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bs8o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我就是超級警察 李氏唐朝-1158、異地訪“友”-71487

我就是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就是超級警察我就是超级警察
揉搓着自己通红的右耳,何俊超也是没好气道:“你这卢薇薇,我又不是你老公,这么用力干什么?不就是虾仁味薯片吗?又不是吃不起。”
“呵,还来劲了?”卢薇薇小嘴一撇,顿时撸起袖子。
何俊超有些后怕,赶紧双手扬起:“好吧,算我怕你。”
“何师兄,刘敏什么情况,赶紧啊。”顾晨也是催促着道。
何俊超将刘远的的信息页面继续点开,道:“你们看看他的家庭成员组织构成。”
“家庭成员?”闻言何俊超说辞,顾晨回头一瞧,刘敏的名字赫然在列。
“刘……刘敏是刘远的女儿?”顾晨不可思议道。
卢薇薇低头一瞧,顿时眉头一挑:“我的天呐,这……这刘远的女儿竟然是刘敏?会不会是哪里搞错了?会不会是同名同姓?”
“地址对的呀,自己不会看吗?”何俊超继续将信息下拉,也是不由分说道:“顾晨发给我的具体信息,刘敏,就读于江南二小,而这个刘敏的确也是在江南二小就读。”
“而且刘敏家住在钢丝厂家属区,而这个刘敏也住在钢丝厂家属区,而且根据她刘敏当初的学籍卡照片,跟你们发给我的信息是一模一样。”
“难道……这个刘敏真是飞贼刘的女儿?”王警官摇了摇头,有些不可置信道:“要真是这样,那可就悲剧了,我们要抓她爸爸,这对刘敏来说并不是好事。”
瞥了眼顾晨,王警官又问:“顾晨,你什么意见?”
“我的意见肯定是抓人,但不好跟那消防小哥交代,毕竟他要找的女同学,父亲就是飞贼刘,这……这我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到时候让小袁去解释。”王警官说。
袁莎莎闻言,顿时嘟嘴道:“怎么又是我?这难为情的事情干嘛让我去呀?”
“你级别最低,我这是在锻炼你。”王警官随便找借口敷衍。
卢薇薇笑孜孜道:“算了,到时候我去说,反正总要让那消防小哥知道的。”
说道这里,卢薇薇顿时咦道:“对了,还不知道那消防小哥叫什么来着?”
“叫……”王警官一时间也忘记名字,于是赶紧将记录笔掏出。
可就在王警官翻找的同时,顾晨则直接道:“叫张天健。”
“对对,是叫张天健,看来张天健跟刘敏无缘啊。”王警官看着小本本说。
卢薇薇黛眉微蹙:“现在下结论还早吧?先找到人再说吧。”
瞥了眼何俊超,卢薇薇又问:“那这个刘敏现在在哪?”
“也在蓝山市啊,跟他老爹飞贼刘待在一起,勤奋路53号,自己找去。”何俊超说。
顾晨低头看表,随后说道:“现在已经很晚了,大家要不早点休息,明天6点集合,我们出发去蓝山市找飞贼刘。”
“行。”
大家忙碌一天,也早就累了。
顾晨一松口,所有人顿时感觉解放一般。
大家在办公室里随便整理了一下,随后返回各自的警员宿舍休息。
……
……
翌日清晨。
5点45分。
顾晨按照约定好的时间,已经帮众人买好早餐,坐在车上等待几人。
卢薇薇提着几包薯片,匆匆忙忙的坐上了车。
“冷死我了,最近几天都是零度,我的手都已经开裂了。”
“我带了蛇油膏。”顾晨直接将蛇油膏掏出,递给卢薇薇道:“昨天就发现你的手开裂了。”
“这都被你发现了?”闻言顾晨说辞,卢薇薇顿时心里暖暖的。
至少顾晨也开始学会关心人了。
看着手里的蛇油膏,卢薇薇笑孜孜道:“那这盒蛇油膏送给我啦?”
“这本来就是给你买的。”顾晨说。
三 姨 太
此时此刻,王警官和袁莎莎也匆匆赶到。
将行李放在后备箱后,王警官缩着脖子抱怨道:“什么鬼天气?江南市的冬天,就很少是低于零下的,这天气也太反常了,看把我手给冻裂成啥样了,简直是龟裂啊。”
瞥了眼正在优雅涂抹蛇油膏的卢薇薇,王警官顿时叫道:“卢薇薇,把你的蛇油膏给我用一下。”
“不行,这可是顾师弟看我裂开了,专门给我买来涂的,我自己都舍不得用,要不待会我在路边超市,帮你买一个?”
“嘿。”一听这口吻,王警官顿时嗤笑道:“我说卢薇薇,不就是顾晨给你买的蛇油膏嘛,也用不着这么小气吧?我又不需要很多,涂一点就行。”
话音落下,王警官便要伸手去拿。
卢薇薇现状,顿时像护宝一样,瞬间身体向后一缩:“不给。”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呵呵,小气。”王警官报以蔑视的目光,心说顾晨送的了不起啊?不就是一盒蛇油膏吗?又不是买不起。
也是见大家在争夺蛇油膏护手霜,顾晨顿时像变戏法一样,瞬间又掏出两盒蛇油膏护手霜道:“都别抢了,人人都有分。”
话音落下,顾晨将其中一盒递给王警官:“王师兄,这是你的。”
“啊?”看着手里的护手霜,王警官目光一呆。
心说不是专门买给卢薇薇的吗?怎么自己也有?
还没反应过来,顾晨已经将另一盒塞给袁莎莎:“小袁,给,这是你的。”
“啊?我也有啊?”有些受宠若惊,袁莎莎顿时笑孜孜道:“谢谢顾师兄。”
“不客气,这些天正好大降温,我看很多同事的手都有裂开的迹象,所以去超市买了些蛇油膏回来发给大家。”
“啊?”卢薇薇瞬间呆滞了一下。
刚才还一脸幸福的卢薇薇,听到顾晨的这些话后,整个人突然就不好了。
感情自己刚才是自作多情?
合着是人手一盒啊?
“那丁亮跟黄尊龙?”卢薇薇问。
“他们也有啊,昨晚就收到了,丁亮还用蛇油膏护手霜擦脸来着。”顾晨说。
“呜呜。”卢薇薇顿时泄气道:“合着这蛇油膏护手霜,不是专门买给我一个人的呀?”
顾晨咦道:“怎么了卢师姐?”
“她说你这蛇油膏不是买给她卢薇薇一个人的呀?”王警官继续补刀,幸福的将蛇油膏涂抹在脸上跟手上,用双手重重的摩擦起来。
“噢。”顾晨默默点头:“我感觉肯定是不够用的,所以才多买了一些,因为数量大的缘故,店老板还以批发价卖给我呢。”
“噗!”闻言顾晨说辞,再看看卢薇薇那一脸失望的表情,王警官顿时忍不住噗笑道:“顾晨,你可真有心啊,对我们这些同事可真好。”
“应该的嘛,谁让咱们是同事呢。”谈话之间,顾晨已经启动车辆,开往蓝山市。
蓝山市距离江南市,需要行驶2个钟头。
一路上,只听见王警官跟袁莎莎在后排闲聊,而卢薇薇则是孤独的吃着薯片,一句话不说。
只是时不时横着眼盯住顾晨。
开车的顾晨,顿时也感觉气氛古怪。
原本在路上,就数卢薇薇话最多,但今天的卢薇薇却是失声了一般。
顾晨偷偷瞥她一眼,忙问道:“卢师姐嗓子不舒服?”
“嗯。”卢薇薇冷冷的回道。
“那要不待会我给你买点金嗓子喉片?”顾晨又问。
“嗯。”卢薇薇的回答依旧冷淡。
“哦。”顾晨应了一声,随后继续专心开车。
坐后排的王警官和袁莎莎,二人相互看看彼此后,王警官也是淡笑着说道:“哎哟,顾晨,我嗓子也不舒服,有点干涩,你待会下车也帮我去买一盒。”
“可以。”顾晨说。
“也帮小袁带一盒。”王警官又道。
“没问题。”顾晨继续应道。
卢薇薇闻言,顿时冷冷的瞥了眼王警官。
见王警官如此得意,卢薇薇顿时做出一个抹脖子的姿势,以示警告。
一个小时候……
蓝山市郊区,路边药店。
顾晨一路小跑回车里,将三盒金嗓子喉片递给几人。
“王师兄,你的。”
“谢谢顾晨。”
“小袁,你的。”
“谢谢顾师兄。”
见二人都已经将金嗓子喉片收入囊中,顾晨随后将最后一盒递给卢薇薇:“卢师姐。”
见卢薇薇不为所动,顾晨索性帮她拨开两颗,直接塞进她嘴里。
“唔!”没想到顾晨会如此主动,卢薇薇顿时有些惊讶。
“别吐出来呀卢师姐,得含着。”顾晨提醒着说。
看着顾晨帅气的样子,卢薇薇顿时怨气全无。
她承认,自己在顾晨面前毫无脾气。
明明才刚被顾晨伤了自尊心,可转眼之间,看着顾晨那帅气的样子,卢薇薇顿时感觉心情舒畅,完全没有脾气。
“可能我这辈子都跟他吵不起架来吧?”卢薇薇心里暗道。
车辆启动,继续前进。
这次异地抓人,由于出发时间较早,因此顾晨还没有来得及通知蓝山市的兄弟单位。
而关于联系蓝山市兄弟单位的事宜,顾晨也交给何俊超在上班之后再处理。
按照导航继续行驶,顾晨将车停在勤奋路上一处停车位上,这才下车,与几人一通寻找起来。
此时正好是上午8点15分。
路上的行人也开始多了起来。
顾晨按照街边店铺门牌,很快找到了勤奋路53号,一栋7层楼建筑。
此时此刻,所有人兴奋异常。
眼看就要将飞贼刘擒拿归案。
袁莎莎赶紧走上前,就要从小区入口进去。
顾晨顿时叫停道:“先等一下。”
“怎么了顾师兄?不去抓人吗?”袁莎莎问。
顾晨摇头:“当然不是,我的意思是,这里是蓝山市,我们没有何俊超的技术支持,还不清楚这边的情况。”
“顾晨说的对。”王警官看着这处老旧小区,也是提醒着说道:“还是谨慎点好,先把前期侦查工作做一下。”
经验老道的王警官,首先观察了一下老旧小区的门牌:勤奋小区。
随后又观察了小区门口的几处早餐店,选择其中一家包子铺,直接走上前道:“老板,跟你打听个人。”
“大厅谁呀?”见穿着便装的王警官走上前,包子铺老板也穿着围裙走出来问。
“这个人你认识吗?”王警官掏出手机,将刘远的照片拿给他看。
老板眯了眯眼,瞬间啊道:“他呀?认识啊,怎么会不认识呢?经常来我这买早点呢。”
闻言老板说辞,王警官瞥了眼身后的几人,顿时咧嘴一笑。
顾晨赶紧又问:“那他一直住在这个小区吗?”
“对,一直住这小区,搬来也有段时间了。”包子铺老板继续说道。
此时卢薇薇又问:“那您知道他具体住几栋几楼吗?我看勤奋小区的门牌就是勤奋路53号,可这小区太大了,找人肯定找不着。”
“你们是找他……做什么?”感觉既然问的太多,包子铺老板一时间也来了兴趣。
王警官只是淡淡一笑,摆摆手道:“我们也只是他在江南市的好友,正好路过蓝山市,想跟他聚聚。”
“原来是这样啊?不过……”闻言王警官说辞,包子铺老板欲言又止。
“不过什么?”王警官眉头一蹙。
“不过你们来晚了,他一早就出去了。”包子铺老板说。
“出去了?去哪里了?他几时会回来?”感觉扑空的卢薇薇,顿时一脸焦灼。
包子铺老板摇头笑道:“这我就不太清楚了,不过他这个人吧,每天都是7点半准时来我这吃早餐,会点一碗小米粥和三个包子,吃完就出去,具体几时回来就不清楚了。”
扭头看了眼店里的挂钟,包子铺老板笑孜孜道:“不巧,就在你们来这15钟之前,他走了。”
“走了?”闻言包子铺老板说辞,王警官顿时有些泄气道:“真不凑巧,刚来就走,早知道早起床15分钟也好。”
“早知道顾师弟不要帮我买金嗓子润喉片,说不定就能碰上呢。”卢薇薇说。
顾晨则是淡淡一笑:“这种东西说不准,也许就是天意吧,不过好在我们已经来到他家门口,找到他也只是个时间问题。”
感觉这几人聊天奇奇怪怪的,包子铺老板好奇问道:“你们既然是他好友,难道就没他电话什么的?”
“之前换过号,所以手机号码弄丢了。”王警官说。
“哦,原来是这样啊。”听明白的包子铺老板,也是默默点头。
正好有几位顾客路过,包子铺老板也没顾及顾晨这头,直接开心的做起了生意。
“现在怎么办啊?”袁莎莎一脸懊恼,直接走到顾晨面前:“顾师兄,你拿个主意吧?”
死亡列车
“刘远不在,不是还有刘敏吗?”顾晨提醒着说。
闻言顾晨说辞,袁莎莎也是恍然大悟:“对呀,我怎么把这事给忘了?这是两父女,刘远不在家,找女儿刘敏也行。”
“正好还在帮消防小哥张天健寻找女同学呢,我们干脆先找刘敏。”
顾晨淡淡一笑,没接话。
而此时,包子铺老板做完生意,正好将蒸笼盖好。
顾晨将手机掏出,趁机又问:“那老板,这个人你认识吗?”
“这个人?这个人是他女儿呀,就在附近的幼儿园教书。”包子铺老板说。
“幼儿园?”
众人闻言,喜出望外。
卢薇薇赶紧道:“是哪家幼儿园?”
老板盖好蒸笼后,走出摊位,直接指着前方道路说:“你们沿着这里一直走,来到那个路口后,再左拐150米左右,会遇到下一个路口,这时候,你们再右拐200左右就到了,那家幼儿园就在道路右侧。”
“好的谢谢。”闻言包子铺老板说辞,顾晨赶紧转身取车,准备前往幼儿园。
看着几人要走的样子,包子铺老板也的淡笑着问道:“你们不买点吃的吗?”
“来的路上已经吃饱了。”王警官说。
随后,包子铺老板望着几人开车离开,也是淡淡一笑:“这几个人……有点意思。”
……
……
按照包子铺老板的提示,顾晨根据路线,还真就找到了一家名为“快乐宝贝”的幼儿园。
此时此刻,不时还会有晚到的家长将孩子送进大门。
剑海鹰扬 司马翎
门口处,一名戴着口罩的保安,正在挨个给小朋友们做体温检测。
也是见顾晨几人过来,于是赶紧看看几人的周围。
不见小朋友的保安,顿时一脸好奇道:“你们的孩子呢?”
“我们是来找人的。”王警官淡笑着说。
“找人?”保安大叔一听,顿时忙问道:“那你们找谁呀?”
“找刘敏老师,她在吗?”顾晨道。
保安大叔转身一瞧,随后对着一处教室门口大喊道:“刘敏老师,有人找。”
“噢,好的,马上过来。”
不远处,一名穿着羽绒服的年轻老师,将雅霜涂在两名小朋友手上和脸上,这才敦促着道:
“你们两个回去之后,记得让爸妈给你们擦手霜和脸上,知道吗?”
“知道了老师。”两名小朋友齐声应道。
“嗯。”刘敏默默点头,也是淡笑着说道:“你俩的爸妈太粗心了,看你们手和脸都啥样了?都裂开了,裂开了会出血的知道吗?记住咯。”
“嗯。”两名小朋友继续点头。
“快进教室吧。”拍了拍两名小朋友,刘敏也站起身,这才朝着大门走去。
……