来祸端。
所以小唯对自己雇过来的这个人都是颇为的满意。
正是占尽了这个中的好处,而且这人价格也十分便宜。
在她的接受范围之中,这样路上也能够再补充一下脂粉之类的东西。
而这一条路上。小唯也是经历了不少的事情。
所以她看着这路边的种种风景,一时之间竟然是有一些恍然。
她从之前的不沾人类一滴一血的那一个单纯的狐妖。
变成了现如今越来越往杀人不眨眼那个趋势发展的家伙。
一时之间她竟然是不知道自己这么下去到底是对是错。
但要是跟她说后悔的话,她倒是也没有觉得有什么后悔。
物竞天择。
为了生存,她也只能够做出一些必要的改变了。
只是当初小严给她留下的那一个印象着实深刻。
最后一眼的那惊鸿一瞥,忽然让她产生了一个疑问。
究竟这人人相传之中极负盛名的爱,这个字究竟指的是什么东西?
为何既让人痛又让人笑?
总是有许多人对它趋之不及,前仆后继。
就连小严那种已经活了那么久的妖怪,竟然也会出现这种心态。
这真的是让她觉得有一些疑惑。
爱这种东西真的有那么的诱人吗?
还能够让人付出生命?
这几日的赶路之下,小唯都没有时间去那城中吃一些人心来维持自己的相貌,所以她现在是有些稳不住自己的人皮面具了。
总觉得自己在外层的那人皮正在蠢蠢欲动,好像要飞跃出去一样。
为了能够继续的生存下去,她觉得自己现在必须得想一个办法立即为自己补充一下能量。
而在这方圆几里之中,前头那一个正在赶路的车夫之后,就是她最好的选择了。
那哑巴车夫正在埋头赶些路。
半点不知道小唯心里头的想法。
“车夫,我觉得你也赶了不久的路了,要不现在就停下来歇息一会儿吧。
这舟车劳顿的,如果你伤了身体,我这后头的路也没人来替我赶了。”
小唯把手从车厢之中伸了出来,慢慢的攀附上了车夫的身体,在他的耳边轻轻的吐气。
那哑巴车夫本来就不是一个心思正直之辈。
他早先被小唯雇用的时候,就听闻小唯之前是个青楼女子。
而小唯这几日一直在车厢之中,也没有做出什么异样的举动,所以他也只是有些心猿意马。
而且毕竟小唯是他的雇主,他也不能够强行对人家做出一些坏了规矩的事情。
现在小唯自己送上门来,他又不是那柳下惠可以坐怀不乱。
一时之间情乱之意,在小唯攀上他肩膀的瞬间,他就有些急不可耐的把小唯推进了车厢之中。
扣人心弦的小說 我在洪荒苟到成聖-第四百一十六章 吃心鑒賞
小唯的眼中划过一道冷光。
果然男人都是一个模样,个顶个的急色之辈。
就是这种男人她总是想不明白有什么资本让女人为他们要死要活。
说到底还是那些女人痴傻。
心里面怎么想着,但是小唯的脸上却是半点破绽都没有露出来。
对着车夫一声娇笑慢慢的凑上前去。
哑巴车夫是觉得自己恐怕是将要有艳福了。
但是没成想下一秒胸口就传来一阵剧痛。几乎让他有些抑制不住想要叫出声的冲动。
可惜他是一个哑巴,出不了什么声响。
小唯将车夫的心脏从他的胸膛之中掏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