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3efq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神聖羅馬帝國-第一百一十四章、超級走私商道讀書-3gsuf

神聖羅馬帝國
小說推薦神聖羅馬帝國神圣罗马帝国
伴随着日俄战争的爆发,不起眼西口再次热闹了起来,每天进进出出的商队那是络绎不绝。
不需要有人专门组织,利益就是最好的驱动剂,将五湖四海的商帮汇聚于此。
俄国人虽然敞开口袋收购粮食、牲口、煤炭、武器弹药等战略物资,可总有人想多赚一些,矛盾就出现了。
尤其是官僚、地头蛇加入后,更是让局势变得错综复杂。实力薄弱、没有后台背景的商帮,率先被淘汰出局。
摆在他们面前的有三条路,要么被收编,跟在大商帮后面捡一些残羹冷炙;要么放手一搏,干翻这这些家伙自己上位。
资本是最现实的,资本家又是最容易妥协的。逆袭上位,只存在于小说中。
在现实生活中,各大商帮早就已经根深蒂固,结成了一张大网。
在这条利益链上,分享好处的大人物太多了,根本就不容许被打断。
想要改变这种局面,除非上层建筑发生改变,权力重新进行分配。
大规模的权力洗牌,通常需要上百年才会发生一次,小规模的洗牌却是少则数年、多则数十年就会有一次。
所以商帮还是哪个商帮,更换的只是领头羊,并且都是内部进行的。
没什么好说的,打不过就加入。捡些残羹冷炙,那也比饿着强。
至于第三条路,放弃暴利的西口商路,那是万万不能接受的。
正如资本论所言:“百分之五十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为了百分之一百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
有百分之三百多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着绞死的危险。”
西口贸易的大宗商品利润虽然不到百分之三百,但是努努力,百分之百的利润还是很有机会拿到的。
再不济,那也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润。要是利润不够丰厚,大家也不会冒着生命危险穿越连绵上千里的大草原。
作为北方最大的商帮,这种赚钱的买卖,晋商自然不会缺席。
不过此刻的晋商会馆内,气氛有些紧张。熟悉的人都知道,又到了决策的时候。
为了打击敌人运输线,以及获取物资满足自身后勤需要,作为地头蛇的晋商自然成为了日俄两国争先拉拢的对象。
最初的时候,日俄两国逼的不紧,大家还可以左右逢源,从中大发横财。
可是伴随着战争陷入焦灼状态,两国的盘外招也越来越多,大家左右逢源的空间也是越来越小。
俄国人拉上了神罗,日本人找上不列颠,原本日俄两国之间的博弈,变成了四国战场。
一名身着长袍马褂的老者感叹道:“朝廷继续保持中立,局势越发艰难了。
现在日俄两国又步步紧逼,背后还有英奥两国撑腰,往后的生意怕是不好做了。”
放弃西口贸易,那是不可能的。头可断、血可流,生意万万不能停。
莫说是日本人的压力,纵使远东帝国政府下令禁止,生意还是要照样做。
不过这是下面的中小商人,在坐众人就不同了。大家都是家大业大的主,产业不仅仅局限于于一地,更不会只局限于一个行业。
西口贸易虽然暴利,但是因为战争的特殊性,就注定了这笔生意无法长久。
继续向俄国人输送物资,无疑会得罪英日两国,尤其是得罪日本人。
如果日本战败也就罢了,按照俄国人的屎尿性,肯定会弄得他们半身不遂。
可一旦日本人获胜,情况就截然不同了。他们这些站错队的,未来势必要受到清算。
当然,在坐众人也不是等闲之辈。在自己的主场,日本人也奈何不了他们。可在日本势力范围之内的生意,多半就要做不下去了。
听了老者的话,下首一名抽着旱烟的中年男子缓缓站了起来,走到门口吞云吐雾一番后,狠狠说道:“不好做,也必须要做。
我们不做,还有其他人做。市场一旦让了出去,再想要拿回来就难了。
何况,西伯利亚铁路就快要通车了。背后还有神圣罗马帝国的支持,俄国人的胜算明显更大一些。”
对面一名年约四旬,身材肥胖的男子附和道:“王老,刘老弟所言甚是。别看日本人现在叫嚣的厉害,实际上也是外强中干。
俄国人投入远东的力量最多也就五分之一,连这日本人都招架不住。一旦西伯利亚铁路通车,日本人失败只是时间问题。
一旦战败,他们能不能保住本土都是一个未知数,哪里还有能力报复我们。
别看他们有英国人支持,但是现在欧洲局势紧张,英国人自己尚且自顾不暇,怎么可能替他们出头。”
和原时空一样,在战争结束前,谁也不敢相信俄罗斯帝国居然会败给日本人。
包括支持日本政府的金主们,事先都做好了投资打水漂的准备,大家的最高期待也就是重创俄国人。
真正帮日本政府赢得战争的不是英国人,更不是美国人,同样也不是日本陆海军,反而是看似风马牛不相及的俄国革命党。
要不是因为内乱,以沙皇政府头铁的属性,不把战争往后拖几年,那才有问题。
看看俄土战争就知道了,持续个十年八年,那是常有的事情。
腰包里没钱,那就等资金筹集到了,再继续开战。
反正俄属远东地区就是一片空白,甭管怎么祸害,沙皇政府都不会心疼。
冰雪天气是最大的盟友,但凡是日军敢深入,就别想全身而退。
现在就更不用说了,弗朗茨准备的后手尚未发动,明面上维也纳政府还在大力支持沙皇政府。
英日两国在俄罗斯的力量有限,纵使想要策划革命,也没有能力去实施。
慶 餘年
俄罗斯帝国自身不乱,在西伯利亚铁路通车前,远东战场就陷入焦灼状态,正常人都看好沙皇政府能赢。
王老摆摆手道:“行了,我就感叹了一句,看把你们急的,年轻人就是沉不住气。
就算是要走西口,那也得先把条件谈好。虽然替俄国人承运物资的利润丰厚,但这不是长久买卖。
西伯利亚铁路通车在即,如果我们能够和俄国人达成协议,打通前往欧洲的商路,其中蕴含的利益可比运送军火大得多。”
左侧的张氏家族代表反对道:“王会长,利益有多大,风险就有多大。
俄国人可不是好相遇的,他们可没什么信誉,就算是达成了协议,人家说毁约就毁约。
就算是拿着合同去打官司,到了别人的地盘上,也没有我们说话的份儿。
在过去的岁月里,我们在坐的大家伙儿,可没少吃这方面的亏。”
什么生意最赚钱?
自然是垄断了。
晋商能够在土地贫瘠的北方崛起,最大的原因就是垄断了同关外的贸易。
伴随着海洋时代的到来,大家在朝鲜、辽东一代的贸易垄断地位,已经被打破了。
仅仅是蒙古大草原,可养不起那么多商会。一部分晋商选择了南下,一部分晋商选择继续北上。
在坐的众人,基本上都是北上派的代表。为了开扩通往俄罗斯帝国的贸易线,大家也是费尽心思。
成果自然是有的,只不过利益大头都被俄国官僚、资本给吞噬掉了,大家忙里忙外也只能落下几个辛苦钱。
付出和回报不成正比,时间长了谁都受不了。以至于到了现在,大家干脆干起了中转商。
将远东帝国的商品运送到边界,兜售给俄国商人;再从俄国商人手中采购特产,运回国内销售。
赚得钱虽然更少了,但是风险也更小了,不需要担心在半路上,被俄国地头蛇把货给吞了。
在普通人看来,能够赚点儿安稳钱,这也是可以接受的。可是落在商人眼中,无法实现利益最大化,那就是失败。
王会长微微一笑道:“行柏,你还是这么耿直。
不过你说得也对,仅凭我们的力量,要打通前往欧洲的陆上交易线,自然是力有不及。
但我们的力量不够,还可以找人合作嘛!”
“耿直”,对商人来说,这可不是什么褒奖,甚至可以称得上是讽刺。
看得出来,老者对质疑他的张行柏非常不满,言语中调戏的意味十足。
对于这一切,众人皆是置若罔闻,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包括张行柏本人,都没有任何表示。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外面是一个大江湖,商会内部就是一个小江湖。
因为利益大家才抱团在一起,平时商业竞争的时候,谁也不曾手软过,长期以来积累下来的矛盾绝对不在少数。
刘姓中年男子开口道:“王老,张兄也只是一时失言,您老宰相肚里能撑船,就多多包涵。
只是这个找人合作,我等实在是不解。在过去的岁月里,我们也不是没有合作伙伴,但是到了最后都不欢而散。
洋人没有礼义廉耻,俄国人更是洋人中异类,完全视信誉于无物。
就连政府为了躲债,都能够违约破产。要是和他们深入合作,怕是会被坑死。”
20世纪初的俄国人,已然是恶名远扬。伴随着沙皇政府的一次次债务违约,全世界都对俄国人的信誉产生了深深的怀疑。
在场的众人就更不用说了,很多人都在合作中吃过亏。面对一个不讲规则的合作伙伴,再完善的合同都没用。
扫视了一眼众人,见大家的兴致都不高,王会长也不敢继续卖关子了。要是没有众人配合,光他一家非得被噎死不可。
“大家的疑虑,我都能够理解。不瞒大家,在过去几十年的对俄贸易中,我也没少踩坑。
我们的优势是在国内有人脉资金,缺点是在俄罗斯帝国缺乏人脉关系网,无法震慑豺狼虎豹。
即便是和俄国权贵合作,那些人也视我们为豬羊。养肥了就杀,根本就没有半点儿信誉可言。
归根结底,还是双方的力量失衡。在合作中,我们的话语权几乎不存在。
痛定思痛之后,我发现要解决这个问题的关键,就是找的合作伙伴不能太强势。
最好是能够震慑沿途的狼豺虎豹,又在当地缺少根基,具体生意上不得不依赖我们。”
这么一解释,大家都懂了。就和大家平时贿赂官员差不多,送一份干股全当交一份保护费,具体生意还是由自己主导。
本土有关系网,自然可以这么玩儿。到了俄罗斯帝国就不行了,俄国官僚以贵族为主,能够勾结的都勾结上了,根本就没他们这些外来户施展的空间。
刘姓男子失望的摇了摇头:“王老,理论上是没错。可实际操作中,我们根本就找不到那样的合作伙伴,甚至还有可能被牵连到政治斗争中。”
不怪他紧张,最近几十年开启对俄贸易线,就数他们投入的力度最大。
刘家的商队甚至从远东经西伯利亚一路到了欧洲中部。
听起来似乎很厉害,实际上也就赚了一个寂寞。不仅西伯利亚的交通令人崩溃,俄国官僚层层盘剥更是他们触目惊心。
王会长面不改色道:“如松,你说得不错。正常情况下,我们确实找不到那样的合作伙伴。
可是现在不一样,合作伙伴自己送上门来了。相比前些日子,大家都和奥地利人接触过了。
别看他们表面上是军火商,真实身份绝对不简单,反正我是没有见过用军舰护航的军火商。
二把手凶勐
尤其是领头的那位,居然还是一名贵族,并且还不是一般的贵族。
我派人打听过了,那位路易爵士是神圣罗马帝国皇室成员,虽然只是旁系远支,但充当领路人也足够了。
他这次来远东,就是扩张家族业务的,这次军火贸易只是顺带。
哈布斯堡家族的信誉怎么样,想必大家也是有所耳闻的。无论是在政治上,还是在经济上,和他们有关的基本上都是正面评价。
如果能够和他们合作,我们就可以直接打通同欧洲的贸易线,无论是陆地、还是海洋。
唯一的不确定的是神罗同不列颠的霸权之争,不过这也无伤大雅。
皇家海军上不了岸,纵使在霸权争夺中失败了,神圣罗马帝国仍然是全世界数一数二的大国。
机会难得,要不是他们需要我们替俄国人运送战略物资,恐怕连接触的资格都没有。”
合作和合作之间,也是不存在着区别的。最普通的商业合作,那就是简单买卖,双方不存在任何人情关系。
深层次的合作就不一样了,这不光是钱的问题,更多的还需要考虑资源互补。
面对神罗皇室,晋商手中的资源实在是太少了。甚至他们引以为傲的人脉关系网,在对方眼中都一文不值。
震惊过后,大家很快就反应了过来。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只要搭上了这条线,开辟俄国商路根本就不在话下。
有神罗皇室参与,再和俄国权贵合作,那就只能按照规则来了。都在规则范围之内玩,众人还是不怂的。
刘姓男子问道:“王老和路易爵士谈过了?”
老者尴尬一笑道:“只是初步接触,并没有深入详谈。毕竟,路易爵士不光要我们替俄国人运送军火,还要帮俄国人筹措战略物资。
要是没有大家参与,光我王家可没有能力,替俄国人筹措到足够多的物资。
不过大家可以放心,路易爵士向保证了:价格上不会让大家吃亏,全部按照交易地区的市价走,他会督促俄国人按时付款。
因为筹措战略物资,导致的官面上麻烦,他们会负责处理,不会给大家留下隐患。”
利益永远都是最好的纽带,只要钱给足了,筹措战略物资根本就不算事儿。
在此之前,大家虽然也在走西口,但是每次运送的物资都不多。除了担心山贼土匪外,更多的还是怕被俄国人给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