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權寵新娘蜜如甜》-406 司空昌拒絕喬涵兒看書

權寵新娘蜜如甜
小說推薦權寵新娘蜜如甜权宠新娘蜜如甜
乔墨儿和韩云熙一起去了司空昌的住处。
司空昌回到了自己原来的家中,收拾好了一切,准备和大家来个彻底的告别。
“庄主,夫人。”
司空昌很惊讶,他不知道韩云熙会和乔墨儿来找他。
“你这是什么意思?”
乔墨儿看着司空昌手上的东西,似乎是准备好了不日就要去远行。
“回来收拾下,等山门大开,我准备接受父亲未完成的遗愿,继续去云游四海。”
司空昌迎接着韩云熙还有乔墨儿进屋里坐坐。
“对了,涵儿说想要和你在一起。”
乔墨儿开门见山的问他。
“所以,你的想法是?”
司空昌没有喜形于色,只是继续手上的动作,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姐姐也死了,父亲也不在了,我觉得我不能再帮着她错下去了。”
“事情已经发生了,你就不要再内疚了,活在当下不是挺好的吗?”
司空昌摇摇头,“她兴许只是因为自己没有想明白,只是一时的感动,所以想要和我在一起。”
“我看未必是这样。”
韩云熙摇摇头,“你看过我写的话本,你应该知道,乔涵儿最后会死在耿逸怀的手上,你是怕因为你的出现,耿逸怀会迁怒于你,毕竟涵儿怀了他的孩子。”
司空昌不语,就当韩云熙说的这是揣测的话。
“不可能的,耿逸怀现在喜欢的是三公主,他即使再想要孩子,也不可能会对乔涵儿下手的,毕竟他知道孩子没有娘的痛苦。”
乔墨儿的话,没有起到什么作用,相反的还得到了司空昌的话:“就如你所说,孩子需要娘,即使耿逸怀喜欢三公主,他也会给乔涵儿一席地位,我这样贸然和她在一起,会给她带来杀生之祸。”
“所以,你现在不想和涵儿在一起,是因为怕耿逸怀会伤害到她?还是怕她心中还有耿逸怀,你怕得到失望。”
“夫人还是不要随便揣测我的心思了,倒是夫人,您是什么时候知道,庄主没有失忆的事情?”
司空昌反客为主的话,让韩云熙还有乔墨儿互相对视了一眼。
“可能就是我和他惺惺相惜吧,在临安城的时候,我就知道他没有失忆。”
“看来你们感情还真的很好。”
乔墨儿低头一笑,除了知道韩云熙没有失忆之外,乔墨儿还知道,其实在大婚的前一日,乔墨儿在路上被人打劫了,她一直都知道韩云熙就在附近。
当初杀了那个土匪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韩云熙。
他可以一而再的忍让别人欺负乔墨儿,但是事不过三,那一次看见有人故意拦住他们的婚事照常举行,他就动了隐忍已久的杀戒。
乔墨儿也时长在想,韩云熙到底是怎么样深不可测的人?
可她也懒得去剖析这些,因为她觉得,只要相爱的人在一起,无论他是怎么样的人,对她好就足矣。
乔墨儿还沉浸在回忆韩云熙的事情中,韩云熙则拍拍她的肩膀。
“夫人,我们不是来说服司空昌和乔涵儿在一起的吗?”
乔墨儿回过神来,对司空昌说:“明日酉时,秘境山庄湖畔一见,你要是敢不来,我扁死你。”
乔墨儿简单粗暴的话语,让司空昌感觉到了威胁,但他从来不是个被威胁的人,于是乔墨儿和韩云熙就被司空昌下了逐客令。
“夫人,所以我们这是被人赶出来了吗?”
韩云熙牵着乔墨儿的手,撒着娇说道。
“韩云熙,你给我起开,看我不进去暴揍他一顿,我就不叫乔墨儿。”
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權寵新娘蜜如甜》-406 司空昌拒絕喬涵兒熱推
乔墨儿想要打司空昌,却被韩云熙扛着回云熙殿了。
優秀都市言情 權寵新娘蜜如甜討論-406 司空昌拒絕喬涵兒分享
次日乔墨儿也没有经过乔涵儿的同意,就快刀斩乱麻,让她酉时湖畔一见,不来以后就断了她的吃食。
乔涵儿自知现在吃人家嘴短,又不敢错过和司空昌在一起的机会,于是应约而致。
倒是司空昌却不按常理出牌没有来。
乔涵儿挺着个孕肚,等司空昌出现,其实也很失落的。
她满心欢喜,却没有等到司空昌。
最后没办法,乔墨儿命令无拴把司空昌绑了过来。
“涵儿,我和你之间,是不可能的。”
“司空昌,你现在是什么意思?当初的我对你爱答不理,你却死缠烂打的守在我面前,现在的我对你一往情深,你却视而不见,你真当我乔涵儿没人要吗?”
“不会,你很好,我也知道你还是耿侧妃,所以我们之间是不可能了,今日之后,我们就不要再见面了。”
司空昌想要走,乔涵儿抓住他的手,第一次害怕失去他。
“求求你,求求你,不要离开。”
乔涵儿恳求着他。
“我知道,之前很伤你的心,现在你傲娇一下,我很理解,但是可不可以不要离开我,我会很快和耿逸怀合离,我们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你等等我好吗?”
司空昌仍然还是决绝的离开了。
乔墨儿只是远远的望着他们二人对话,好像发生了很大的争执,但看乔涵儿笑容很开心,以为是他们二人谈妥了。
于是便点燃了烟花,给他们庆祝一下。
谁知道,司空昌离开,让乔墨儿大失所望。
乔墨儿刚想要去追回司空昌,便被乔涵儿喊住了:“墨儿姐姐,随他去吧,我想还是等我和耿逸怀的事情解决了,再来找她吧。”
乔涵儿想明白了,若是此刻和他在一起了,就是犯了七出之条。
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權寵新娘蜜如甜-406 司空昌拒絕喬涵兒鑒賞
他兴许是担心耿逸怀会杀了她,所以才一直拒自己于千里之外。
一开始他没有后顾之忧的追她,是因为他觉得乔涵儿不会这么快答应和他在一起,但经过生死一刻,乔涵儿决定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他退缩了。
乔涵儿难过,乔墨儿更是难过。
无拴送走了乔涵儿,她坐在湖边,叹息了一遍又一遍。
“我以为只要一个人肯努力的往前走一步,他们就会爱在一起,但是我发现错了,双向奔向的爱情,才是最幸福的。”
韩云熙坐在乔墨儿身边,将她的头靠在了自己肩上。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人生要走,兴许她们背道而驰也会有重逢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