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 txt-第三百零五章仙路霧散,墜仙之迷相伴

從殺豬開始修仙
小說推薦從殺豬開始修仙从杀猪开始修仙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大道混乱,星辰暗淡,原本以为无敌于凡俗,却发现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星空邪神、阴间怪异、未知仙朝…恐怖的敌人层出不穷,即便张奎洒脱的性子,也感觉到不小的压力。
不过他生来倔犟,大部分时候小事无所谓,但胸中一口恶气却是咽不下。
像祸洲那些人一般逃?
从来没想过!
此时天光已暗,满天星斗闪烁,但张奎运转观星术与通幽术,却能透过神州大阵与天元星大阵,看到那璀璨绚烂背后,星海间杀机弥漫!
水善利万物而不争,红尘万丈,名利苟且,若是沉迷,纷纷扰扰之下,念头难免不通达。张奎两世为人,倒是看透了这些。
但圣人之道,为而不争,不争乃大争,争的是天之大道。
说当什么圣人纯粹扯淡,他只是心有恶气,头硬似铁,非要与这满天邪神恶仙碰一碰。
想到这儿,张奎哼了一声,当即盘膝而坐,心神渐渐沉入,再次来到了识海地煞银莲旁,仔细观察。
既然仙路中断,那么还要从自身想办法,此物便是成道之基。
地煞银莲内自成天地,既然能结合太阳真火与红莲业火,弄出前所未有的两仪真火,那么也应该能避开混乱大道,另开仙路。
不过也有难处。
此物身处玄之又玄的意识海中,至今也不清楚来历,虽然已经能将一些灵火神材带入其中,却无法唤出体外,肉身进入。
若是打造一样类似的法宝呢,有没有可能…
想到这儿,张奎神魂于莲台盘膝而坐,仔细体会地煞银莲道韵。
七十二朵花瓣,每一朵都对应着一门地煞术法,仔细揣摩,便能体会到其中法则流转。
张奎先是拿出了一块陨晶,此神材乃天外陨石坠落,受星海爆裂灵气锤炼,坚韧不凡,是锻造飞剑的上佳材料。
记得在秦山古道方仙道秘境中,竹生得了一块便乐得嘴都合不拢,如今玄阁挖空了神州所有古秘境,却是得了不少。
想到这儿,张奎伸手一挥,两仪真火银光缭绕,坚硬的陨晶瞬间融化,在他强大神念锻造下叮当作响,渐渐得变成了莲花花瓣状,和通幽术花瓣纹路道韵一模一样。
张奎拿起仔细端详,满意地点了点头,随后猛然一跳,神魂归位,再睁眼已是昆仑山顶,寒风逼人。
伸手一挥,陨晶打造的地煞银莲顿时出现在手中,如墨玉一般晶莹剔透,然而张奎的脸色却是一僵。
这玩意儿看似玄妙,却一点儿没有地煞银莲的道韵,纯属废物。
“玛德,再来!”
张奎再次神魂进入地煞银莲中,运转射覆术,指尖金光缭绕不断推算。
陨晶、万年寒铁、怨铜…这些神材虽然妙,却是天地大道运转,岁月演化后的产物,即便再好,也无法承载地煞银莲的自成天地。
自成天地…
张奎心神一动,指尖瞬间停下,洞天神晶!
此物乃仙王窃取大道开辟洞天的结晶,相当于先天灵物,可承载洞天之力,统御一方星域。
若说有什么能承载地煞银莲的道韵,自己手中也只有此物最合适。
想到这儿,张奎毫不犹豫拿出了一块洞天神晶,两仪真火炼化后,用神识不断打入地煞银莲纹路道韵。
这次他心无旁骛,外面却是生出了不小的变化。
轰!轰!轰!
只见昆仑山顶,以张奎为中心,肉眼可见的冲击波不断向外扩散,空间都在震荡,仿佛天雷轰鸣。
这声响甚至传到了昆仑山下,这里是神州最大平原,围绕大阵建立了乾、坤、坎、离、巽、震、艮、兑八座大城。
夜深人静,受惊百姓纷纷走出家门,看着昆仑山顶雷声轰鸣,议论不断。
“又来了,这大半夜的,教主也不休息么?”
“休息什么,教主乃是天生神人,可不是你我这凡夫俗子。”
“少见多怪,我曾经可是住在颖水城的,教主当时镇压江州,每次御剑飞行,同样不也是天雷滚滚,听不到反而不安心…”
山脚神朝北极殿内,正在阴间地图前商议的赫连伯雄和华衍老道也被惊动,齐齐扭头看向山顶。
赫连伯雄眼中闪过一丝惊讶,“教主在做什么,上次弄出了星舟镇国,这次动静这么大,怕是要有惊世之举。”
华衍老道则是满脸忧色,“一次坠仙山,一次阴府,教主回来后,虽然没说,但老夫却感觉有些不对。”
“前辈放心!”
赫连伯雄沉声道:“我人族自黑暗中崛起,教主有大毅力,我等亦要随其披荆斩棘,万死不悔…”
不提山下众人反应,昆仑山顶的动静却是越来越大。
好在昆仑山为天地之桥,神州大阵镇压,再恐怖的震动也巍然不动。
安静、坚固,灵气充沛,这也是张奎在此修炼的原因。
然而地煞银莲内,张奎的脸色却是越来越差,随着道韵纹路一下下刻录,这洞天神晶竟然也开始承受不住,变得扭曲。
不行,还差点什么…
张奎心神一动,拿出了黑河水府青铜古镜碎裂后化成的青石,此物虽然不知是何来历,但也空间灵韵内敛,绝不简单,且更加坚硬。
想到这儿,他毫不犹豫用两仪真火同时炼化,以无名青石为底,用洞天神晶刻画道韵。
恐怖的震动声越来越大。
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 txt-第三百零五章仙路霧散,墜仙之迷分享
张奎眼中则闪过一丝欣喜,两物相合,竟真的能够承载地煞银莲道韵。
唯一的缺憾,就是在道韵恐怖压力下,眼本蒲扇大的莲花瓣,变得越来越小…
一个时辰后,昆仑山顶安静下来,盘膝而坐的张奎猛然睁开双眼,摊开大手,一枚拇指大的莲花瓣出现在掌心。
青肌玉骨、银光缭绕,仿佛活过来一般,挥洒着银色光芒。
感受着其中的道韵,张奎眼中满是激动,成了,虽然小,但却完美复制了地煞银莲。
忽然紧接着,张奎就面色一变,只见银莲花瓣在某种未知力量下,竟然迅速枯萎,化作了飞灰消散,仿佛根本没有存在过…
张奎先是沉默了一下,随后看着天空哈哈大笑,“大道不容,这条路对了!”
“只要有足够的神材,地煞银莲练成之日,便是我开辟仙道之时。”
说着,张奎看向了坠仙山方向,眼中神光四射,“坠仙山,古仙朝废墟,却是我新仙道崛起之地!”
前方道路迷雾尽散,张奎心中阴影也少了许多,掏出酒壶灌了几口,额头“长生眼”忽然睁开,嘿嘿笑道:“看你这山硬,还是我的锄头硬…”
然而就在他准备驾起祥云再探坠仙山时,元黄却通过太始传来信息,他们发现了些东西。
……
黑雾冥冥,风沙滚滚。
阴间依旧是阴间,却与往日大不相同。
神州对应范围内,过去几个禁地对应的通道遗迹,都建立了城镇,火焰镇魂塔熊熊燃烧,在这黑暗之地点亮了一座座灯塔。
玄阁已经将所有材料消耗,炼制出了第一批十五艘星舟,连同龙骨神舟,十六艘神船光芒四射,载着天阁群妖在神州领地内四处巡逻。
当然,他们的主要精力全在边境,神州境内全交给了各个战队,一边挖掘遗迹,一边消灭那些偶然出现的小股怪异。
排行榜靠前的战队几乎分散在各个荒漠,而神屿城还有更多的修士一批批涌入,新成立的战队层出不穷。
正如张奎所料,阴间虽然危险,却正如一个磨刀石,在不断历练中,神朝修士也在飞快成长。
锵!
一道剑芒闪过,几只跳出的阴间怪异身躯散落一地,血肉在地上不断蠕动,似乎想要再次融合。
叶飞也不在意,挽了个剑花收剑归鞘,而旁边道人队友则上前一步,捏动法诀鼓起腮帮子一吐,血色业火喷涌而出,将地上的怪异血肉烧成飞灰。
“大家动作利索点儿!”
叶飞哈哈笑道:“这些可都是功德点,更重要的,咱们的星舟甲板或许就在其中。”
在他面前,白骨累累如海,星舟残骸遍地,正是曾经仙孽常空占据的那片领地。
旁边道人叹了口气:“光这些可不行,听说神材不够,玄阁第二批星舟迟迟没有动工,天阁尊者都在排队,啥时候才能轮到我们…”
“瞎操心!”
叶飞瞪了一眼,“那些自有上头处理,咱们要争的,是成为第一个拥有星舟的战队…”
就在这时,黑雾狂风起卷,一道金色流火神光四射,划破天际往西而去。
“是龙骨神舟!”
道人队友眉头微皱,“听说所有星舟都在往沙洲那边集结,是不是出了什么大事?”
叶飞盯着天空,眼睛微眯沉声道:“先做好手头的事,回了堡垒自然知道…”
而在远去的龙骨神舟上,元黄与张奎站在甲板前负手而立看着前方。
元黄面色凝重沉声道:“神州境内清扫后,我们便开始挖掘各个遗迹,托星舟之威,收获颇大…”
他所说的张奎当然知道。
神州重要阴间通道,除了安庆州的神屿城,过去大多为各个禁地占领,可惜实力不济,探索艰难。
如今有了星舟舰队,却是一路横扫,大有收获。
比如阴兵营,除去一些怨铜炼制后变化的古器,还整理出了一套上古兵家修炼之法,已经结合血煞煅身术在神朝军队中推广…
又比如过去灵教曾占据的妖神殿,却是古仙朝妖神一脉府邸,弄出了不少血脉修炼之法,华衍老道的鹤仙也凭此踏入神游…
他立玄教,传下地煞七十二术,却不是人人都要沿着这条路走,而是以此为基,各有道路,呈现百花齐放的态势,张奎也乐得如此。
当然,还有澜江水府连接的遗迹,虽然地上一片废墟,却是古代的物资中转站,地下有好几个还在运转的灵矿仓库…
这也是张奎安心在昆仑山修炼的原因,有了星舟舰队镇压,普通小事根本不用出手。
船上,元黄的眼神凝重无比,“神州无事,我便开始向外探索,三山乃古战场遗迹,所以我等重点查看。”
“果然,三山所在之地也有蹊跷,同样有通道存在,玄阴山依旧是星舟铁渣熔炼后的矿山,器妖数不甚数,应该能弄出不少仙奴银球,蛤蟆大尊正在从外围围剿…”
“苍空山通道外,是上古荒兽战场遗迹,只残有一些灵韵,三眼族长老正在带人孵化阴间飞马…”
“唯有这坠仙山…”
精华都市异能 從殺豬開始修仙討論-第三百零五章仙路霧散,墜仙之迷相伴
不用元黄开口,张奎已经看到,眼前是一望无际的阴间怪异,翻涌滚动,疯狂嘶吼声响彻天地。
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 起點-第三百零五章仙路霧散,墜仙之迷相伴
要知道,这里距离坠仙山还有数百里,已经不再是黑潮,而是一片黑色的海洋。
与此同时,除跟随蛤蟆大尊在玄阴山炼化器妖的三艘星舟,剩下的也全部赶来,集结于此,黄金镇魂塔汹涌燃烧,神火领域连成一片,甚至将阴间黑雾朦胧的天空都染得通红。
而在他们对面,怪异组成的海洋也开始汹涌澎湃,但却没有受到挑衅攻上来。
“这些家伙有点怪!”
张奎眉头微皱,看向了阴间坠仙山方向,“他们似乎在守护着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