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九星之主 愛下-361 故友重逢分享

九星之主
小說推薦九星之主九星之主
“徐太平!!!”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荣陶陶的大吼声音,在夜色下荡漾开来,声音传了好远好远。
同一时间,在敌军阵营之中……
一头白色的巨型犀牛之上,正伫立着一道修长的身影,他有着一张极其俊美的面庞,白色的短发,和一双猩红色的眼眸。
那雪白犀牛的体型无比庞大,体长大概在五米左右,肩高起码也有两米五,重量怕是要以“吨”为单位来计算。
它的移动速度并不算快,甚至行动起来稍显笨拙,好在魂兽大军的行进速度也不快,所以那雪白犀牛倒也能跟得上大军的步伐。
魂兽大军的种类繁多,各个种族之间却是泾渭分明,亦或者是被率军将领梳理的井井有条。
8只雪白犀牛组成的小部队,位于魂兽大军的中前部,而每一头犀牛之上,都伫立着一道人影。
他们并不都是冰魂引一族,看起来,应该是这支魂兽大军的核心领导团队?
冰魂引、霜佳人、雪狱斗士、霜死士、雪行僧、甚至还有一只霜美人……
这是一支怎样级别的领导团队?
竟然统统都是类人型魂兽!?
如此恐怖的阵容,给世上任何一个人看,恐怕都会被吓得肝胆俱裂!
听到了茫茫风雪中的呼喊声,在一只雪白犀牛上,有着一头白色长发、表情冰冷的冰魂引,看向了身侧的徐太平:“巧。”
徐太平默默不语,稍稍低垂下了眼帘。
看到这样的一幕,冰魂引的面色更冷了,看向徐太平的眼神中甚至还带着一丝厌恶与鄙夷,再次开口,声音极冷:“巧。”
徐太平终于开口,简单的回了两个字:“嗯,巧。”
魂兽大军有中央部队,而在这8只践踏雪犀构成的小团体中,同样也有被围在中间的那个人。
中间那头践踏雪犀之上,是一道巨大的人形轮廓,怎么瞧都有些怪异。
他身上披着一件雪色的袈裟,在烈烈寒风中轻盈飞舞。
但问题是,他竟然有五官!?
雪色袈裟这种标志性的衣物,在雪境之中,唯有史诗级·雪行僧一族会穿戴,而且要知道,雪境魂兽们的衣物,绝大多数都是自带的。
比如说雪将烛,它们一族自带头盔铠甲和披风,再比如说霜佳人一族,它们自带唯美的雪色大氅。
这种雪制衣物甚至都不归属于任何种类的魂技,应该归结于魂兽特性。
所以,按照魂兽特性而言,这个巨大的人形轮廓,应该就是雪行僧一族无疑了!
但问题是,雪行僧一族可没有五官!
而这个家伙却是什么都有!不仅有,而且它的五官还颇为精致,整张脸看起来甚是俊俏,带着一股雌雄难辨的中性美,魅力值简直拉满了……
它的双眼中仿佛有一片灰白的雾气迷蒙,宛若白内障一般,看起来极为惊悚。
灰雾迷蒙的眼球,这明显就是雪境魂兽·霜佳人的特征!
更何况,它还有着一头属于霜佳人的灰白色长发,此时正随风飞舞着……
这是混血…呃,混种生物?
那么现在问题来了!
到底是雪行僧出了轨,还是霜佳人劈了腿?
下一刻,混种僧佳人缓缓抬起了手臂,它的胳膊却从中间破碎开来,呈点点霜雪状,连接着大臂与手腕。
那凌空悬浮的手掌,竟然探到了七米之外,轻轻的按在了徐太平的脑袋上:“你的朋友?”
徐太平阴沉着一张脸,咬着牙,极力忍受着那按在自己头顶的大手。
从小到大,徐太平极其厌恶别人摸他的头,但此时的他,没有资格,更没有能力反抗。
混种僧佳人并不在乎徐太平的反应,它梳理着徐太平的短发,像极了抚摸自家饲养的宠物猫狗。
一旁,冰魂引一声厉喝:“回答统领的问话!”
徐太平深深的吸了口气,道:“同学,没有交情。他是徐风华的儿子。”
只见徐太平脑袋上的手掌微微一顿,那中性的嗓音再次传来:“徐风华。”
徐太平:“是,徐风华。”
下一刻,那那纤长的手指轻轻点了点徐太平的脑袋,道:“留下柏灵树女一族,让他们离开。”
“是。”徐太平默默的回应着。
混种僧佳人看着徐太平那极力忍耐的模样,不由得,它嘴角的笑容越来越大,纤长的手指轻轻捻着徐太平的短发,似乎很喜欢看徐太平忍无可忍、却又不得不忍的屈辱模样。
“嘶……”小队中最前方的践踏雪犀之上,伫立着一个身材窈窕的纯种霜佳人,她仰起头,一道诡异的吼声从口中传出。
缓缓的,魂兽大军降低了速度,如此令行禁止,远远超出了人类的预料。
美味的肥肉就在眼前,一般的魂兽大军是不可能停得下来的。
所以,这是一只精英团队?
但精英团队的数量规模,真的可以如此庞大么?
直至大军先前部队出现在人类魂武者的视野里,人们的心中忍不住一阵悸动。
“呵……”荣陶陶忍不住一声轻叹,在他有限的生命中,从未见过如此气势如虹、威武雄壮的魂兽大军。
哪怕是刚才那宛若天灾一般的尸潮,在眼前这支魂兽大军面前,都落了下乘。
清一色的月豹与雪狮虎位于大军前方,漆黑的夜色下,那一双双猩红色的眼睛极为慑人!
这种独来独往的狩猎者,是如何被压抑天性,变成群居生物的?
率军将领到底是有怎样的雷霆手段,才能做到如此效果?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的……
一侧的树林中,无数诡异的身影晃动着,时而还会传来一道猿鸣声,似乎,是匪统雪猿率领的匪盗雪猴大军。
放眼望去,身骑雪夜惊的霜佳人方阵、霜死士方阵、甚至是雪狱斗士方阵,雪将烛率领的雪尸雪鬼方阵,以及那飘在半空中的雪行僧小队……
大军中,位于后方的雪将烛方阵,显然正在接收着溃逃的雪尸雪鬼群体。
无数半透明的霜雪团,缭绕在军中,一只只雪怨灵眼神阴毒,口中发出着痛苦的呢喃声,更给这支大军增添了一丝恐怖的气息。
魂兽大军犹如黑云一般,气势铺天盖地,压得众人喘不过气来。
龙首之后,付天策张大了嘴巴,眼中满是不可置信。
魂兽大军,一般而言都是鱼龙混杂的!
但是这一支军队…类人型军种几乎超过了70%!
这是什么概念!?
毫无疑问,这™就是精兵里的精兵!
一个雪行僧就够人们吃一壶的了,那小队里足足有7只雪行僧!?
不…不对,中央核心小队中,那践踏犀牛之上,也站着一只雪行僧呢……
“霜佳人,雪狱斗士……”高凌薇抿了抿嘴唇,道,“不都是中立种族么?”
付天策:“在地球也许是中立的。但这些都是雪境旋涡里出来的魂兽,没有与人类接触过,不存在签订条约的问题。”
程疆界突然开口道:“我去过雪境旋涡很多次,从未见到过高傲的雪狱斗士有屈居人下的时候,也没见过它们联和其他种族,心甘情愿的当一名士兵。”
为荣陶陶压阵的众人在窃窃私语,心脏都在颤抖,而前方,荣陶陶也在雪绒猫的帮助下,视线锁定着践踏雪犀上的徐太平。
一人一兽,目光灼灼对视。
一个身处气势雄浑的魂兽大军中央,一个站在那散发着绿色莹芒的巨大树堡前。
画面…的确有些壮观。
“活着呢。”荣陶陶开口说道。
荣陶陶也是从未想过,再次重逢,第一句竟是这样的话语。
徐太平伫立在践踏雪犀之上,发出了一道鼻音:“嗯。”
荣陶陶甩了甩凶恶疣猪面具,甩出了点点汗水:“去哪,三墙?”
徐太平:“也许是,也许不是。”
“呵。”荣陶陶撇嘴一笑,道,“你这人活着苦大仇深的,不去人类社会报复,也没地方去了。”
徐太平:“也许是,也许不是。”
荣陶陶不置可否,一边将凶恶疣猪的面具戴上,闷闷的声音也从面具里面传来:“你知道的,莲花瓣在我手里,从你们一族的手里抢的。
所以,想从我这突破过去,前往三墙,你们可得付出点代价。”
徐太平目光阴沉,道:“莲花瓣的事,不用你提醒。”
荣陶陶颇为潇洒的耸了耸肩膀,道:“我有自知之明,我也知道我拦不住你们,但是总会有人死在我的莲花瓣下。
你猜……死的会不会是你啊?”
后方,一众人马的目光,紧紧锁定着荣陶陶的背影,他们的心情极为复杂,甚至不知道该用怎样的情绪,来面对这样的画面。
不是每个人都能有勇气,伫立在两军阵前的。
那魂兽大军的气势铺天盖地,甚至能将一个人吓得魂飞魄散,双膝发软,连站都站不起来。
然而荣陶陶就在这成百上千…甚至成千上万的魂兽目光注视下,不紧不慢的整理着面具,用最轻松的语气,放出了最狠的话。
你猜,死的会不会是你啊?
徐太平握紧了拳头,猩红色的眼眸死死盯着荣陶陶,从牙缝中挤出了一句话:“我给你一条活路。”
“嗯?”荣陶陶愣了一下,道,“怎么,你准备打道回府了?”
徐太平:“留下柏灵树女一族,你可以滚了。”
听到这句话,辰龙等人不由得眉头紧皱。
留下柏灵树女一族是什么意思?它们要将柏灵树女一族并入魂兽大军的阵营中么?
不,绝对不可能!
魂兽大军以杀戮、掠夺为主,而柏灵树女的生物特性却是极为善良,她们一族的存在,与魂兽大军的行为和理念格格不入。
所以,留下她们是为了杀戮?
魂兽大军要柏灵树女的魂珠有什么用?它们本身就是魂兽,又不能镶嵌魂珠,这……
不过,魂兽大军中的雪狱斗士一族,却是让付天策的心中有了不妙的预感。
这一种族别说是屈居人下了,甚至都不愿意与其他种族合作,它们一族的排外属性非常明显,最关键的是,这一种族有一个非常明显的特性:不愿恃强凌弱!
它们除了必要的进食之外,从不愿欺凌弱小,这一种族现在身处魂兽大军之中,本就是违背魂武世界的规则的!
既然魂兽大军有独特的方法,将雪狱斗士拽入军中,是否也有相同的办法,游说柏灵树女一族?
想到这里,付天策刚要开口提醒,而荣陶陶却是先说话了。
只见荣陶陶煞有介事的点了点头,道:“所以,没得谈。不过既然是老同学,咱俩就叙叙旧吧,它们对你怎么样啊,小苹果?”
一时间,徐太平却是失了声。
荣陶陶遥遥望着徐太平,透过雪绒猫的视线,徐太平那僵硬的面容是那样的清晰。
看来,他过的并不好。
荣陶陶的目的之一就是拖时间,等待援军,他巴不得和徐太平聊上半个小时。
只听荣陶陶继续开口道:“那不是你梦寐以求的家园么?还有你梦寐以求的族人们,怎么,活的不开心?
要不然你回松江魂武啊?魂班你是进不来了,不过武班应该有空座。”
“徐风华的儿子。”突然间,一道中性嗓音传来,那声音极具穿透力,飘进了荣陶陶的耳中。
荣陶陶微微皱眉,在雪绒猫的视线里,却也看到了一个不伦不类的生物。
这™是个什么玩意?
披着袈裟的霜佳人?
不对啊,霜佳人哪有制造雪制袈裟的能力?
你要说是用布匹制作的,荣陶陶勉强还能相信,这件袈裟是霜佳人用针线缝出来的,但这袈裟明显是雪制品,是生物自带的!
卧槽,这竟然是个串儿?
雪境魂兽也有“合宠”的概念吗?
只见那踏在雪犀上的袈裟霜佳人,双手收拢了一下脑后的灰白长发,露出了魅力惊人的中性面庞。
它那灰雾迷蒙的双眼望着荣陶陶,淡淡的开口道:“离开这,人类,这是我最后的忠告。”
荣陶陶开口道:“你认识我妈?”
“认识。”不知为何,袈裟霜佳人的脸上突然露出了笑容,而且那笑容越来越大,“她的手上沾满了我们的鲜血。”
“仇人相见,不是应该分外眼红么?”荣陶陶微微挑眉,道,“为什么还让我走?怕了?”
诶?不对不对!
荣陶陶话刚出口,就感觉不对劲儿。
我是来拖时间的,怎么习惯性的开始怼人了呢?
聊天没有这么聊的啊……
袈裟霜佳人的笑容不减,轻轻点头:“既然你想不走,那就别走了。”
下一刻,一片肃穆的魂兽大军,突然暴躁了起来。
尤其是前排那一片片的月豹与雪狮虎,它们的爪节躁动的扒着地面,本是安稳站在原地的它们,竟然开始来回踱步,口中发出了“噜噜”的危险声响。
连带着,一侧的树林中,也是一片树枝晃动,积雪簌簌掉落,鬼影隐隐绰绰。
行吧,好歹也算是拖延了不少时间。
只见那荣陶陶一手摊开,一瓣青绿色的莲花瓣在掌心上轻轻飘动。
他看向了袈裟霜佳人,那藏在疣猪后的脸,也是咧嘴笑了笑:“你可想好了……你们敢来,我就敢埋!”
随机挑选100名以上幸运魂兽葬身于此。
数量嘛…上不封顶!
回应荣陶陶的,是袈裟霜佳人的一声暴喝:“杀!!!”
同一时间,荣陶陶掌心之上的莲花瓣,急速旋转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