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 起點-第四百四十四章 柳暗花明讀書

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
小說推薦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穿越之黑莲花复仇记
“带走。”接着衙役就给姜音戴上镣铐带走。
姜音被带走之后,茶馆里出现一片混乱。
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 線上看-第四百四十四章 柳暗花明分享
花言从外面进来,看到如此混乱的局面,花言赶紧询问伙计,得知姜音被带走了,他很着急。
可是姜音是被官府带走的,他不能鲁莽行事,此时他想到了齐元。
现在是在齐国,也只能找他帮忙,接着他就火急火燎的向齐国的皇宫跑去。
很快花言就到齐国的太子东宫。
“见过太子,眼下有件事情需要你帮忙。”
齐元知道花言无事不会来自己这里的,看到他着急莫慌的样子,也很担心。
“什么事情?你不要着急慢慢说。”
齐元看到他这个样子,也只能劝他。
“是这样的,音儿被官府给带走了。”花言现在巴不得齐元马上就去把姜音给救下来。
齐元听花言这么说心里一惊怎么回事,官府为何要带走她?
“官府为何要带走她?现在什么情况?”
花言摇了摇头,其实他也不知道,他一回茶馆,听说后就来找齐元,“赶紧去看看。”
齐元带着侍卫就和花言一起出了皇宫,他直接向押送姜音的那条路走去。
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 飛奔與夢想-第四百四十四章 柳暗花明分享
很快他就看到姜音的囚车,姜音双手戴着镣铐坐在囚车,一脸地淡定。
“停下。”
齐元直接走到囚车前面拦住囚车。
可是衙役不认识齐元,还以为他是普通人,态度十分强硬。
衙役看到齐元拦囚车,刷的一下抽出腰刀指着齐元。
“这可是重犯,你想干什么?要劫囚车吗?”
齐元很生气,他也知道这些人不知道自己的身份,自己现在出行又没有皇家的仪仗,只带了一个随从。
齐元的随从见衙役那么无理很生气,他刚要动手被齐元拦下来。
“这个你认识吧?”接着齐元亮出了自己的腰牌。
衙役看到太子专属的腰牌,吓得一下子跪在地上,“太子殿下饶命,小的有眼不识泰山。”
衙役跪在地上连连的磕头,生怕齐元一个不高兴就会让他们脑袋搬家。
齐元没有为难衙役,此次来的目的是要救姜音,和他们没有太大的关系,只要他们放人就行。
“你们都起来吧,把车上的人放了。”
衙役听到齐元的赦免,一下子从地上爬起来,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太子殿下,这个是上头交代下来的,小的不敢放人。”
齐元的随从听了很是生气,一把抓住那个衙役的领子。
“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太子的话都不听。”
衙役吓得裤子都尿了,现在看来还是赶紧放人的好,要不然自己的脑袋可能现在就得搬家,衙役赶紧掏出钥匙向囚车走去。
这个时候躲在人群中的薛越欣气的直跺脚,她好不容易才把姜音给抓住,这个时候可不能节外生枝,要是被放了出去,再抓她可就难了。
“乡亲们,这可是杀人犯,那个孩子好可怜还那么小就死在了她的茶馆,她那么黑心,不能让她逍遥法外。”
薛越欣这么一说,接着围观的群众就开始大声喊起来。
“她是杀人犯,不能放。”
“不能放,要让她伏法,偿命!”
一时间,人群中沸沸扬扬。那些人开始朝姜音的身上扔东西,什么鸡蛋,菜叶。
很快姜音的身上就沾满了那些杂物。
姜音被这样折磨,谢澄很心疼,他警告那些群众,可是那些群众那里肯听,他们也向谢澄丢东西。
看到这样的场景,齐元知道这样是带不走姜音的。
“本宫跟你们一起去衙门。”
没有办法,为了保姜音没有事,齐元现在只能这么做。
就这样齐元跟着囚车一起到了衙门。
姜音被带上了公堂,齐元坐在那里旁听。
“带人犯姜音,老实交代你是怎么害死那个孩子的?”
衙门里的官员一拍惊堂木,整得有模有样。
可是姜音一点都不惊慌,自己没有做过什么何必在意。
“回大人,我是冤枉的,这件事情肯定是误会,我怎么会去害一个孩子,请大人给我一点时间我会查个水落石出的。”
“是啊!大人,本宫担保她没有害人。”
审案的官员看到太子在一边担保,他不敢得罪太子,可是一边又收了别人的银子,真的是很难。
还是不要得罪太子的好,银子可以退回去。
要是得罪了太子小命就怕都保不住。
他一拍惊堂木,“既然太子担保,那么本官就给你时间。”
“慢着。”
官员的话音还没有落下,齐信就从外面走进来。
他举了举手里的东西,扔给衙门官员。
“这是她害死人的证据,你看看吧。”齐信说完轻蔑地看了一眼姜音。
接着他假惺惺地走到太子的面前,“太子也在,我们齐国是讲证据的国家。”
言外之意很明显,不是谁的地位高谁就说了算的。
衙门的官员看了看那个证据,脸上很是为难。
这一边是太子,一边是王爷,两个都不能得罪。
真的是太难了,本来打算能从这件案子中捞一笔的,可是现在看来什么都捞不到还里外不是人。
“太子殿下,不是下官不放人,你也看到了,现在有证据证明,暂时不能放人,先把犯人押下去,等候发落。”
虽然有证据,但是还是要报告给上一级官员的。
没有办法,现在齐元也保不了姜音。
出现的证据对姜音很不利,所以只能暂且关押。
齐元他们几个回到了茶馆,商量此事。
“我们分头去找证据,就不信他们做的天衣无缝,只要是栽赃肯定有破绽。我马上就去那孩子的家里查证。”
谢澄说完,马上离开茶馆。
姜音被关在大牢,他比任何人都着急,即使姜音到现在都没有原谅他,可是他已久是第一个跑在前面。
花言和齐元也去找证据,现在只能有足够的证据才能让姜音无罪释放。
因为太子插手此案,被人收买的官府官员也不敢对姜音如何。
谢澄来到孩子的家里,却找到了一封信件。
这信件足以证明姜音和这件事无关,他取了信件马上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