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玄幻小說 撿到一隻始皇帝-第四百二十四章 當今顯學看書

撿到一隻始皇帝
小說推薦撿到一隻始皇帝捡到一只始皇帝
在众人看来,赵康是一位军事上的天才,他总是能创造出诸多不可思议的打法,他总是能完成一些惊人的壮举,有些时候,他看起来比赵括还像一个异世界来客,造就赵康这样的军事才能的原因到底是什么呢?首先,赵康的确是一位战争的天才,他有着非常强大的战争嗅觉。
这东西说起来就有些模糊,就好像一些理工的天才,在看到几个数字后脑海里就会出现完整的模型那样,当赵康来到战场之后,他脑海里仿佛迅速就能出现敌我诸多数据,从而开始疯狂的运算,想出解决敌人最好的办法,可是他的很多奇思妙想,却是来源于他的父亲。
赵括是非常疼爱赵康的,就是因为疼爱,赵括对他的要求也就很高,当初赵康牙牙学语的时候,赵括就让他坐在自己的怀里,然后给他讲述一些有趣的战争故事,有的故事是已经发生了的,有的故事是属于未来的。赵康非常的顽劣,从来都不肯安分,可是每当赵括讲起故事的时候,他就显得非常的安静。
而为了哄他,赵括也就说了无数个故事,其中包含了各种各样的战争,赵括差点把海湾战争都讲给他听了,在这样的熏陶下,赵康脑海里总是有着无数新奇的怪想法,他在父亲的故事里听到骑兵各种击破步兵,甚至在极高的指挥下横扫半个世界的故事…这让赵康对骑兵非常的着迷。
可是骑兵是不能拿来直接冲阵的,因为骑士的训练时间非常的长,而且马背颠簸,一不小心就会摔落马下,在先前与匈奴的战事里,赵康第一次运用了骑兵冲阵战术,之所以敢这么用,第一是因为气候限制了匈奴的骑兵,第二是因为匈奴骑兵是混乱的,没有编制的,第三是因为场地开阔,不会受到地形的限制,第四是因为秦国士卒的组织度很高。
换个地方,换个天气,乃至换个敌人,或者将士,这样的壮举都是不可能完成的。
大概是尝到了骑兵所带来的好处,赵康开始逐步成为了骑兵的忠实粉丝,他认为骑兵一定会全面的取代战车,成为以后战争里的核心力量…他想要找到快速训练骑兵,加强骑兵战斗力的办法,在这一点,赵括显然是可以帮上他的。
赵括忽然就想到了马镫,赵括前世从不曾骑过马,故而在这个世界里也几乎没有感觉到什么不同,可是赵康说出自己的烦恼后,赵括就开始思索为什么如今的骑兵战斗力不如后来的骑兵呢?他猛地想到,可能就是因为马的装备问题。
马镫是一个后世里几乎被用烂的穿越装备,但凡穿越者,总是能做出马镫来,让所有人惊惧。最初的历史工作者,认为马镫的形成是在南北朝时期,是胡人南下后所带来的…可是后来魏晋出土的文物,推翻了这个结论,于是马镫的形成时间又被定在了魏晋,那些穿越到三国时期做出马镫的人大概不会被视为天才了。
而后来,西汉壁画里出现的布马镫,也就是最简陋的单马镫,又推翻了先前的结论,按着如今的研究,漠北出土的壁画,马镫大概是出现在秦汉时期,是漠北的匈奴人最先做出来的,甚至有人觉得冒顿单于的迅速崛起与之相关,事实是怎么样的,我们不得而知,我们唯一知道的是,穿越到三国不必发明马镫。
至于马鞍,那就更不是新奇物,人们通常会因为懒惰而进行发明,马鞍可以很好的缓解骑士们的酸疼,增加舒适度,这样的好东西的出现时间不必马镫要晚..而最关键的,则还是马蹄铁,马蹄铁可就不好发明了,总的来说,这是很久以后的东西,也就是宋元时的产物。
当然,最早出土的马蹄铁是公元前两百多年,嘿,正好就是如今这个时代,可是出土位置在欧洲,据猜测是罗马人的发明。
赵括对这三件东西没有太清楚的认知,可是毕竟在这个时代活了这么久,也骑了一辈子的骏马,结合如今骑马所遇到的困难,他大概能猜出这三件东西是怎么用的。当赵括带着儿子来到墨家的研究中心的时候,墨家弟子们纷纷起身行礼拜见,他们将赵括当作巨子,虽然赵括自己并不承认。
秦王自从尝到了纸张,水车,辕犁,高炉冶炼,水力排囊冶炼等技术的便利之后,就爱上了墨家…这些人的能力太强大了呀,纸张让秦国隐隐摆脱了竹简,办事效率提高,从根本上就对各国形成了技术优势,随后的水车与辕犁,让秦国各地的粮产大增,更别提冶炼技术对铁器质量的提升和对产量的增加。
在这些人的努力下,秦国都已经对各国完成了技术垄断。秦王给这些人赏赐了爵位,同时给与更好的待遇,更多的扶持,要求他们放心钻研,寡人永远给二三子撑腰,别怕失败,搞就完事了!当三家之墨承认了同一位巨子后,墨家也迎来了飞速发展时期,三家分工明确。
齐墨在钻研墨经,在赵括的帮助下,重新的进行诠释,并且主张墨家的大一统,提出诸多的治政主张,培养出了不少的弟子,而楚墨和秦墨则是在搞民事和军事发明…墨家在秦国的影响力不断的增加,隐约有着成为显学的模样…当今的显学,非法家莫属,有着韩非作为领袖,有着秦国作为后盾,有着不可计数的官吏来执行…
就是儒家都得靠边站…而韩非的《韩非子》一出来,法家集大成者直接将法家推到了独步天下的地步,韩非一生都在钻研律法,填补律法的空缺,他的很多律法学说,例如要在人的基础上对罪犯进行审判,在赵括看来已经是非常先进了…韩非提出,牲畜犯法,是不必治罪的,因为那是牲畜,他不是人。
可是人犯法,一定是要治罪的,因为尊敬他是一个人,一个有理性的人,故而他要接受惩罚,在惩罚一个有理性的人的时候,要以惩罚人的方式来进行惩罚。
另外,还有韩非提出的几个治罪的办法,未遂的概念,道德感和普法的关系,主观客观,紧急避险,生命至上等…让赵括都有些害怕,自己到底是弄出了个什么怪物…法家成为显学,唯一能与他抗衡的就是儒家,说起来,儒家也是惨,当初杨朱学派兴起,能抗衡的是儒家,墨家兴起,能抗衡的还是儒家,法家兴起,倒霉的还是儒家。
在这两家之后,当然就是墨家和杂家…杂家这一派要求吸纳百家所长,尊崇大一统…要求法治,请求德政,就是百家的缝合怪,代表的学者是赵括…还有吕不韦,主要还是赵括,赵括当初的弟子们返回各地,教导弟子,从而造就了杂家的兴起…在全国各地,都有赵括的徒子徒孙,有的担任官职,有的从军,有的专门研究马服书,有的务农救人。
杂家的吸纳百家之长,以及六国一体,对秦国都是有巨大作用的,故而秦国官方非常支持这个学派,只是在楚国燕国等地方,就容易遭受打压了…杂家之所以没有能一跃成为最大的显学,大概还是因为他出现的时间太短…积蓄太薄弱..而集大成者赵括又不愿意去有意的振兴这个学派。
墨家兴起,轻易能看出来的就是他的弟子数量…赵括和赵康走进来的时候,挤挤攘攘的,几乎都是墨家的弟子们,他们看起来非常的繁忙,有的在忙着灭火,有的则是在削木,有的在玩泥巴…赵康目瞪口呆,这还是他第一次来到这里,众人拜见了赵括,吾滏很快就出来迎接。
“您怎么来了?”,吾滏擦拭着额头上的汗水,灰头土脸的看着面前的赵括,如今的模样对赵括似乎有些不太尊敬。
赵括笑了笑,方才说道:“我是有几个想法,想要跟您商量…”,他们几个人就走到了一处树荫下,吾滏认真的看着赵括,赵括说道:“是这样的,是关于骑马的事情,您也知道骑马是一件难事…”,赵括直接坐下来,用手在地面上画了起来,“您看,要是有这样的东西,可以让骑士们坐在马背上,能随意活动…”
“马蹄磨损太快,要是可以钉上铁,是否能阻止这样的磨损?”
赵括语速很快,画出来的东西也有些简陋,吾滏皱着眉头,认真的思索了起来,骑兵三件套的难度并不大,甚至还不如纸张,尤其是马镫这样的东西,更是简单,吾滏认真的思索了许久,说道:“我可以试着做一下,请您给我一段时日,我会做出最好的,最便利,最舒适的…”
“好,有劳了。”
“不敢,不敢。”,赵括难得来了一次,吾滏就带着他来参观如今的诸多研究,墨家的脑洞好像都被赵括所打开了,他们开始折腾各种奇怪的东西,大概是水力的巨大成功让他们着迷,他们居然想要做出通过水力的纺织机,水力的马车,水力的士卒…赵括有些懵,可还是没有打断他们的想象力,想象力是非常重要的东西。
直到他发现有人在研究司南,司南就是指南针的前身,同样为我国的四大发明之一,出现时间最早可以追溯到战国时期的邯郸马服山….嗯,这是赵括老乡,根据猜测,邯郸人接触了磁山的磁铁矿后做出了这样的发明,而研究他的人,居然想要做出一个可以指向北方,东方,西方的司南…赵括觉得这就很没必要了…
赵括无奈的给他们解释了所谓磁力的原理,墨家弟子们当然是很快就记录了下来。
只有赵康,眯着双眼,笑着说道:“这东西在草原能发挥出更大的作用…”
“是啊,草原和海洋,都是他发挥作用的地方…”,赵括说着。
说起海洋,就不得不提墨家正在钻研的船只,如今的船只技术是非常落后的,落后到这些船只不能出海,也不可能发生大规模的海战水战,只能是作为运输粮食的存在…赵括对船只一窍不通,在这方面还真的是贡献不出什么来。不过,对这些想要造船的墨家弟子,他还是由心的夸赞。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从陆地探索到海洋,再到太空,这是趋势。
赵括带着赵康离开了这里,赵康一路上还是在说着骑兵三件套,他觉得如果能做出来,一定会起到很大的帮助,那么接下来秦国所要做的就是大量的培养战马…父子两人返回家里,刚刚打开了门,就看到一个“陌生人”站在院落里,赵康一愣,仔细大量了片刻,方才叫道:“成蟜!”
成蟜转过身来,他穿着很朴素的衣裳,脸色沧桑,再也没有从前的稚嫩,变化巨大,他离开咸阳那么多年,终于是回来了,成蟜认真的朝着赵括行礼拜见,赵括心里激动,有些说不出话来,拉着成蟜坐了下来。
“我看到了很多,这一路上,我真的看到了很多…”,成蟜摇着头,说起了自己这一路上所看到的那些,各地的情况还是不太乐观,百姓们的劳动强度非常大,从刚刚长身体的孩子,到年迈的老人,到妇女,都需要不断的参与劳作。成蟜说道:“虽然兄长没有再组织徭役,税赋比以前要低,可是百姓们想要吃饱还是不容易…”
“因为货币的原因,新的那几个郡,有很多百姓都失去了积蓄,市场混乱…”
“盗贼,盗贼实在是太多了。”
“地方官吏根本听不懂百姓们在说什么,无法交流..”
“邯郸地动山摇,毁掉了很多的民居,压死了不少的百姓,这引发了混乱,赵人觉得这是先祖的愤怒…”
赵括安静的听着成蟜讲述地方的情况,时不时点着头,神色看起来有些黯然,赵康有些生气,刚刚见面,就说点好听的呗,你非得讲这些…当成蟜说完后,赵括长叹了一声,说道:“都会好起来的,这些问题,都要去解决…等到内部战争结束,秦国就可以全力的处置内部的政务…你的确是成长了很多啊。”
“父亲,我这次回来,是为了劝说兄长…为了竞争,地方官吏们逼迫百姓,全力提高自己的政绩,弄得百姓疲惫不堪…这样的竞争是好事,可也会造成官吏们为了保住自己,为了得到更好的爵位而压榨治下的失事情啊,为了提高粮食产量而逼迫年老者参与劳作,累杀百姓,这样的事情我看到了很多,这实在不是什么好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