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hv9f熱門小說 三十不惑 長恨無-番外四: 楊元生推薦-npz8j

三十不惑
小說推薦三十不惑三十不惑
我是杨家唯一合法的继承人,我从一出生,就注定是带着使命而生的。
只因为,我们杨家,并不是一个普通的家族。
我们是五经世家之一,尽管我并不知道,所谓的五经世家,到底是从何而来,但我深刻的知道,他代表着什么。
五经世家,就代表着权利,地位,财富和几可通天的医术。
这些东西,都是普通人望尘莫及的,但只要手握五经任一,就能轻松的将他们掌握在手中。
从小,我父亲就跟我说,我将来会是统一五经的人,我们合家族之力,聚希望于我一身,利用数百年来集聚下来的雄厚资本,我们一定可以一统五经世家,我将会是有史以来的第一人。
我从来也没有怀疑过我父亲的话,更没有怀疑过我自己的能力。
在我还没有真正继承我们杨家传承了千年的青囊经之前,我就是一个足够优秀的人,我门门功课名列前茅,身体素质超乎寻常。我长得也风流倜傥玉树临风。
在我人生的前三十年,我从来就没有尝到过失败的滋味。
我们杨家更没有尝到过失败的滋味。
在天心课,得罪我们杨家的人,注定没有好果子吃,依附我们杨家,便可以轻易取得富贵。
我是在一片吹捧声中长大的,但我很清楚那些吹捧我的人,是什么目的。
只因为我父亲和我一样,生下来就是个富二代,他把他当一辈子富二代所取得的智慧经验,全都如数教给了我。
并且他还教会我,使用权势和手段达到目的的方法。
他是个玩弄权术的高手,在天心城的三教九流中如鱼得水。
所以连带着,我也被天心城所有的富二代们刮目相看。
我顺利的从国内最顶尖的医大毕业,取得了米国著名学府的博士学位,学成归国那日,我本来以为,我这一生,将会是高处不胜寒的一生。我们杨家在天心城压根就没有敌人。
虽然我父亲是乎在谋划着一个长远的局,但我知道,他一定会成功,毫无悬念。
直到有一天,他把我叫进了他的办公室,告诉我,他的计划可能产生了某种变数。
因为这个计划已经过去了三年,他更是为此投入了三十年的精力,但到现在却还没有看见成效。
他怀疑,计划中的某个人物,早已不再受他掌控,而想要对我们杨家取而代之。
我父亲担心的这个人,不是别人,他正是我亲爱的舅舅沈如海。
我母亲的亲哥哥,我们杨家的一条走狗。
父亲把什么都告诉我了,这个局他早在三十年前,就已经埋下了伏笔,直到三年前时机成熟,他才真正开始实施,而实施这个计划的人,正是我亲爱的舅舅。
有那么一瞬,我曾经怀疑过,我的出生会不会也是这局的一部分,毕竟,我母亲就是沈如海的亲妹妹。
但我父亲告诉我说,我们杨家的男儿,撸草打兔子,向来都是取粮于敌,时刻要提醒自己,我们身处在危机之中。
所以他才为了拉拢人心,取了沈如海的妹妹,但不管他娶了谁,我都是他的儿子,我的身上流淌着杨家的血,这一点永远无法改变。
父亲跟我说,我现在是时候开始修习领导的艺术了,这次事件,就是对我的一次考验,如果我能够完成的非常出色,他就会让我进入长生集团的高层,正式开始接手家族的一切。
不仅仅是家族的势力和财富,还有家族那块神秘的宝藏。
我期待已久的神秘的青囊经,他一直是我人生的方向。
我还依稀记得,在我很小很小的时候,我父亲就曾带我去杨家的地下室里,去参观过这块杨家传承了千年的至宝。
从那时候起,我就发誓一定要拿到这块宝石。
我知道它所蕴含的神秘的力量,那些力量犹如魔法一般,让人着迷。我同样也知道,那种神秘的力量,会产生不可逆转的结果,就是我很可能在五十岁之前,就会一命呜呼。
我不怕死,相比于那些神奇的魔法一般的力量,死亡对我来说,更像是一件很酷的事。
我不能理解,我父亲何以能够忍受这种诱惑,而甘愿把它让给我。
直到后来我才明白,原来有一件更让他陶醉的东西,使得他甘愿放弃这种力量。
那种东西叫做权谋。
他说就算最后成功的不是他自己,但一定会是杨家的子孙,杨家子孙的成功,就是他杨绍安的成功。
他非常清楚,人生如果只有短短的五十年,是很难做到使五经统一的地步的。
所以必须合两代人的力量,或许还能与其它家族相抗衡。
我们杨家的优点,除了财大气粗,也就剩下我父亲的这颗聪明的脑袋了。
在那次书房的谈话中,他告诉我,三十年前,他还是个大四学生的时候,让他无意之间,听到了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
五经世家争斗了千年,几乎每一代人都有所交集,他们彼此之间,从来就没有真正远离。
身为青囊经的传人,他在我爷爷的教导之下,一直密切的注视着其它四家的动向。
终于有一天,让他发现了,其余四家中其中一家的衰落。
那就是血劫经的传承家庭, 狄家。
他不仅发现了狄家的衰落,还同时发现了觊觎狄家的,是乎并不只他一个人。
狄家人也一直非常警惕,任何企图接近他们的陌生人,最终都会无功而返。
这时候,我父亲细心的发现了一个全新的突破口,这个人身份低微,本来不值得他关注,只因为他特殊的身份,这才进入了我父亲的眼中。
这个身份就是,他是狄家第二代的独苗狄万均的朋友。不仅如此,他还发现了在这个朋友身上的一个至关重要的秘密。
那就是这个人有非常严重的心脏病,很可能活不过五十岁。不错,这个人就是沈如海,我亲爱的舅舅。
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沈如海身上的特点,简直就像是为我们杨家量身定做的卧底。
我父亲在与沈如海的接触中,确定了他并不知晓五经世家的秘密。
这一发现,更加令我父亲振奋不已。他遂把狄家血劫经的秘密,悄悄透露给了沈如海。
后者果真就亲自上门,去请狄万均使用这份家传绝学,医治他身上的绝症。
狄家人不知道出于何种目的,第二代传人狄万均却迟迟不肯继承血劫经,不仅不肯继承,更是连保管他的心都没有。
狄家自从上两代家主狄天凌去世之后,就一直莫名其妙的下上了衰落的快车道。
先是身为狄天凌次子的狄向天,撕毁了狄列两家的协议,擅自杀上列家,弄死了列家上下好几口人。
后来,身为狄家长子的狄向山,却又不肯继承血劫经。而一直把它束之高阁。
现在就连狄向山的儿子狄万均,也不肯接受这件宝物,就好像它是块烫手的山芋。
既然他们谁都不肯继承血玉,又义无反顾的走上了衰败的道路,那杨家理所当然,要想尽一切办法,弄到那块玉石。
听说千百年来,从来也没有人打破过五经世家平衡的格局,因为五经对应五行,五行相生相克,本来就是个极其稳定的结构。
所以即使争斗了千年,却依然难分难解。
但我父亲深知,只要我们杨家再能够拿到任何一块玉石,这种平衡就会产生严重的崩坏,我们杨家统一五经的日子,便为时不远了。
沈哪海理所当然的在他最要好的伙伴狄万均那里碰了钉子,只因为他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我父亲只告诉了他,血劫经可以很轻易的救他的命,但却没有告诉他,血劫经一般进入继承者的身体内,在不久的将来,就会产生严重的反噬,这种反噬使人痛不欲生,这还不是最关键的,最关键的是,这种反噬使人很难活过五十岁。
几千年来,这几乎就是铁律,从来也没有五经世家的人打破过这个记录。
所以沈如海自然与狄万均产生了嫌隙。我父亲又在一边不停的挑拨,使得这种关系里,渐渐的埋下了一颗恶毒的种子。
与此同时,我父亲却有意识的拉拢着他与沈如海之间的关系。
在大学毕业之后,打听到沈如海夫妻来到了天心城开始,他就隔三差五的与沈如海来往,建立起了牢不可破的关系。
后来,他更是娶了沈如海的妹妹,使得我们彻底的系上了亲情的纽带。
我父亲告诉我,之所以要选择与沈如海结亲,正是因为看中了沈如海身上的某种特质。
这个人攻于心计,城府极深,有能力也有野心,更下得了恨心。
我父亲预言,我们杨家的未来,很有可能就着落在这个人身上。
所以他才毅然决然的选择了与沈家结亲,成为了沈如海的妹夫,更是帮助沈如海进入了天心城最好的医院,做了胸外科主任。
一晃眼几十年过去了,他一定在等待着一个时机,只因为狄家老爷子狄向山还活着。
俗话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尽管狄家自从狄天凌死后就走上了下坡路,但狄向山这个老家伙目光敏锐,人脉极广,轻易不可能扳倒这根擎天柱。
这一点,五经世家的其它几家,也都心知肚明。所以即使狄家已经大不如前,也没有人敢去找屠龙镇狄家的晦气。
只到狄家老太爷过世的那一天,五经世家其它的几家,便都开始蠢蠢欲动了。
包括列家,杜家的人,都开始有意识的向狄家那时候唯一的传承人狄万均套起了近乎。
狄万均是乎得到过家主的告诫,所以对五经世家的人,格外的敬而远之。
我父亲感觉时机已经成熟了,这种时候,狄万均依然不肯正式接手血劫经,成为五经真正的传人。
那么他在屠龙镇的地位,必定会遭到严重的挑衅。
这个时候,如果有人邀请他,逃离那个环境,他一定会答应这个邀请,特别是邀请他的这个人,还是他最要好的朋友。
沈如海曾经在很多年前,就听从过我父亲的安排,邀请狄万均来天心城共同发展。
但那时候,狄家老爷子健在,并不同意儿子远离家乡,后来我父亲便不敢强求,怕露了马脚。
这一次老爷子已死,狄万均又感受到了来自各方的压力。
果然不出我父亲所料,当他再次要求沈如海邀请狄万均来天心城发展之后,狄万均爽快的答应了。
那一天,我父亲激动万分,埋藏在他心底几十年的计划,缓缓的浮出了水面。
他们谋划了一场精致的骗局,要让狄万均身败名裂,一无不值。
因为唯有如此,他们才能够更顺利的控制狄万均,从而得到血劫经。
而令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狄万均却是一块又臭又硬的石头,虽明知中计,却誓死也不肯把血劫经的下落说出来。
为了控制狄万均,更为了稳住沈如海,我父亲可谓下足了功夫。
他为沈如海投资兴建了一所全新的医院,做为给他的报酬,目的就是要他得到狄家的那件宝物。
沈如海也还算卖力,就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抛出去做了诱饵,把狄家三代单传的唯一继承人狄风招作了上门女婿。
这招不可谓不狠,不可谓不毒,死死的拿住了狄家的命门,使自己立于不败之地。
就算从这个狄风的手里,得不到血劫经,血劫经也只可能传给狄风的后人,而狄风的后人,永远都在沈家的掌握之中。
我父亲深感欣慰,暗地里不只一次的夸赞过我亲爱的舅舅,处事果断,老谋深算。
但这种夸赞很快便反转,当我从米国学成归来的时候,我父亲已经开始对沈如海的所作所为,感到非常愤慨。
据我父亲所说,沈如海已经获取了大量从狄家得到的资料,他一定已经弄明白了,五经世家是怎么回事。
也一定已经知晓了,我父亲叫他寻找的宝物到底有何奇特之处。
但他却从来也没有主动的来找我父亲交谈过一次。
他是乎忘记了,他的一切,都是谁给他的。他能够掌控狄家,又是谁在背后默默付出,支持着他的行动。
我父亲很生气,他叫我点醒一下沈如海。让他不要忘本,记得我父亲交给他的大任。
我立刻就明白了父亲的用意,他是想让我敲打敲打沈家人,让他们重新回到杨家的怀抱。
沈家人掌握狄家,而我们杨家必须掌握沈家。
而要让沈家认识到这一点,最好的办法,就是在他们脸上狠狠抽上一巴掌。
当然,这是是个形象的比喻,作为晚辈,我不可能让我父亲营造了几十年的氛围,被我的鲁莽和冲动打破。
但我有别的办法,可以狠狠的打沈家一个巴掌。
那个办法就是,从我亲爱的表妹沈婉身上,找到突破口。
我父亲一边注视着狄家的动向,一边与五经世家的另外一家,关系密切。
那便是厚生经的传人杜家。
杜家的家主杜天恒,是天心城怕首富,除了我们杨氏家族以外,天心城就属杜家权势最盛。
只可惜杜家人丁不旺,这一代中,更是连一个可以继承家业的男丁都没有。
杨家与杜家门当户对,我父亲老早就打着如意算盘,让我去与杜家唯一的千金杜诗音结识,更是无数次的创造机会,让我们发展男女关系。
杜诗音也是个妙人,她的权力欲望居然并不比我弱。我对这个女人十分了解,这个女人也对我洞若观火。
我们彼此都知道,对方的家族想要什么,但我们却并不反对这种联姻。
富豪勾上纯萌妻
这对谁都有好处,尤其是对我和她。我们都同时找到了最佳答案,来应付家族对我们的期许。
于是我们就保持着这种名存实无的关系,而各自过着逍遥自在的日子。
冷酷校草的专属甜
到了我们这个层次,早就已经不在乎什么爱情,因为可以代替爱情的东西,实在太多。
所有要靠爱情获得的东西,基本都可以轻易的用金钱得到。爱情完全像是多余的。
在杜家,还有一个妙人,她一直对我倾慕已久,那便是杜家的二千金叶美娜。
他是杜家的养女,自小便混迹于天心城的贵族圈子。因此我们都是早就相识的老朋友了。
包括我表妹沈婉和我明面上的女朋友杜诗音,我们自小都是相识的。
我利用叶美娜约出了我表妹沈婉,然后又在一场酒会之后,选择要送喝得大醉的表妹回家。
一切都是顺理成章的事,没有人反对,就连叶美娜,也没有提出异意。
就这样,我跟沈婉滚了床单。
其实我一直知道,沈婉她不讨厌我,但我没有想到,她竟然如此的积极。
那天疯狂的举动,倒像是她在玩弄我,不像是我在玩弄他。
事后,我才从她嘴晨得知了背后的真相,原本,他父亲果然按捺不住,已经频频开始向她施加压力,让她从自己丈夫手中,弄到那本血劫经。
从她嘴里,我才得知,原来狄家衰落到这种地步,是不无原因的。
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狄家人居然将这么重要的秘密,向自己的传承人隐藏。
也许他们是真的想要退出五经世家。
但这个残酷的世界就是这样的,弱肉强食,不进则退。
凡是产生退意的人们,最终都会发现,你逃避什么,必将再次面对什么。
从那之后,我便利用与沈婉的这种关系,牢牢的掌握着沈家的一举一动。
也是从这件事开始,我才懂了我父亲的那种思维方式。
正是由于姻亲的关系,沈如海才死心踏地的为我们杨家服务,也正是由于我与沈婉的这层关系,我才能轻易的得到沈家的一手资料。
终于有一天,我埋下的种子发芽了。
沈婉告诉我说,狄家的那件东西出现了关键性的线索,只可惜他们顺着线索,最终却什么也没得到。
我内心欣喜若狂,我知道,这件不世出的宝物可能已经现身了,只是我们全都小看了狄家人。兴许狄风早就已经知道那块玉石的秘密,只是一直在跟我们玩躲猫猫。
他才是真正的撸草打兔子的高手,即娶了仇人的女儿,最终又没有损失任何东西,还白捡了一个儿子。
暗夜书生 夜雨笛音
但要怎么才能弄清楚,狄风到底有没有得到那块血玉呢?
当我把这个可喜的消息,告诉我父亲的时候,他几乎一口就断定,狄风一定得到了血劫经。
至于他是事先就知道血劫经下落,还是新近知道的,这并不重要。
父亲告诉我说,当务之急,就是确认狄风到底有没有继承血玉。
一旦狄风继承了血玉,成为了五经真正的传人,那么沈如海根本不可能挡住狄风,更不可能再从他手里得到任何甜头。
我真的不想我父亲的话应验。
我们针对文献中记载的狄家的功法,精心制作了一场考验。我们先是让狄风无意间发现了我与他老婆之间的奸情,然后又制作了假的礼物,想要验证一下,狄风到底会不会透视。
我父亲跟我说过,血劫经有一门十分神奇的功法,就是可以透视世间万物。
狄风果然上当了,就算他能透视万物,也终究透视不了人心。
如此说来,还是我父亲技高一筹。我们得出了满意的结果,狄风他得到了血劫经。
这是我父亲始料未及的,从这时候开始,我父亲居然开始有意识的淡化与沈家的联系。
他不只一次的告诉我,沈家必败,叫我不要太早与狄风结仇。
但我知道,我们之间的仇恨早已种下,我绿了他,尽管我知道,他可能并不在乎。因为这原本就是一场阴谋。
既然如此,就只能你死我活,没有第三条路可走。
我没有听从我父亲的教诲,因为我自负从来也没有失败过。那些与我遭遇的人们,都只能有一个下场,就是乖乖的跪地求饶。我不可能输。
我怀揣着这样的信念,暗中观察着狄风的一举一动。
结果却大出我的所料,却最终印证了我父亲的猜测。
狄风一路过关斩将,很快就扳倒了他的岳父沈如海,把战火烧到了我们杨家人的头上。
还好,我及时出手,灭了任强和那个姓李的老妇人,没有让他拿出什么真凭实据来。
我父亲对我的表现非常生气,他说我这是在引火烧身。只要沈如海不咬我们,我们杨家就可以高枕无忧。
父亲还断言,沈如海决对不敢把我们杨家也牵扯进去。
因为那样做只会让整个沈家跟着一起陪葬。
结果正如我父亲所料,这个时候,我才对他老人家刮目相看,但他越出色,反而让我觉得压力越大。
我不想成为他眼中一无是处的纨绔。人说虎父无犬子,我要证明给他看。
沈家的变故一天比一天大,很快的,狄风便离开了沈家,独自一个人租住在了外边。
此外,他还跟另处一个是乎别有用心的人搭上了关系。这一点是我怎么也没有想到的。
我原本想利用王会长女儿的病情,打压一下他嚣张的气焰,没想到却让他结识了王会长,进尔得到了王晓山的投资,开办起了自己家的中医堂。
是可忍孰不可忍,若再让他继续发展下去,我们杨家尽早要暴露在他的视野之中。
到时候,我们首当其冲,势必会实力大受影响。
古人有云,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
于是,我私下取得了地下室里杨家的家传秘宝,在没有取得我父亲同意的情形下,吸纳的青囊经。
那是一个恶梦的开始,也许从那一刻起,我就注定了失败的结局。
我在出其不意的教训了狄风一次之后,迅速的被他反杀,实力大减。
我们杨家也彻底的暴露在了他的视野中。
我父亲为此大发雷霆之怒,下令把我锁在家里半月不许出门。
他也开始紧锣密鼓的谋划着接下来应该如何应对。
以他的聪明才智,终于将战火引向了杜家人身上。
我们杨家暂时得以喘息。
半月这后,当我听说杜家人得逞之时,又信心倍增,绑架了狄风的同伙王成,想要与他绝一死战。
但我毕竟太天真了,我发现自己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
我们杨家青囊经属木,狄家的血劫经属火。
并没有直接的相生相克的关系,但我是乎资质并不如他,几次三番被他羞辱,险些丧命。
我越是不甘心,就越是失败,这个人是乎就是我杨元生今生的克星。
渐渐的,我发现自己是乎陷入了一个怪圉,在失败与懊丧中,反复轮回。
父亲不再对我抱有希望,他把杨家几千年来赚的家底,全都给了我,里面有一柄碧宵剑,居然可以催发出人体的潜能,让自身功力瞬间提升。
但缺点却是要抽取五脏的精血,等潜能催发之后,五脏必然大损。
为了我杨元生永不失败的人生,我果断的把宝压在了我与杜诗音的订婚宴上。
这一次,不成功,便成仁。
最终,我实现了自己的诺言。
我失败了,不过,我不仅败于狄风,还败于杜诗音。
我的失败,就是我父亲的失败。他苦心经营了三十年的一切,我们杨家传承了千年的一切,全都在这一战中,化为了泡影。
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
这大概就是我们杨家的真实写照吧。好在,我有一个真心爱我的人,这世间,爱情还真的存在。
过去我如此鄙夷的爱情,最后却救了我的命,只是,那是爱我的人,而不是我爱的人。
我爱的人,一直都是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